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大城小事 (多cp,漠御,龙剑,枫樱,有其他)

大城小事

(多cp,漠御,龙剑,枫樱,有其他)

好不容易才把满是灰尘的地面打扫了一遍,御不凡扶着拖把揉了揉酸痛的肩膀,长长吐了口气,排练室算是确定了,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就是招兵买马。

身为文学系一等一的才子,御不凡自认风趣幽默多才多艺,文能提笔写剧本,武能拳打小流氓,可以说是五物好青年的典范。现在他雄心勃勃想要在学校创建戏剧社的计划像是刚出烤炉的蛋糕一样热气腾腾,只要广撒英雄帖,就不愁人才不上门。

虽然早就在学校的网站公开亭,还有学校的布告栏发布过招募通告,不过成绩真的不很理想,因为送来应征的剧本在邮箱里堆积如山,可是愿意加盟的演员相对之下就要少得多了。

御不凡看看手机,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今天可以考核十个演员。看起来刚写改编好的剧本骑士复仇记应该有希望开始排练了,不过有骑士就得有美女,可是女演员迄今为止还是没有一个。

御不凡用食指轻轻戳着太阳穴,没法子,B大可是有名的和尚庙,男多女少,遍地基佬。御不凡表示虽然他不是个保守的人但是时时刻刻在闪瞎眼的情况下过了两年以后,他很为自己的视力担心。

起初,御不凡是很想把玉秋风抓过来客串美女的,于是就把剧本给小妹看,玉秋风翘着二郎腿晃晃悠悠坐在书桌上,大致看过剧本以后居然很痛快就点了头,伸手拍在御不凡肩头:“大哥,我支持你!这个骑士的角色我接了!放心吧我的表现一定让你满意!”

虾米?御不凡还来不及高兴就被吓了一跳:“小妹,你演的是美人不是骑士,你好歹是个女孩子————”

“美人我不演,我要当骑士!”玉秋风大马金刀的一坐,用指点江山的派头对御不凡说:“美人的角色你来演!我看你就挺合适的!”

御不凡黑线,小妹,你是不是老花眼呢了,你老哥我可是纯爷们儿啊!

最后还是御不凡让步,答应玉秋风可以客串其他角色,美人什么的就不麻烦她,才算把自己被拍到有点发麻的肩膀解救出来。

一边码字一边等候的御不凡总算是盼来了敲门声,急忙迎过去开门,却在下一秒钟就愣在门口:“绝尘?怎么会是你?”

“御不凡。”漠刀绝尘从来惜字如金,直接用行动表明了自己是过来接受考核的。

御不凡目瞪口呆的看着漠刀绝尘从衣袋里掏出一打招募演员的通告,结结巴巴说了句:“绝尘啊,你不会是把所有通告都揭走了吧?”

漠刀绝尘点点头,一派凝重严肃的表情,看的御不凡额角偷偷冒出来一滴冷汗:“呃呃,绝尘,我记得你是不喜欢演戏的。”

“可以。”漠刀绝尘一口截断御不凡的话,出乎意料的坚持己见,御不凡想起招募通告上面写的所有学员将由社长御不凡亲授演技,亲自指导那两句人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绝尘,你啊你,我这么温柔大度的人,怎么会认识你这个爱吃醋的朋友。” 

因为漠刀包圆所有应试名额的关系,御不凡考验他人的愿望没有被满足,多少有些遗憾,只好改变计划,先出去吃饭要紧。

学校的餐厅是自助餐,出了名的价廉物美,所以受到在校师生的一致欢迎。这里同样也是校园情侣们的聚集地,不过吃饭第一,就算是被闪瞎眼都是次要的。

但是御不凡自己却没注意过的是他和漠刀在别人眼里同样也是闪瞎眼的存在。

御不凡点了炸鸡套餐,漠刀照例代替了服务生的任务,御不凡边喝柠檬水边竖起耳朵听着同学们谈天说地,果然很快就发现了有趣的话题。

“听说了没有,学校又要有新的戏剧社了?”

“有就有吧,还能比得上以前的戏剧社?”说话人很不以为然:“以前的戏剧社可是年年上演金牌大戏,就说那年的白毛女吧!”

“哪一年?”

“我大一的那年,哎呀真是大戏,精彩!”

“你说说看怎么精彩?”

“黄世仁和杨白劳求婚了!”
“什么?”

当时时的场面是这样的——

华丽无双的龙世仁手执折扇,半遮俊颜,不疾不徐的说:剑子白劳,你莫犯愁,我指一条明路给你走。来来来,你就听我说,等这事一了结,咱的帐可就一笔勾销了?

剑子白劳鬓角的白毛团哆哆嗦嗦跳了好几下,不知道是心情激动还是被雷的外焦里嫩,不过还是要按剧本来:“什么办法?”

龙世仁笑意不改,宝扇轻挥:“你把你自己来顶租子,就一切好说了!”

剑子白劳一口回绝:“不,你还是拿我女儿仙凤抵债去吧!”

“噫,剑子白劳汝不厚道,人都说父债女偿,吾不要汝女儿,只要汝以身抵债,吾可是非常的宽宏大量。而且这可是吾的一片好心啊!这以后,汝吃好的,穿好的,衣来伸手,水来张口,汝正当青春嫁,干脆让汝就住到吾家中难道不好吗?”龙世仁似乎满脸都是遗憾,接连叹息,一边扮演喜儿的仙凤和所有人几乎笑弯了腰。

PS:错字多如牛毛,紧急修改了下,对不住了,么么哒!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