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存档】不典型花吐症

不典型花吐症

私设:(包子和角儿已经真心相爱所以不会因为花吐症出现致命危险)

于郭

角儿独自一人走进来时,后台众人正在议论纷纷,嘁嘁喳喳说的好不热闹,看见角儿,不管是徒弟辈的孩子们还是平辈的总教习侯爷,又或者是上一辈的老先生全都齐刷刷收声不言语了,气氛真是出奇的诡异。

角儿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下意识看向身侧,空荡荡的没人,看不见那熟悉的卷发,嗅不到淡淡的烟草气息,看不见满含温情的眼神,角儿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子发慌,已经是第三天了,他的师哥刻意躲着他都到了第三天了。

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角儿抿了下嘴,想要挤出个笑容来安抚人心,还没成形就立马收了回去,就连本来一点儿单薄的笑意都随着消弭...

同居三十题 【于郭 郭于】

同居三十题

于郭  郭于


1、 相拥入眠

很多人都不相信,角儿是个挺孤僻的人,孤孤单单,形单影只的,不过那只是过去。


可不是吗,如今排场阵仗要多大有多大,徒弟保镖前呼后拥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不管是后台,录节目,还是偶然出门或者是在家里,除了自个儿一人关在书房听曲子看书之外,什么时候身边也都断不了有人,闹得就跟二十四小时监控似的。


这不就是所谓的名人排场么,多少人只怕是求都求不来呢!于是有人嗤之以鼻,没出名那会儿,谁跟着他啊!


可不是,没出名那会儿角儿和他哥那真是走在大街上都没人多看一眼的,角儿辛苦打拼然则默默无闻,他哥也是就是个影视剧里...

【存档】就是没名字

1

京城的大小点心铺子不少,内中有间糕饼店字号叫做合芳斋,专门做苏式点心,十分的精致,因此虽然铺面不大,却也算得独树一帜,除了市卖零售以外,还时常给宅门送货上门,通常伙计们都很乐意接这宗差事,因为不管是宅门富户,给出来的赏钱总不是个小数目。

今儿往镖局送点心饽饽的差事就落在了伙计小辰身上,小辰不过二十岁上下,论起来还是掌柜的内侄,也正在店里头学生意,生的干净利落,做事儿勤勉伶俐,因此也很讨上下人等的喜欢。

小辰提着三层的苏氏提盒就往德云镖局去了,五月里晌午天气已经很有几分暑热,小辰掂量着就往食盒里放了一大碗冰镇酸梅汤,算是他私下里请请客,也是因为再过几日,他就跟着家人要回南边去了,今儿过...

对喜欢的太太表白

值此五月佳节,对心爱的太太表白,么么哒!

龙剑:

 @明菱 

http://minglingge.lofter.com/

太太所有的龙剑文都是我的大爱!格外期待《夜昙花》第二部分的后续,现在看起来好精彩而且悬念迭出啊!

 @听安

http://1137966713.lofter.com/ 

最喜欢《木偶记》《二人游》当然其他也很喜欢,另外,好久不见太太发文,十分想念。

关周

 @@王时维

 http://wangshiwei-www.lofter.com/

亲爱的么么哒,祝一切顺利工作生活愉快开心!对你的喜欢毋庸...

只是当时已惘然【大宅门同人】【郭于部分主线】

3

沈云飞到济南原本不打算大张旗鼓,但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自打委婉辞去了头号幕僚的职位,他就知道有人想要对他不利,多年宦海浮沉,饶是他为人做事滴水不漏,长袖善舞,也不免有几个解不开的生死冤家。

如今去了要紧的靠山,就少不了借机寻仇的,沈云飞自然是不怕,一来几个寻常宵小还奈何不了他,二来他来这里也是受人邀请,乃是青帮一位备份极高的前辈,听闻他去了差事,有心招揽这个人才,论起来还是他师父当日过命的好友,只要是他开口,在青帮谋一个地位也是轻而易举的。

可沈云飞对此毫不在乎,既然定了心大隐隐于市,哪里还在乎那些虚名地位,不过长辈既然开口,做晚辈的少不了聊尽绵薄之力,也就答应下来参与青帮最近的一笔军...

只是当时已惘然【大宅门同人 于郭 郭于】

第一章

1

高静阶不是个蠢人。

白景琦手边的茶碗早就没了热乎气,他的目光同样也是冷飕飕的,刀子一样划过底下人的脸庞,于是再没一个人敢抬起头来。

可他也不是个多聪明的人!

白景琦提高了些声音,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这次的事情底下人办的实在是丢人现眼,不怪他勃然作色。

田子行看着他发落下人,也不说话,他这些年在青帮中地位虽然很高,却一直都没能混出自己的地盘和产业,不过是花架子虚好看,论家底子,真还不是高静阶的对手,如今乐得看着二虎相斗,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可是巴不得白老七火冒三丈。

不过可惜的是,白景琦恼火不过是因为自家手下办事不利,在他眼里,净街阎王这种看似威风的绰号也就是高靜阶这路头...

星晴(段子文,酸,渣,轻拍)

星晴

那天晚上天气不好,有点阴沉沉的,天气预报说时候半夜会下雨,角儿和他哥从饭馆子里走出来,大概就快到了十一二点左右了。


他们刚一块儿吃过宵夜,角儿其实没什么胃口,他哥点了好多菜,给他面前的碟子里一直都堆得像座小山,满当当的荤素菜肉,搭配齐全,转着托盘,看角儿哪个菜多吃了两口,就把那个菜挪到他眼前来。


从馆子里头出来,角儿闷着头顺着马路往前走,走了大概有半站地,忽然记起自己大概是走过头了,转过头就见他哥还在边儿上大概两步左右的距离上,不紧不慢的跟着他,手里头多了根烟,可是烟灰老长了,显然半天也没抽,这一停下来,那烟灰轻轻一颤,无声的落了地。


这会儿路上早没了行人,马路也没什...

发如雪(全文链接)

发不了文不得不走链接,索性就发全文的,其实连肉都没有,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发如雪:http://tieba.baidu.com/p/3632479962?pid=65519803363&cid=0#65519803363

发如雪(2)

“你说说,又犯了重大错误,这回该怎么罚你吧!”角儿眯缝着眼睛,他哥赶紧低了头,温良恭俭让的态度不消多说。可是角儿心里头明白,要让他哥去了这个嗜好,怕是这辈子万也不能了,半响叹了口气:“你呀,合着还是都给忘了。”还要再说几句,赶上王经济从前头过来说是来了制片人商量拍戏的事情,也就顾不上其他,急匆匆的走了开去。

屋里没人了,他哥从地上捡起了那半只烟头,打自己包里掏出个小小的盒子来,打开来,里头是长长短短的几根烟头,小心翼翼的放进去,里面自然也有角儿上回抽过的那半只,不知不觉都有小半盒了,像是自言自语的低声说:“怎么会呢?你说过的,我总会记得。”

这一场的演出安排的是紧锣密鼓,过了好半天儿角儿才...

发如雪(1)

新的一年是十二生肖里面的羊年,其实对多数人而言,生肖是什么都不太重要,无论是虎是羊,是牛是犬,大家伙儿都还得按部就班得把自己的日子过下去,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该没溜儿的没溜儿,该使坏的使坏,总之一句话,外甥打灯笼,大伙儿都照旧。


德云社的一干人等,也还在原来的生活轨道里平稳运行着。


时间:这一日,别问我时间,时间很混乱

地点:剧场后台化妆间,别问我地点,哪儿我都不认识

人物:主要就是老两口子


那么锣鼓点儿打起来,咱们这个故事也就开锣了


有感于这几日老天爷敏感易变的心情,那是忽晴忽雨颠寒作热,德云社的后台人员众多来往频繁,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感冒这位不速之客的常...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