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鼠猫衍生 白戬 】情无殇

第一章

天有九重三十三天,天河飞泻无人知其源头何处,黄泉亦是九重,万千魂魄齐归冥府,黄泉水不知其归何地。

天河浩瀚万千星辰齐落海水,云海滔滔四顾渺无边际,就在天宇穹苍之中二十四层玉宇琼楼,华台金阁,仙风缭绕,瑞霭重重的所在,便是当今玉帝所居天庭。

人多谓,神仙者超凡脱俗,必不与凡人相类,其实不然,人间帝王,天庭玉帝,均是执掌生杀予夺之权,所行者无非帝王心术,所见者群臣耳目,无非权力大小不同,只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视他人性命如玩物者,焉知己身为何人手中玩物,唯其不知也。

这话暂且放过不表,且说这一日清晨玉帝早朝,乃逢群仙十日一朝,正是天庭盛景,加之西王母芳诞将临,玉帝颇有大事庆贺之意,因此就那些平时绝少踏足天庭九州海外散仙异人也都少不得走个过场,一时间呼朋引伴好不热闹,就连群仙座下瑞兽文禽也收了平日端素严整之态,个个欢欣雀跃不已,金殿之外丹墀以下一反平日里钟鼓鼎盛仙乐梵音,倒是平白多了几分热闹风光。

只是本该在群仙当中如鱼得水左右逢源长袖善舞的太白金星此时却是不见踪影,只是他那威严赫赫道气凛然的兄长,就连玉帝王母也要相让几分兜率宫主人的太上老君也带着青牛白鹤童儿准时出现,反倒是不见了爱凑热闹的太白身影,委实令人捉摸不透。

时辰将至,仙乐渐起,只见大殿外一人缓步行至,玄衣软甲,佩剑戎装,威仪赫赫却不掩其人姿容绝代,风华无双,正是天界司法天神清源妙道真君杨戬。

说来也巧,近日恰逢杨戬职司诸仙朝贺应卯一事,杨戬为人冷峻严谨不徇私情又是三界共知,在加上天界第一战神的名号,即便是大闹天庭的斗战胜佛与之相斗也不过堪堪平手而已,谁又敢贸然出来触这个霉头?

说话间仙乐悠扬鸾凤齐鸣,正是玉帝召集群仙入内殿朝贺之时,群仙皆做端严肃穆之态分作文武两列缓步入殿。杨戬目视群仙,却只见趋前的行列中竟然不见了那一抹亮眼跳脱的银白色,不由得微感诧异,若是换了往日只怕这太白星君早就如同开锁的猴儿一般欢脱了,只是今日这般大场面本也不该缺席,太白固然秉性疏懒不拘礼法,却是谨小慎微,油滑如同泥鳅,千万年来也未尝有人抓得他一星半点的把柄,何况太白在三界人缘极佳,有口皆碑,即便有了些许芥子小错,自有人替他打马虎眼,似是今日这般公然违规却还是首次。

一念及此,杨戬唤出大殿外等候的哮天犬,如此这般叮嘱几句,哮天犬当即变为一条细腰长腿的垂耳黑犬,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耳边钟鼎仙乐之声渐至顶峰,杨戬拂衣入殿,神思间却是如电疾转,大殿内外,果然并没有太白分毫气息。

天地之始,混沌初开,有泽名荒,不知其广也,有海名虚,不知其深也,荒内生虚幻之气,无分昼夜,海有弱水无垠,内藏阴灵万千凶煞之气吞吐天地,即便是大罗金仙想要涉水而过,只怕元神不免为万千阴灵撕扯入骨,一旦落海也是尸骨无存,难逃死劫。

虚无之海浊浪翻涌,黑雾团团,其中隐约有阴灵凄厉鬼哭,海水翻涌间时而血色四溢,戾气冲天,然而其间飘然而行的白衣人却不受分毫影响,足下白莲胜雪,浑然不染污浊,就连那黑水阴灵意图进攻也是一触即溃,黑水立时化为清波,徐徐退却,就连那万千阴灵嚎哭的凄厉之音也随之倏然散尽。

这大荒之地虚无之海似乎无边无际,唯有上古之神方能寻觅出入所在进入那开天辟地以来就荒芜至今的神之禁地,白衣人广袖轻舒,微扬拂尘,便见一道几乎是无可匹敌的炽烈白光直击海水,瞬间虚无海为之天海翻涌,内中却是现出那进入神禁之地的秘径通路。

神禁之地却是一片云烟浩渺的所在,不似旁人所以为那般肃杀冷寂,只是内中除去一根通天彻地的巨大圆柱以外别无他物,此物非金非玉,亦非铁石五金所造,层层法阵密布周遭,似乎是如临大敌一般戒备森严,若是寻常仙家偶然经过此处,只怕会被法阵之力震散了神魂,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白衣人也不继续前行,倒也不是对那法阵有所畏惧,只见他周身光华流转,恰如银河璀璨,群星争辉,异常耀人眼目,比起那法阵光芒不但丝毫不逊,反而犹有过之,可见他对此阵并无顾忌,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不愿靠前。 

本来毫无波动的空中忽然涌起异样的扭曲,似乎是无形的石头投入水中,泛起涟漪层层,波纹向着四周不断扩大,直到归于寂静,就在漩涡尚未平息之际,白衣人面前已经多了个黑色的影子。

“她”似乎是个女子,身姿窈窕,体态婀娜,如烟似雾的黑纱缭绕周身,就连容颜都看不清楚,整个人都像是被烟霭笼罩着,不辨真伪,恍如水月镜花。

“数千年不见,却不知哪阵子香风送来你这位稀客,我还以为你自离开之后,早已忘却这天外之天,虚无之境。”不独容貌身形,就连这女子的声音都是虚渺的,像是风里落叶,水中浮萍。

 白衣人洒然一笑:“虚无之境乃是天地最寂静之处,千万年寂寥如死水,倒是把你关得牙尖嘴利,泼辣刁钻,就连见了故交半点儿也不饶人,罢了罢了,以后休想要我来见你。”说着就欲拂袖而去,脚步却很是迟缓,慢吞吞的三步不出两尺。

黑纱女子却是全然不在意的模样:“要走便走,顶好一万年不来才好,你要是常来常往的,恐怕九重金阙,三十三天就要塌到黄泉地府,玉帝阎王都得同殿临朝了!说吧,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白衣人像是早就料定黑纱女子所说言语似的迅速回身,笑得宛如暖阳璀璨,万物生辉:“我就知道你是嘴硬心软,我这次来原也没什么,只是要动动这里的法阵,免得有人闯入误伤了他。”

黑纱女叹了口气道:“嘴硬心软,你我同为无心无意,哪来的心硬心软?不过既然是你说了,我就当看不见好了,只是我却好奇,是哪一位大罗金仙能让你擅动天柱,篡改天机,难不成是这个玉帝又要坐不稳龙椅?”

白衣人也不待她说完,举袖陡然当头罩下,黑纱女猝不及防,就给当头兜进了衣袖,白衣人的衣袖立刻如吹了气的皮球般迎风见长,可是却不见涨裂。

白衣人笑嘻嘻道:“我这可是为了你好,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你还是老老实实在我衣袖里呆上一时三刻,不然就冲你这快嘴快舌,还不等我离开,满天庭的人只怕都知道了。” 

黑纱女冷冷道:“怕我说话可以堵我的嘴,也不至于收我进你的衣袖,说白了不过是连我也信不过罢了。”

白衣人提起袖子笑道:“我倒也想堵了你的嘴,只是你这虚无之体,就是躯体神魂也无,叫我去哪里堵你这个嘴呢?”

直到天庭朝散,杨戬也未见到太白金星的身影,若是换了往日,这位满天庭都是至交好友的清闲上仙早就已经嬉皮笑脸的凑到跟前,说着在他听了近百年都不曾变过的套词:“哎呀,真君今日难得一见,不如赏我个面子,待会儿下了朝,一起喝上一杯如何?”

太白万年不变灿若暖阳的笑容和嫦娥号称盖世无双的美貌同样是天庭亘古不被动摇的金科玉律,不过因为常年不出广寒宫半步,所以关于嫦娥那一条并无人检验过,真正是被天庭上下几乎交口一致称赞过的则是关于太白令人无可抗拒的笑容。

之所以说是几乎,因为其中总有例外,那个例外就是司法天神杨戬了,也只有他能顶住太白那堪比瑶池仙酿般令人迷醉的笑容,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上那么几句比白开水还寡淡的推拒之词。

“星君向日有暇,杨戬却是不得空闲,还请星君另寻其他仙家作陪就是。”

“哪里哪里,真君今日忙碌还有明日,明日之后还有后日,横竖你我俱是玉肌仙体,虽不能天地同寿日月同辉却还能过了了千年万载,只要真君不忘你我有约,机会总是有的。”不知被送了几十几百次闭门羹的太白却是从不气馁,如此数次,倒是让杨戬颇有些过不去。这天庭上下就连玉帝在他面前有时候都会碰一鼻子灰,其他仙家就更是一触即溃,司法天神威压百僚的说法也就传遍了三界,毕竟谁也不愿意用热脸去贴冷铁不是。

可偏偏就有个太白,每每都要和杨戬亲近,虽然不见多大成效,可是慢慢地,若是太白打个招呼,杨戬居然会颔首回礼,这就足以让一众喜好八卦的仙家津津乐道许久了。


评论
热度 ( 18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