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天地传奇之鱼美人【于郭 郭于】沙雕脑洞,沙雕文风,慎入,慎入!

天地传奇之鱼美人

郭于  于郭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桃花村,山清水又秀,风景美无边,家家户户全种桃树 ,一年四季桃花开满山。

既然是这么好的一个地界儿,大伙儿的日子过得也都不错,虽说不上是大富大贵,但是家家户户的孩子都能穿着新衣裳,背着小书包到村东头儿郭先生开设的学堂上学念书去。

说起来郭先生的来历可是不一般,听说他是从京城里头来的,看着就气度非凡,身边还有高管家和栾书童伺候着,这可是让村里的人都大开了眼界,争先恐后跑到郭先生的院子里来参观他。

郭先生在村里定居了没有多久就吸引了村里孩子们的注意,他真是个有趣的人,能说会唱,肚子里还有那么多那么多他们从来都没听说过的故事,每次都让孩子们听得入了迷忘了吃饭也忘了回家。

就连郭先生院子里的桃树本身就是普通的毛桃,自打他搬进去以后结出来的桃子都是个个又大又圆,还水灵灵粉嫩嫩的特别诱人,就像他头顶的那个桃心一样惹人喜欢,于是村里的大人们也都觉得郭先生一定不是个凡人,或许他来了就能桃花村带来好运气呢!

孩子们越聚越多,小院子有些狭窄了,郭先生索性就扩张院落盖起了一个学堂,不过他不亲自出来当教书先生,而是让他的高管家出面,除非是那特聪明的好孩子,经过了高管家的选拔才有资格去他书房里看书,平时他只给孩子们讲讲故事,教他们唱几个曲子聊以自娱。

高管家原本瘦瘦高高的像个竹竿,不过也许是在桃花村住久了吃多了大桃子,一张脸也像个大桃儿似的气色绝佳,圆鼓鼓的比从前胖了不少,看着非常的喜庆,孩子们也都很喜欢他。

除了偶尔给孩子们讲讲故事之外,郭先生的日常生活很简单,总是喜欢泡在书房里面,读书写字作画,或者在院子里桃树下面的藤椅上,一炉香,一壶茶,悠悠闲闲享受时光。

这天风和日丽,学堂休息一日,院子里格外安静,高管家和栾书童去了集市采办生活用品,只留下郭先生一人在家独享清闲,还没等他泡好一壶茶,就听院子里嘁嘁喳喳一群麻雀炸窝一样的有人叫唤。

他往院子里一看,一群孩子们正拼尽全力的拖着一个带轱辘的大木盆就往他院子里送,七嘴八舌的喊着先生先生,快来看啊,我们抓到了一条大鱼!

大鱼?郭先生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白铜眼镜儿,他虽然开着学堂教书,却并没有收下几多束脩,但是家大人可看不过眼了,时常打发孩子们送些吃的用的过来,权作学费。

孩子们自己看在眼里,也就有样学样,不管是上树掏的鸟蛋下河捞的鱼虾,还是路边见到的好看的石头,也会一个个献宝一样送给先生当礼物,郭先生也不嫌弃,还会和孩子们一起分享劳动果实,可是今天万万想不到的是孩子们给他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嚯,这是,这也是条鱼?”见多识广的郭先生也很惊讶,大盆本身就能够装下一个成年人,可是只够这条鱼勉强容身,通体雪白如练,皮肤细腻有光,体型修长,如果不是正在闭着眼打呼噜,这简直就是一条美人鱼啊!

“你们这是打哪儿弄来的?”郭先生带上眼镜儿,盯着呼呼大睡的大白鱼端详来端详去,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连书本上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白鱼。

“这是死的还是活的?”郭先生一个好奇就忍不住伸出食指在大白鱼的脑门儿上头弹了一下,就听哗啦一声响,大白鱼从盆里跳了起来,大概是刚睡醒没掌握好平衡,没能掉回到木盆里,而是扑通一声撞在郭先生身上,结结实实的撞了个满怀,一人一鱼先是抱成一团,然后就在地上骨碌开了。

起初是大白鱼压着郭先生,可是郭先生从来就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仗着胳膊腿儿都够灵活八爪鱼一样死死地抱住了大白鱼,并且成功的将大白鱼压在身下。

“哇塞,师父好厉害,师父真棒!”孩子的欢呼声此起彼伏,都在给郭先生打气。

不过郭先生本身的感觉可是要了亲命了,这白鱼又大又肥不说,还是滑溜溜在怀里来回的动弹,搞得他一身好端端的衣服都是湿漉漉的不说,还喷了一脸水,更要命的是刚才那鱼一张嘴我的天啊,满嘴都是牙,吓死宝宝了。
“你别动啊,我跟你讲你别乱动!”郭先生试图安抚大白鱼,试着慢慢放松了胳膊腿儿,大白鱼像是懂得了他的意思,也就不那么起劲儿的来回动弹了。

郭先生本想试着把大白鱼抱起来,可是付诸行动时才发现这条鱼站起来比他可是高出不少,想要一起起来估计是有些困难了,于是他只好对大白鱼客气一把。

“我说鱼姐啊,我看你又白又嫩的一掐一兜水,八成你是条母鱼,不是,美女鱼,我就这么压着你也不是个事儿,不然人家还以为是我对你非礼呢!”

呸呸呸,郭先生很纳闷从来都是伶牙俐齿的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怎么就是嘴不跟腿了呢,不过这条鱼皮肤真好,又白又嫩好漂亮。

“师父师父,你看你看大白鱼脸红了哎!”一个孩子指着大白鱼的叫了起来,结果郭先生的脸也红了,急忙放开大白鱼爬了起来。

大白鱼可就狼狈多了,短短的鱼鳍细细的鱼尾摇头晃脑的怎么都爬不起来,最后还是郭先生心软,跟一群孩子们齐心合力把大白鱼送回了木盆里面。

“嚯,这是哪儿来的大白鱼?”高管家和栾书童买了东西回来了,一看大木盆里的开始打蔫儿的大白鱼都很惊讶。

喜欢考证的高总管立马跑进书房,一圈儿研究下来还没得出结论,栾书童已经端了一大碗才出锅的炸酱面和郭先生一起喂鱼去了。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