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情定甜品屋(沙穆 微撒穆)【旧文存档】

 如果不是那天忽降大雨,令这座小城发生不可遏止的交通拥堵,穆就不会冒着瓢泼大雨步行回家,当然也不会再次经过那平时他总是刻意避开的甜品店。那天的雨 水犹如瀑布一样,使得穆所撑的雨伞完全失去了作用,而且当时已然进入深秋,令他顿时感到阵阵寒意。当穆再次狼狈的跑进这家久违的甜品屋店门前的屋檐下,才 发觉店名已然改成“果色天香甜品屋”。
  
  此时店内除了没有一个顾客,只有舒缓的轻音乐回荡在空气里,。如今这间店已然不是昔日熟悉的布置,往日的玻璃圆桌和塑料椅子换成了原木制成的长桌和藤 椅,桌子是清淡的蓝色,藤椅则是古朴的米黄,柔和的灯光仿佛秋日午后的阳光从天花板倾泻下来,四周挂着几个精致小巧的风铃,玻璃柜台也变成了富于风情的原 木柜台,倒像是一间酒吧。空气里隐约透露淡淡的甜香,没有雨天店铺里略带阴冷潮湿的特殊气息,反而弥漫着晴朗的味道。穆微微皱了下眉,感觉到那香气肯定甜 品的气息,自从最后一次撒加和他分手的后,自己已然很久没有闻到了。
  
  “先生想吃点什么吗?”一个清俊的金发男子出现在穆面前,穆想这个大概是店员吧?
  
  “不,我只是躲躲雨!”穆把收好的雨伞靠在店门口,掏出手帕想擦拭他湿漉漉的紫色长发,可是那块手帕也湿透了。金发店员转身从店里的柜台内取出一条雪白的毛巾,给穆递过去:‘你的头发都湿了,不弄干会感冒的,用这个吧!”
  
  穆擦拭头发的时候,思绪已然飘回自己读研那会儿的夏天,那时的他时常一口气跑上五千米后,冲过凉后又披着湿淋淋的长发回到住处,撒加总是一边为他吹干 头发,一般端了一碗早就凉好的绿豆沙,递给穆。那甜丝丝的清凉味是穆最喜欢的,让他一气喝上两三碗也绝对没问题。撒加是穆的学长,也是他的恋人。也就是在 这间甜品屋里,撒加亲手为穆烘制了第一个蛋糕,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亲手捧到他面前,祝他大学毕业。
  
  “先生,外面雨大,你还是请到店里坐坐吧!”还是那个金发店员,他的话唤回了穆的思绪。穆笑了下,现在这间店内似乎也只有自己一个客人,自己只是借地躲雨实在不好意思。
  
  “那就请给我来一份绿豆沙吧!”穆走进店内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下随口说出,但他忽然发现自己再次说出绿豆沙这三个字,自己的心已然平静了很多。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绿豆沙有点凉,可能不太合适。”金发店员微笑地对穆说道,那双清透的蓝眸透着微微的暖意:“我给你推荐店里的一款甜品,“果色天香”的水果甜羹味道不错,你可以尝尝看。”
  
  穆忽然想到甜品屋的店名也是这个,内心非常好奇便答应下来。不多一会儿,一碗热腾腾的水果甜羹,被金发店员装在雅致的淡蓝色的水晶玻璃碗里端到了穆的 面前。那碗内色泽诱人的苹果、香蕉、桔子,还有甘薯颗粒和糯米团子煮在一起,上面点缀着鸡蛋和桂花。穆深深嗅了下,原来是桂花香,往昔那熟悉的味道。暖意 融融的甜香,此刻已然驱散了他的寒意,穆再一次爱上了这已然被他拒绝许久的甜品。

从那以后,穆开始时常会到这间“果色天香甜品屋”光顾,偶尔也给店里打打下手。后来穆才了解到,那天接待自己的店员,也就是这家甜品屋老板,他叫沙加,是 一个热衷于甜品的年轻人。时常有很多附近学校小姑娘围着沙加团团转,就和追逐自己崇拜的偶像明星似的。一段时间下来,穆意外发现自己和沙加很谈得来,时常 会忍不住倾诉一些自己在生活工作中的烦恼说给他听。在甜品屋里,不管店内有多少顾客,沙加总是面带微笑,边给穆端上一些各种新做好的甜品,边耐心地坐在穆 对面,听他边吃边发牢骚。
  
  穆对自己的这种举动感到非常奇怪,在这之前自己在其他人面前从不是这样的,包括撒加!他还清楚的记得和他分手的时候,撒加低声地对他说:“穆,对不 起,但我相信你会照顾好自己的。”有时在对沙加诉说烦恼时,穆只要想到这些,像是为了摆脱这恼人的回忆,他会飞快的把甜品塞进嘴里,不知不中盘子就空了。
  
  这天下午,穆再次来到沙加的甜品屋找位置坐下,无意中目光斜视到柜台,沙加正殷勤招呼一个紫发的美丽女孩子,还为她端上来刚烘好的蓝莓松饼。那紫发女孩子矜持但又羞涩的微笑,眼里看着沙加却满是陶醉。
  
  “有女朋友了?”扫了一眼正给自己端来一盘子蘑菇披萨的沙加,穆随口问道。“不是,我有爱人了!”沙加认真的回答。刚做好的披萨香气诱人,穆直接叉过一块送进嘴里,被烫的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谁啊,说给我听听。”
  
  “保密。”沙加只是笑笑。
  
  “凭什么?”穆咽下嘴里的披萨挥舞着叉子:“我可是有话就都跟你直说的!快交代,是什么样女友?”顿时,周围也有熟客随着穆的话跟着起哄。沙加想了想对穆说:“我的爱人,是一个性格宽容坚韧,一举一动都很优雅的人。他做什么都随心出发,从不加以修饰!”
  
  “切!说了跟没说一样。”穆不满地瞪了沙加一眼,心里却不知为何却有点失落的感觉!是啊,一转眼间自己和沙加都认识了大半年了,应该和沙加算是很好的朋友了吧,居然连他有了爱人自己都不知道?在此之前,自己也从没有想到要问沙加这个问题!沙加对着穆笑道。
  
  自此后的十多天,穆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对劲,只要来到甜品屋见到沙加,就会想到沙加已然有爱人的事情,心里就觉得有点闷。当沙加给他端甜品坐穆对面看着自己的时候,穆就闷头把甜品吃完,也不再多说什么,沙加也不问他,就静静的陪着他。
  
  这天下午下班后穆照例又来到甜品屋时,他看见沙加正在往玻璃店门上贴一张手写告示。穆走进凑过去一看,见告示上写着店主明天有事,停业一天的字样。明天周末可是生意最好的日子,一贯做任何事情都认真负责的沙加,怎么会想到明天停业休息一天了?
  
  “你来了?”沙加没有对穆回头:“明天是我的爱人生日,待会儿你陪我去买件礼物吧。”穆赶紧摆手:“我可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还是你自己去吧!”此刻沙加已然贴好告示,转身拍拍站在身旁的穆的肩膀:“我相信你的眼光,一起去吧。”
  
  最后给沙加的女友挑了什么礼物,穆根本心不在焉,因为明天也是他的生日!又是一个孤独的生日,穆扫兴的想,虽然今天以前也有很多朋友要给他庆祝生日,但是都被他一一婉拒了。单纯的被众人热闹的包围着感觉不是穆喜欢的,也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第二天,也是穆生日的这天,穆只是无聊的在街头闲逛草草打发了午饭。不知不觉,穆还是来到了沙加的甜品屋门口,见到那张告示贴在门上,店里正如告示所说 的一样,只有沙加一人在来来回回的忙碌着,精心布置收拾着店里的一些陈设,紫色和金色的彩球,美丽的各种鲜花,还有精致的玩偶,打扮的甜品屋如同梦幻般的 世界。
  
  隔着甜品屋的玻璃窗,穆不知不觉看了很久,虽然没有女主角的出现,但是沙加那怡然自得的神情,顿时令他觉得心里酸溜溜的。穆终于还是轻轻敲了敲玻璃 窗,正忙碌着沙加抬起头看着窗外,但是他并不意外于穆的出现,手中刚把餐桌上花瓶中的紫罗兰花插好:“穆,快进来吧,门没锁!”
  
  穆迟疑片刻推开门:“我来会打扰你吗?看样子不会是女主角迟到了吧?谁这么没眼色姗姗来迟?”
  
  “不会不会!”沙加看着穆只是笑笑:“说到我的爱人啊,他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迷糊,可是我还最爱的就是他这点!穆,你先坐,我去拿点吃的给你来!”
  
  不同的甜品,很快被沙加一样接着一样摆上了穆坐的桌前,花色新颖的水晶玻璃器皿、各种诱人的点心顿时令人感到食指大动,椰汁南瓜紫薯薏米煲、芝果西米露、蜂蜜猕猴桃丁、奶酪樱桃、多芝小丸子,蓝莓山药、水晶玫瑰布丁,无一不是色香俱佳。
  
  “这么多!”穆拿起叉子,犹豫着说道:“今天可是你女朋友的生日,要是全给我吃掉了,她吃什么?”
  
  沙加皱了下眉,轻轻叹了口气纠正:“对你说过了,穆,是爱人的生日,不是女朋友的生日!”
  
  “那你的爱人迟到了?”穆掩饰的叉起一块紫薯急匆匆的塞入嘴中,对于沙加的爱人是他不想涉及的话题。
  
  “是啊,他太迟钝,居然没发觉我爱他!”沙加忽然从穆桌子底下取出一只礼品盒打开后递给穆:“看看,你喜不喜欢?”
  
  那金色的礼品盒中,一只憨态可掬的紫色绵羊,毛茸茸的非常可爱!这不是穆昨天赌气选择的礼物吗?穆发愣的拿起绵羊旁放着一张生日笺,上面书写着隽秀的 钢笔字:“MU::在这里爱上你,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Shaka!”穆惊奇地抬头看着眼前的沙加,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出来。幸好此刻忽然一股浓郁的甜 香漂来,沙加转身赶紧跑进了甜品屋的工作间。
  
  不一会儿,一个刚刚出炉核桃仁黑巧克力蛋糕放在了穆的面前,两枚“2、8”淡紫色的数字小蜡烛排已然在蛋糕中间,穆看着沙加的一举一动,只是觉得那暖 融融的感觉,犹如烛光从他看到生日笺的时候就在自己心中来回跃动着!沙加郑重其事的用手中的火柴点燃了它们:“生日快乐,我的爱人!”沙加微笑着探身轻轻 吻上了穆的面颊和唇。穆紧紧贴近沙加,只觉得心里很甜很甜!

此刻,那午后的一抹阳光,映照着桌上盛开的紫罗兰,更显得颜色艳丽,优雅清香!
  
  ————————————end———————————————



评论
热度(5)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