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苍剑】太上忘情

第四章

那时的苍尚且不知道宗主的心思,只是单纯感觉到交托到自己手上的任务比于之往常更显得匪夷所思。苍并没有照顾好一个团子的心理准备,他自己从年幼的时代尚且脱离不久,也确实还有很多人把苍看做一个比起同龄人更加成熟些的孩子。

在玄宗,这样的孩子并不算少见,这也是成为玄宗优秀弟子的必备品质,尤其是作为玄宗代表的六弦四奇。

掩藏好剑子眉心的灵玉,苍不禁为自己的行为有些汗颜,终于还是好奇了,若是这一刻有人潜伏在侧,心存觊觎,自己恐怕是应付不来的。

宗主有言,剑子的身份不可轻易与人提起,即便是首尊询问,也不必回答。苍的手臂不禁一紧,惊动了怀里熟睡的剑子,纯净却是通透的眼眸像是了然了苍的心情,柔软的小手拂过他的脸颊,接着格格笑了起来,像是一串不断摆动的小铜铃铛,没来由的就让人的心情为之轻快起来。

苍的手型很美,纤细修长,为了修炼剑道和琴艺,他的手并不是珠圆玉润的,而是骨节有些突出,皮肤肌理略微粗糙,却有着近乎于未经过雕琢的象牙般的润泽,落在冷冷七弦之上,便有了细雨轻雷,山风松涛,甚至是金戈铁马。

终于还是碍于屋里睡着的团子,苍只是捡了几首平缓悠扬的静心乐曲徐徐奏来,悠悠琴声里,午后的时光变得舒缓冗长,就连吹过的微风都慢了几分,偶尔有几朵残花跌落在地的轻响,也仅仅是这一点声音而已。

只是美好时光总是格外短暂易逝,日后成为六弦之首,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天波浩渺,任凭日出日落,潮来潮往,纵使天崩地陷都无法让他从半睡眠的眯眯眼切换成其他状态时,停驻在他识海最隐秘的角落里总有个雪白的团子,目如点漆益发衬托的绒绒雪发莹润柔细,一念及此,手中的琴弦总是微妙的一滑,只是这时候在无人轻声提示:“苍,你错了音了。”

“苍,你错了音了。”蔺无双一脸严肃地盯着身畔低眉敛目抚琴的苍,然后狐疑的起身站到苍的对面,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怀疑,打算伸手到他眼前晃悠几下来证实至猜测的时候忽然被一句好友近日果然进境良多,些许差误,竟然也被你听出来这么一句话冲击的险些退了两步坐在地上。

于是乱了衣服也乱了心境的蔺无双抖了抖衣袖,还没有锻炼出未来云缥缈冷傲风骨的少年表情耿直无辜:“我还以为你已经睡着了,就跟你怀里的那个一样。”蔺无双指了指蜷缩在苍怀里小脸红红睫毛上还挂着细碎泪光的白毛团子,小心翼翼说,像是怕惊动了天地间倏然飘落的第一片莹然初雪。

即便是怀里揣着团子都肩背笔直依旧的苍似乎也松了口气:“还是这一曲有些效力,果然是睡着了。”

蔺无双揉了揉酸涩的脖子,把自己已经睡醒了三觉这句老实话以及一个连带的哈欠从容不迫地吞了回去,换成一句:“苍,总是这样如何是好,我和你已经四天四夜都没能睡一个好觉了。”

接下来的一幕的出现可以说是让蔺无双受到了不下于一万点的惊吓,苍收回整晚抚琴的双手,轻阖的狭长眼眸下面被浓重的睫毛覆盖上越发厚重的阴影,轻轻闪动的睫毛很快就被几点闪亮连缀成一线以后,顺着清秀的脸颊宛如流星般飞速滑落。

“苍,你,哭了吗?”蔺无双惊讶,相交多年以来还从未见过苍这般动情,莫非竟是为了怀里那个团子?

“无妨!”湿润如水的眼眸不经意间流曳出清淡风情,苍用衣襟护住了团子绯红的面颊,唯恐他被夜寒侵袭,淡淡地说道:“吾只是觉得有些累了,只是今日的早课耽误不得。”

蔺无双直起身叹了口气道:“我去弄些雪水来洗脸,不然早课一定会困死过去。只是,苍,这样下去,你真不会在某一天早课上酣眠大梦,一睡不醒?”

熬夜眼睛比平日格外红了几分的蔺无双两手抱臂,把一句关心的话说的很像是玩笑话,因为一个团子也不安寝本也不是稀奇事,何况原因竟然是团子没有奶吃,剑子从来是不爱哭的,只是墨黑眼瞳看去湿漉漉的让人心疼,咿咿呀呀扯着苍的衣角夜晚不肯安睡,蜂浆勉强吃了两日就再也不肯碰了,想来毕竟不是乳汁,是以难解饥饿。

面对此情此景确实也是为难了他们,无论是未来六弦之首也好还是云缥缈也罢,出于个人身体机能的限制谁也没有本事凭借修道就练出来产乳的神奇功能,抱着未满周岁嗷嗷待哺的团子也只能徒唤奈何。

苍轻轻皱眉:“这几日道境天时有异,时节不到,竟然已经大雪飘飞。就连封云山法阵本该四季如春都受此影响,山下这几日都路途不便,也是着实为难。”

蔺无双却摆了摆手:“我看你是玄宗家大业大,阎王难见所以小鬼成精各自作乱吧,就是真有些什么难处,也不至于偌大玄宗连个乳母都寻不出来,非得让不足周岁的团子饿肚子,要不是有人刻意为难,是绝对到不了如此地步的。”

说起此事苍如何不知?不就是前日有人禀明首尊,言说山中本为修道之地,容留诸多山下女眷实为不妥,如今新建四奇道舍,各方人员往来愈发繁杂,恐怕有所不妥,不若一例赐金遣归。

首尊听信此言,令行如风,不过一两日间山上并非修行的女眷竟然就走个干净,也是出人意表之事。

苍依旧垂眸不语,维持着初现雏形的不染人间烟火的渺然仙风,但是与之朝夕相对数载因此熟知好友性格的蔺无双却知道,所谓淡然从容,波澜不惊的某人骨子里川流不息跃动的其实有着无数不安分的躁动因子,就在眼下,就一定已经酝酿出叫某些心存不良的家伙目瞪口呆难以想象的绝妙主意,也不知道这次又是怎样的一番计划筹谋?

 


评论
热度 ( 4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