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霹雳 苍剑】太上忘情

第二章

剑子被送来玄宗其实是个很意外的事情,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既然是偶然捡到的一个孤儿,道尊自己还要去道灵道真各门派巡视,自然也就不方便带在身边,顺路寄养在玄宗也是这个孩子的好归宿。

道境玄宗,威名赫赫震动四界,寻常人家想要进入玄宗也是枉然,玄宗弟子虽不全是道境中高门显贵的子弟却也不是都是家境寒素中人,总归出身都是苗正根红家世清白的好孩子。

道尊亲自带来的孩子,在某些方面就可以放宽一二,比如对家世的调查,以及进入玄宗的考核还有年龄的限制诸如此类都一概不做计较了。

剑子被送到玄宗的那天正是道境的一个阴雨天,烟雨迷蒙里山峦隐隐,碧水迢迢,渺然不知苍穹之远,天地间浑然如一副意境悠然的水墨画,清浅淡雅,不知岁月悠悠。

彼时,苍结束了功课从经堂走出,屋檐前的细雨飘飘洒洒纷纷扬扬,一直飞扑到衣衫发梢,伺候经堂的小道童取了一把淡青色的纸伞递给苍,伞上绘着稀稀疏疏几片竹叶,苍接过便缓步走入细雨之中,晨昏定省早晚问安,今日清早道尊驾临,苍还还没来得及向宗主问安。

宗主房中今日的贵客是道尊,内外的陈设根据紫宸的要求又特意安置了许多器物,虽不是堆金砌玉,却也陈设古雅,气象非俗。

苍还未走进屋里,就隐约听见屋中似乎有婴儿咿呀之声,当下也有几分好奇,入内之后便见宗主与道尊对坐左右,两人神色如常,一坪围棋恰是杀的难解难分,道尊怀中却是抱着个婴孩,看情形不过是周岁光景,茸茸的胎发白乎乎如同雪团也似,也不怕人,只管伸着小手要去抓那云子儿玩耍。

道尊似也不介意,任由那婴孩抓了一个黑子在手就往棋坪上一丢,一条大龙无形中就被一颗棋子腰斩开来。

“好友,今日汝却是输了。”道尊看了眼怀里咿咿呀呀不知在说些什么的婴儿,轻抚了抚那雪白的茸发,语气十分微妙。

苍上前施礼,宗主却也无话,只管拈着之间一枚白子淡然道:“既然好友一心求胜,吾自当奉陪就是。”

苍接过道童手中的冒着袅袅热气的青玉茶盏送至宗主手里,再奉与道尊,道尊两手都抱着那婴孩,就分不出手来,苍赶紧接了那婴孩在手,甫一入怀,就被扯了一缕头发,苍才改了童发梳成道髻,还且因为年岁尚小未成冠,被这一扯,头发险些散落下来。

苍微微眯起眼睛,婴儿眸直直望向他,那般黑曜石的眼眸深若无底,内中却倒映出自己的模样,小婴儿玩着苍的头发,笑得很是开心,苍顺着他的手低下头,只觉得那小手很是轻柔,竟一时间舍不得叫他放开。

门外脚步喧哗,却是紫宸引了从属进来,济济楚楚的挤了一屋子道门英才,宗主像是随口吩咐,叫人带了苍和剑子下去,往外面走时候约略听了几句是要新建四奇居住的精舍。

玄宗门规四奇六弦分属宗主首尊教导,如今六弦只有苍一人,四奇则全部虚位以待,紫宸今日位居首尊之位,又是事关四奇人选,实在是大意不得,家世资质方面自然是千挑万选不说,其他诸般条件也是缺一不可,声势浩大,道境,不,甚至消息已经在四境传开。

于是也就少不了有那些眼红嘴损的人弄出几句流言蜚语来,说是如今宗主尚且门下空虚,只有首徒苍一人而已,首尊如此大张旗鼓分明就是僭越不过,也就是要给宗主下不来台,可是如今玄宗上下首尊一人主事也是定局,几百年来也无一人说三道四,如今忽然有了这些议论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苍偶尔也能听到这些议论,是在去斋堂的路上,原本苍作为宗主首徒,又兼着年龄尚小,本是可以跟着宗主一同用餐也好照应,但是宗主却是无意如此,竟然连前代宗主都默认千年不止的小厨房都一并撤销,却是叫人摸不着用意。

苍住在临近宗主居所的一座小独院中,有两名小道童两名侍者照应事物,说是照应,也不过就是应景而已,多数事情都是要自己动手的,如今又多了个团子。

苍下了经课就急着回来看看剑子,更换衣服襁褓,接着就是一顿忙乱,他本不打算带着剑子去斋堂,可是恰好昨日弄来的奶糕剩下的不多了,玄宗里虽不是找不出一半个乳母奶娘,却不是苍一时半刻就能找到的,只好抱了剑子去斋堂看看。

一路行来,少不得给那些道童侍者甚至同宗弟子们甚至长老们或多或少都有一半句的言辞议论,苍眼帘低垂,却是视若无物听如无闻,他自来就是一副淡然的性子,少见悲喜之色,所以常常有人说他不近人情,他却也不甚在意,这一回怀里抱着个团子,竟然脚步间莫名就轻快了几分。

斋堂里今日很是热闹,许多火工道人领了大桶粥饭并菜蔬干粮急匆匆来来去,说是给山下新近上来的工人,加紧修建新的四奇所居住的紫霄宫,这一来就免不了有人议论道,就算是选了四奇也不过是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如此大兴土木奢侈靡费,有违道家真谛。

这等言语进了紫宸首尊耳中不过付之一笑而已,却是有不少人皱起了眉头,首尊执掌玄宗以来,虽然封云山越发气象不俗,威仪万千,只是这大兴土木靡费钱财一点很是令人腹诽,但紫宸素来威严冷然,就连宗主也要容让几分,就是有人不满,这议论也就是窃窃私语而已。

不过这几日就大不相同,众人好奇的眼光都落在苍身上,偏是他本人一如既往,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今日偏巧奶糕也无,苍也无奈,只好取了些蜂浆用温水兑开了慢慢喂给剑子吃,看他倒也吃得开心,这才放下心来。


评论(8)
热度(6)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