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星晴(段子文,酸,渣,轻拍)

星晴

那天晚上天气不好,有点阴沉沉的,天气预报说时候半夜会下雨,角儿和他哥从饭馆子里走出来,大概就快到了十一二点左右了。


他们刚一块儿吃过宵夜,角儿其实没什么胃口,他哥点了好多菜,给他面前的碟子里一直都堆得像座小山,满当当的荤素菜肉,搭配齐全,转着托盘,看角儿哪个菜多吃了两口,就把那个菜挪到他眼前来。


从馆子里头出来,角儿闷着头顺着马路往前走,走了大概有半站地,忽然记起自己大概是走过头了,转过头就见他哥还在边儿上大概两步左右的距离上,不紧不慢的跟着他,手里头多了根烟,可是烟灰老长了,显然半天也没抽,这一停下来,那烟灰轻轻一颤,无声的落了地。


这会儿路上早没了行人,马路也没什么车,安安静静的,角儿和他哥就那么站在路边儿的绿化带上,足有五分钟,谁也没说话。


一条路,两个人影儿,灯光下,影子拉得老长老长的。


角儿放慢了脚步,他哥也跟过来,和舞台上一样的位置,在角儿的左边,角儿低头看着着脚下的马路牙子,像是一意专心在走路,时不时的伸过手去,扶下他哥的肩膀,免得失去平衡。


又走了不知道多久,前头到了十字路口,白昼里车水马龙的路口此时安静异常,好久才有一辆车风驰电掣似的开过去,八成是三更半夜的急着回去和家人团聚吧!


角儿想着停住了脚步,就在这人生的十字路口,前途漫漫,来日无期啊!


角儿深深叹了口气,这些天也着实疲乏劳累,排节目写本子不说,虽然只是得了个象征性的奖项,同行领导之间的应酬谈话却是一个也不能少,哪个不得是陪着笑脸周旋应对。


到如今尘埃落定,终归还是有了个结果,周身的疲惫也如同海水翻涌沸腾,就差一个出口,只管来回翻腾着发泄不出来。


“累了吗,这都走好几站地了。”温柔关切的语声,角儿的手还搭在他哥宽厚的肩头,目光停留在丰厚的发顶,那会儿没烫头的他哥头发里还隐隐能看出有几个发旋儿来。

角儿摇头,却还是在马路牙子边儿上坐了下来,仰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天倒是晴了,蓝汪汪的夜空有着丝绒般的质地和色泽,疏疏落落散落着几点寒星,银辉熠熠。


他哥也在旁边坐了,手里的烟早不知道换了几根,这会儿慢悠悠抽了一口,辛蓝淡薄的烟气随着吐息在微凉的夜色里徐徐散开了。


那天,角儿和他哥在路边坐了很久,看着头顶的天空,直到东方都显出了淡淡的鱼肚白色,那几颗倔强的星星即便是在熹微微的晨光里依旧是明亮的,没有丝毫暗淡。


那天,角儿对他哥说:“俩大老爷们半夜坐马路牙子看星星楞坐了半夜,人家还不以为咱俩有病啊?”


他哥只是笑笑,慢悠悠拉着腿都坐麻了的角儿慢慢走着,轻声说:“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陪着你,哪怕是一直坐马路牙子,一直看星星。”


后来,这个情节出现在了角儿的段子里,依旧是当年的他们,依旧是坐在路边看星星,不同的是,多了一颗流星,对着流星可以许愿。


那一刻,角儿还是习惯的看向他哥,那一刻再璀璨的舞台灯光似乎都黯然失色,仿佛是万千流星都沉落在那双永远凝眸于他的眼中。


评论(1)
热度(15)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