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无言(段子文)

无言


和舞台上不同,角儿在生活里是内向寡言甚至沉默的。


虽然很多人不相信,这并不稀奇,就像很多给人们带来无限欢乐的喜剧明星那样,许多本该属于日常的喜悦诙谐都被融入到了他们的表演当中,只是大多数人都无法去理解罢了。也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进入他们的世界,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分子。


至少在很多人眼里,角儿的严肃,缄默,固执甚至小小的傲娇和他哥的明朗,随和,谦逊带一点点的不羁是很鲜明的对比。


在很多德云社后辈甚至平辈的眼里,前者是需要谨慎,小心,带着仰视的角度保持些距离的师长,后者则是可以玩儿在一起,打闹在一起,可以倾诉心事也可以一起恶作剧的平辈,朋友甚至知己,毫无保留的去亲近。


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角儿很坦诚的表白过无数次自己的真实性格,只是多半换来观众和主持人惊讶之后了然的表情以及善意的哄笑,这怎么是真的呢?那个妙语连语言辞幽默,风趣犀利的大角儿怎么会是那个内向木讷甚至羞涩平淡的人呢?


这算是误解吗?角儿遇到类似场面很多次,深知绝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人有他的固定式思维,形成了就不易更改。


只是通常他哥都会紧接着为他辩白:他真是很内向的人,平时在相声里已经把很多话都说完了,所以生活中话很少。


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比如自己的性格中也有和角儿相近的地方,比如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同处在一间屋里,却是相对无言,没有想象中热情洋溢的交流。


这样的解释自然有人追问,黄金搭档,天作之合又从哪里来?那样惊人的默契,是没有深入的了解无法轻易建立的,难道没有沟通和交流吗?


他哥给出的答案是很直白却也很惊人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足矣,甚至有时候眼神与动作已是多余。这样想来所谓心有灵犀,浑然一人大抵如此。


自然这些个都是在真实也没有的,起头他哥和角儿认识的时候也就没太多话,介绍是旁人给介绍的,这人是谁,那位是谁,如何如之何。无非也就是些个日常的交际用语,客套一二,每个人都用得到,在此也就无需赘言。


认识了之后,到处去赶场演出,颠簸或平稳的车上,简陋的后台和临时住所,需要的是生活用语,路很远,还没到,时候不早了,天真冷,还没吃饭那吧?多数的时候,他哥主动开口,角儿这会儿跟台上全然相反,成了捧哏,嗯哎这是,刨去讨论工作以外,彻头彻尾的惜字如金。


要是换了旁人,许是得有那么点儿不高兴,虽然角儿那是出色的无可挑剔的,可是不么好相处吧?但是他哥还是那么好脾气的笑着,无论是人多人少在一处总得隔三岔五的和角儿搭几句话,好像有角儿那么不多不少的几句答话他哥也就也挺乐呵。


后来,日子红火了,事业兴旺了,角儿和他哥有了自己的专用休息室,VIP包间。角儿好安静,关起门来思忖他那些总也想不完的是事情,要不是就写东西,他哥就坐在离他不远的沙发上,那会儿还没有微博,多半是出去抽个烟,找人聊个天儿,只要是角儿不过只要是角儿有点芝麻绿豆事情,基本上都能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他哥在身边,目光专注的看着他,就跟在台上一样。


这天晚场演出,他哥来的有点儿晚,犯了鼻炎的关系,休息不好,人透着疲惫,饭也没吃就就赶了过来。往常都是他哥张罗着给角儿买饭打水,这回也换了个儿,角儿吩咐徒弟们紧着给端饭,边看着他哥吃饭边戏谑的说:这些都是垃圾堆里捡回来的,赶紧吃吧!他哥也没答话,只是笑,心知大酒店里哪有那些个泔水。


吃了饭,离演出还有些个时候,角儿还在对他晚上要使的活动心思,间或也和他哥对对词,问问意见,中间隔了段时间没说话,再问一句哥你看这怎样却没有答应,抬头看过去就见他哥靠在沙发扶手上,钓鱼打盹儿似的睡不安稳,可确实也是瞌睡了,样子非常的有趣儿。


角儿顽心大起,索性凑了过去,捅咕捅咕他哥的胳膊,刚碰到边儿,他哥立刻就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虽然眼神里还有点儿迷糊,可是那了然宽和的神色表明了就是料到他准有这一手儿,没有意外之喜,角儿还真有些扫兴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他哥看看他问了句话,角儿也只是含糊应了个是字了事,接下来他哥继续打盹儿不提。

又过了阵子,角儿还是不死心,又过去打算试探,小小声叫了两声哥,没见答应,这才过去,戳戳胳膊,没反应,用了点儿劲儿推了下,这次才见他哥迷糊着反应过来,有转瞬即逝的惊讶和无奈,角儿的桃花眼笑得弯弯的,小小的得意简直掩饰不住。只是后来角儿想起来的时候,才觉得当初真是没意思,不免探身去看很身旁座位上那人,本来似乎睡得很踏实的人却悄悄从毯子下面握住了他的手,暖意融融,于是回握过去,十指相扣的时刻,静谧美好。

 

评论(1)
热度(24)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