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小关周|关周】无名之毒(2)

第二章回忆和现实

本文OOC,高度预警,请慎入!BE结局,女性角色基本为零,关宏峰黑暗恐惧症设定保留,关宏宇对关宏峰的存在不知情。


关宏宇万万想不到周巡真的会用那把刀划了他的脸,他认识这把刀,也在同一天认识周巡这个人。

身后的保镖用枪指着周巡的头,可是他拿刀的手没有分毫的颤抖,依旧十分稳定:“信不信,我他妈一刀下去划了你的脸?”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关宏宇嘴角勾出一个邪气的笑容,示意保镖收回了手枪:“现在你倒是可以试试看。”

“艹!”周巡的目光扫过包厢里的一溜儿持枪保镖:“这里可都是你的人,真动起手来,吃亏的还是我。”

“我说话从来算话。”关宏宇漫不经心的拧了脖子,全不在乎近在咫尺的刀锋威胁:“你要有那个本事就行,我就放你走。”

包厢里的光线晦暗不明,烟酒和DUPIN制造的混合气息让这里愈发显得污浊不堪,对面用来直播格斗现场的巨型液晶电视没关,断断续续传来肉体被重拳猛击发出的沉闷声响,间或还有骨头碎裂的声音。

“关老板,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他妈后悔!”周巡缓缓站起身,他没穿上衣,身形略瘦削而不单薄,条条缕缕都是劲健的肌肉,身上还残留着方才格斗时留下的汗水,晶莹的水滴偶尔顺着弧度分明的背部和腰线滑落,翘起的臀部和修长笔直的双腿在短裤衬托下愈发漂亮。

果然是个有趣的对手,关宏宇想着慢悠悠的站起身,不慌不忙的甩掉了身上的外套:“我说过的话从来都不会收回。”

关宏宇自信平生格斗未尝遭遇一败,更遑论对谁心软,对待敌人的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身经百战的关宏宇如何不清楚这些,不过那一天他还真是破坏了自己的一贯原则。

周巡的表现比格斗台上还要凶猛,每一拳都往要害招呼,那拳头就跟雨点儿一样密集,关宏宇还是还真吃了点儿亏,这些年总是被大哥长大哥短捧着,亲自出手的机会比起从前少了很多,这回突然出手难免生涩,一疏忽几乎被迎面一拳打扁鼻子,虽然躲闪还算及时嘴角却不免挂了彩。
关宏宇倒吸一口冷气,一句妈的到嘴边又收回去,因为看到对面的周巡眼中闪过刹那的慌乱,像是水潭中小小的的漩涡一瞬即逝,他这是怕了吗?

“没事!继续!”关宏宇扬起拳头,习惯的转了转脖子,抖擞精神迎战,又是十几个回合。

两人都是受过专业训练好手,又都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路子野手黑是两人的共同特色,这次成为对手可以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关宏宇再次习惯的扭扭脖子,发出来卡卡的声音,额头上的汗水还在顺着发梢不断下来,呼吸都仿佛带着刺激的悸动,真是很久都没打得这么痛快了。

周巡有些气喘吁吁,胸膛起伏,侧身站立的姿势让他的腰线格外的纤细挺拔,碍事的刘海被汗水浸透贴在饱满的额头上,一双桃花眼锋芒凌厉却更是水汪汪的好看,像是丛林中凶悍敏捷的猎豹。

大概是从那时候起,关宏宇就打算把这只桀骜不顺的小豹子收入麾下,他认定自己有这个能力从各个方面征服对方,就像从前他能轻易击败所有的对手,只是这一次,他失算了。

尖锐的刺痛惊醒了关宏宇,他想要抬手去摸脸颊,可是动不了,后脑和后颈部门剧烈的闷痛让他头晕眼花,嘴唇干裂的几乎都要滴下血来,然后一杯温热的液体被送到他嘴边。

关宏宇来不及计较这杯饮料的成分,只是凭借本【】能大口吞咽着,似乎是补液用的葡萄糖水,甜丝丝的令人讨厌。

关宏宇喝过水,又闭了一会儿眼睛,这才有精神考虑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是躺在一张简单的病床上,雪白简单的床单枕头,床头用来输液的架子足以说明一切,他的右手被牢牢铐【】在床头的栏杆上方,脸上的伤口大概是被简单缝合包扎过了,只不过横跨鼻梁的白色绷带似乎很碍事,总是会造成他不由自主的斜视。

关宏宇抬手摸着脸上的纱布,心里的愤怒潮水般汹涌,现在只要周巡那个王八蛋还敢出现在他面前的话,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也得打死丫的陪葬!

不过现在屋里没有人,这是一间布置的简单干净的屋子,看不出主人身份,更看不出生活痕迹,刚才给关宏宇倒水的人大约是有事离开了,留下一个一次性纸杯在床头柜上,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器物,没有带有尖角的用具,显然是为了长期囚禁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关宏宇撑起身子用自由的一只手重重捶在床头柜上,一声巨响以后,他惊恐的发现这一拳的力道比不过平时的一半!

妈的周巡丫挺的在搞什么鬼,关宏宇稍微一思考就感觉思绪挤成一团乱麻,当初刚收了周巡当手下明明是查过他的底,清白的连个黑点儿都没,纯粹的好学生好小伙子好青年,甚至多少都让关宏宇产生了那么一丝拉的拖人下水的愧疚?

可是现在想起来,周巡的履历无疑都是伪造的,那个总是吊儿郎当笑着撸着刘海酷爱骂人的周巡身后却是一个深不见的陷阱!就这么一步步诱使他毫无防备的走到了今天,果然是计划周详心机深沉啊!

关宏宇深深呼吸,他现在必须彻底冷静下来面对一切,他虽然暴躁冲动,可是并非一味莽撞,再说当了多年老大以后他也冷静了许多,要想摆脱现在于己不利的局面,就只有见到周巡才能解决一切问题,从现在的形势看,周巡的身份无疑就是计划的始作俑者。

“妈的混蛋!”一句低沉的咒骂从嗓子深处吐出来,关宏宇愤愤的再度握紧拳头,真他妈的不吐不快:“来人!都给老子滚出来,老子现在就要见周巡,让兔崽子滚出来!”

房间里咆哮的关宏宇不知道,此刻周巡就在房间外面的走廊上,微风掠过他额头的刘海,指尖香烟淡淡的雾气让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多了几分迷离之色,似乎永远挂在唇边戏谑的笑意已经消失不见,透着说不出的无奈和寂寥。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