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鼠猫衍生 白戬 】情无殇

第一章(2)【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发文,绝望,焦虑】

就连杨戬自身也未曾感觉此种改变,对他而言自从先后失去至亲之人,历经诸多磨难误解以后,三界于他而言已经是和虚无之地差不多的存在,司法天神也不过是个可笑之极的职位。那些刻板腐朽的天条,外表昏聩无为内心狡诈的玉帝王母,庸碌无为,麻木度日的天庭众仙,几乎万年未曾改变过的三界像是一潭死水,内中却是波澜暗涌,危机重重。可笑佛祖坐视不理,就连那猴儿自打成了斗战胜佛,也有许多时日踪迹不见,至于天庭众仙,就是身在火山口上却是浑然不觉,世人都道仙家长生天地同寿,却不知这天塌地陷之日,覆巢之下无完卵,纵是大罗金仙也免不了灰飞烟灭。

朝会中并无他事,西王母寿诞也自有惯例,无非是因循守制,并无创新,此等天家会议其实无聊之极,所提的条陈多半陈腐无用,且言之无物,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时候长了,就连杨戬都颇感无聊,不觉注目四望,忽见淡淡一抹白光闪过,便知道是哮天犬回来,不敢擅入大殿,因此在殿外等候,却是依旧不见太白金星踪影,便觉诧异,只是朝会尚未结束,不便亲身相询,也只好待到散朝之后再问问哮天犬了。

三十三天外,九霄银河之顶,恰是云海茫茫,银芒漫卷,天河飞泻,万星拱照,穷天地之极,日月之辉至此,便如须弥芥子沧海一粟一般,虽然极美及是壮阔却也寂寥异常,置身其下,便仿佛天地间的寂寞虚无再此地融汇成一泓海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传言有上古神君投宝剑轩辕于此,茫茫天河才不至于倾斜人间,只是这轩辕剑自此不再三界现身。

一道黑色的影子倏然闪过,黑色纱衣的女子迎风而立,足下山峰如削,峭壁嶙峋,头顶便是星河浩渺,云海滔滔,黑纱女子袖中忽然黑气大作,渺渺茫茫,无边无际,竟然有吞天灭地之势,霎时间云海翻卷星河暗淡,内中陡然现出一道红光环绕于天河之顶,良久不曾离去。

黑纱女子收了衣袖,定定望着那道红光,许久方轻声笑道:“你曾说天地不公你心不死,除非地覆天翻,今日时机已至,不妨就成全了你一点念头,免得你来日为祸三界,戕害苍生由不自知。”

似乎是听得懂黑纱女子的言语,那红光似乎颇为不以为然,簌簌而动仿佛是在嘲笑黑纱女子一般,也不停留,一闪之间,直扑人间而去。

杨戬仰首而望,额间神目翟然洞开,神光如电,虽然不及三十三天外却也洞悉九霄玉台,天庭琼楼,只是竟然也不见那人踪影。哮天犬战战兢兢伏在一旁,要知道追随主人也有千载,论起三界追踪却是独一无二,只是今天饶是他费尽了气力,也没能将太白金星的气息找回出哪怕一丝半毫。

对此杨戬虽然并未责怪却也把哮天犬吓得不轻,主人的脾气他最是清楚。主人越是面上毫不介意心头却越是恼怒,只是今日这太白金星竟然有胆子来惹他家主人,往常那太白老头哪一次不是嬉皮笑脸凑上前来和主人套近乎,这次只怕是要倒大霉了。只是你倒霉就是倒霉,何必要牵连到我,想着哮天犬赶紧讨好的摇了摇尾巴,心说主人要惩治就治那太白老头子就好。可千万不要找上我的不是啊!

杨戬却不知道哮天犬心思,即便是知道了也是无暇顾及,方才他遍寻天界,虽然没有找到太白的下落,却隐隐感觉到天界祥云瑞霭之中却隐有杀伐戾气重重,虽然微弱却是凶煞之兆,且已经往人间去了!

“哎?居然会来的这么快?”刚刚来到兜率宫门口的太白懒洋洋挺了挺腰身,面上惯有的惫懒之态一时间收敛了几分,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随即又是逍遥懒散的天庭闲人太白金星了。

掂了掂手里小巧的酒坛,太白开始捉摸着这次是不是要换个借口去找杨戬喝酒,对着空气举起酒坛笑嘻嘻开口:“真君,这可是陈年的猴儿酒,三界之中最是难得,就连那孙猴子恐怕都没喝过,不如真君赏脸,到启明宫坐坐一同享用?”

“不对,不能这么说。”太白眯起桃花眼似乎下考虑着台词的设置问题:“真君什么的不够亲近啊?不如就叫他杨戬!“

太白身后一只白鹤徐徐从云端降落,落地化为童子,探着脑袋好奇的倾听太白自言自语,只是觉得好笑非常:“白鹤见过星君,奉老君旨意特意来寻星君的。”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