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双树园主人的初次家务(沙穆)【旧文存档】

上篇 沙加的邀请
  
  圣域复活后的某日午后,白羊宫的贵鬼小朋友,早已被师公史昂接到庐山去游玩了,只剩下穆依然在忙碌着每年例行的黄金圣衣维护工作。终于结束了这次所有的工作,穆长长的松了口气,自己捶了捶有点酸的腰,又拂开了几缕已被汗水湿透贴在脸颊的发丝,心想此刻最好马上去洗个舒服的温水浴,放松一下。穆想着就立即付诸于行动。
  
  白羊宫的浴室,温热的水流冲下的时候,穆情不自禁得闭起眼睛。那舒服的感觉,顿时将自己的汗水和疲惫带走。沐浴后穆正悠闲的用吹风机,在吹干自己一头顺滑的紫色长发的时候,心里突然冒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怎么自从上次圣冥之战后,那个没事就往自己这里跑的,圣域的处女座大人沙加,居然好像已经有很久没再来白羊宫看过自己了。
  
  穆仔细又想了想,应该就是从自己开始做圣衣的维护工作的时候,那家伙可连自己要维护的圣衣,都是派他的弟子施布送来白羊宫的,他本人竟然连一面也没露!于是在沙加的邻居狮子宫艾欧里亚来白羊宫送圣衣做维护,在穆不经意提到沙加的候,小艾挠了挠头,说他最近好像也没见过沙加。本来这位号称最接近神的人暂时闭关,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就在不久前,沙加不还是每天一次跑到白羊宫来报到,和自己东拉西扯的吗?
  
  穆不由得有点担心起来。出于以前的经验,沙加是一个任何事都喜欢秘而不宣的人,比如他的神秘花园——沙罗双树园,就连做足了十三年教皇的撒加也只是略有耳闻而已。穆回卧室换了一套妥帖得体的素白丝绸便装,就在他正准备亲自登临处女宫去探个究竟的时候,那个对他再熟悉不过的小宇宙忽然出现了。
  
  “穆呦!”还是一如既往的开场白,沙加的私人小宇宙忽然还是如往常一样,不急不缓的呼唤至了穆的耳中,穆不禁失笑,这个沙加唉,看来就算是火烧眉毛,也改不了他这个不温不火的性子。“圣衣修复结束了吗?如果是,那么请你到双树园来坐坐吧。”沙加对穆主动发出了邀请,正好穆正打算过去,当下便答应下来, “我马上来,沙加”。

中篇 双树园中的意外
  
  在夏天的圣域,最凉爽的地方有三处:双子撒加的教皇浴池,美神阿布的皇家玫瑰园,还有就是这处已然完全恢复原状,圣域最神秘也最美的沙罗双树园了。
  
  当穆来到沙罗双树园前,此园的铜门已然早已打开,双树园的主人沙加已然早已在门前等候他了。出乎穆的意料,此刻的沙加竟然穿了一袭式样简约的中式服装,莲青色的长衫,衬着他一头金发格外熠熠生辉。待客的桌子早已在沙罗双树下摆好,那桌上各色餐碟上已然装满了各种精致的素点,居然还配有各种清凉色彩果汁,顿时能令夏日午后来做客的人感到胃口大开。
  
  穆好奇地瞥了一眼沙加,想这位素来是一盏清茶待客的某人,几时开始变得这么大方了?虽然依旧还是闭着眼睛的沙加,内心却一如既往得顺时洞察了穆唇边浅笑的内涵,微笑着说:“阿布罗狄今日上午在修罗那里请客,送了我这些。想到便请你来尝尝。”
  
  穆几乎笑出声来,“果然是慷他人之慨,这个沙加!”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穆在桌边木凳上坐下,接过沙加递上的冰镇凤梨汁。从白羊宫到处女宫,穆又不能瞬移,自己在大太阳下走了这一路自然有点渴,此刻喝过冰镇过的果汁,感到分外爽口。
  
  在穆喝冰镇凤梨汁的时候,沙加便开始和穆随意交谈着圣域最近发生的新闻,全然不谈最近没去白羊宫的事,穆也没好意思问,时不时沙加还给穆递上精美的素点,自在而随性的闲谈,令两人心情感到分外愉快。很快穆杯子里的冰镇凤梨就见底了。“穆,你尝尝这个!”沙加随意拿起桌上一杯已然斟满的番石榴汁递给他。穆微笑着道了一声谢,可是此时的他竟然没发觉沙加唇边忽然泛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当穆把番石榴汁喝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园中的微风将树上的几片花瓣吹落,眼看就要飘入他的杯中。心明手快的沙加立刻用手去为穆拂开花瓣的时候,却意外的碰到了穆的手腚。正在全心品尝果汁的穆,手中的杯子顿时一晃,嫣红的果汁立时飞溅,顿时穆身上所穿素白丝绸上装立刻染上了鲜红一片。
  
  “哎呀!”两人同时叫出声来,沙加睁开蓝眸歉然道:“穆,抱歉,我又忘记睁眼了!不过可惜了你的衣服,红色的污渍很难去除的。”穆用手轻微拂了拂衣服:“没关系,一件衣服而已。”不过穆心里确实感到有丝可惜,因为这件衣服是老师史昂特意为他定做的。

下篇 初次家务的报酬
  
  沙加忽然笑了起来:“穆,你跟我来。”他一把拉住穆的手,这动作像是早就做惯了。穆身不由主的站起身,随着沙加来到了处女宫的浴室。“穆,等一下,我一会就会好的。”沙加打开一只柜子,拿出来的竟然是一瓶,居然是要用来洗衣服用的柠檬酸!穆皱了下点点眉:“沙加,不要紧的,我回去洗洗就好了。”
  
  此刻沙加却已经在浴缸里放了半缸子水,试试温度,又对发呆的穆说道:“你快把上衣脱了,我这就替你处理干净!”看看满怀自信的沙加,穆虽然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脱衣,但还是真不忍心给这个从不干家务的人泼冷水。
  
  穆脱下了上装递给了沙加,天气实在太热了,他的外衣下面已然没有任何衣服,犹如希腊美少年般的迷人修长华丽的身姿,正展露在沙加面前无疑。当穆正感到有丝尴尬的时候,稍红了下脸偷偷瞧了下沙加,所幸此刻沙加貌似更关注他的衣服,正往这件丝绸上装的污渍处倒上柠檬酸,动作麻利用浴缸中盛的水搓洗起来。不一会儿,衣服上的那块污渍就由大变小,很快的淡去了。
  
  “洗好了!”沙加轻柔的拧干衣服:“只是还有些湿。我用小宇宙把这块湿的地方烘干一下。”穆赶紧拦住了他,自己裸露的手臂和沙加手掌的接触,忽然给了穆一种奇异的触感,穆脸微红:“不用了,沙加!天气热,一会儿就干了。”“那不行!”沙加还是迅速用自己小宇宙烘干了那块洗过的地方。“干了,我来帮你穿上吧。”沙加拿起那件中式外衣,不由分说的给穆披在肩头。
  
  传统的丝绸上衣的琵琶扣绝对是对穿衣的人是种挑战。沙加给穆穿衣的动作并不快,他修长的手指轻盈的划过穆的脖颈,锁骨,胸口,又不经意的触过穆胸前的嫣红。随着沙加的轻划,穆感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在迅速加快,自己的脸也愈发红了,抬眼只见沙加那双清透的蓝眸,就像纯净的水晶,最纯粹的婴儿蓝,令自己足以沉溺迷醉其中。
  
  “穆呦!”沙加柔软的嘴唇忽然贴了上来,这个午后的一切忽然都开始不可思议起来。穆感到一阵眩晕,于是不只是这件丝绸上装,很快自己的身体就坦然的没有任何遮蔽了,而沙加也是同样。在被炙热的吻搞得迷迷糊糊之前,穆最后脑子里的念头就是筵无好筵,会无好会,沙加,你这哪是在做家务呀?!
  
  ——————————end——————————

评论
热度 ( 13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