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编号1969124【旧文,坑 存档,衍生】

本文的梗来自于梅十七 大人的佳作《翡翠森林》
有感而发,乱写的,很混乱,很坑,求原谅。


在未来世界,人类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稀缺资源,而繁衍后代则是更加困难的事,超低的人口出生率和性别比例的严重失调,使得男男模式得以大行其道,以及机器人进化为人的合理性产生。之所以要说这么的一段废话,因为这个故事就是建立在此基础上的,那个时候的机器人,除了头脑里的中央芯片,基本就是人了,这个芯片是需要触发事件来激发的,只要开启了情感模式,他(她)就可以变为一个有情感的真实人类,只是这个触发事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听起来有点接近打游戏,不过楼主就那么点儿水平,大家凑合看)


大伙儿要问了,机器人可以有女的啊?对啊,有的,但是女性机器人的制造和生产技术是有难关的,哈哈,别问我难关是哪一个,总之男女机器人的性别比例是一百比一,即便制造出了女机器人,这个情感模式也很少有人触发的出来,比如我们侯大博士,研究所里的这四个美女,自从研发出来,就一直没触发,这不,给失望的男主顾退回来好几百年了。

好几百年?那不是妖精?还真不是,那时候人类已经很少,寿命自然也就延长了无数倍,也就是说,随随便便活个几千岁已经不再是梦幻,而且基本上不会变得太老,也不会在衰老里走向死亡。大家聊天都很急会提到岁数,依据什么来判断年龄呢?生命功能卡,只要在机器离一刷,它就发出滴的一声儿,哎,那位说是公交卡,反正它是蓝色的,两面儿都能用,你的真实年龄也就显现无误了,这卡还有一个功效,当你面临生命的终结点时,它会变成红色,也就告诉你,你可以毫无痛苦的拥抱死亡了,不过那多半也是不知道几千年以后的事情了,您就踏踏实实的活着吧。

交代完这顿废话,故事开始了,侯大博士,男,好几千岁,单身,职业是制造机器人,今天将有一个最新的智能机器人正式完工。侯博士坐在他宽大舒服的智能座椅上,等着机器手给递上一杯温度刚好的纯天然非人工合成茶叶,天然啊,对于满地都是各种机器的地球是绝对的稀有物种,不过也只有怀旧的人才爱喝茶,那些年轻的都喝什么纯智能合成饮品。身前身后站着四个大美女,四个人一边儿高,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可是一个个艳如桃李,冷若冰霜,她们的名字分别叫做尤如梦,尤如幻,尤如甜,尤如蜜,就这四个,都让主顾给退回来了,说是太暴力,求爱的时候都给人主顾臭揍了一大顿。人家鼻青脸肿的就找博士来了,你看这怎么办吧?这侯博士直嘬牙花子:“这我没辙呀,虽然那是我生产的我制造的我加工的,但是你这触发不了我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啊,我要能触发你看我这还单身这多好年了没办法啊!”最后自然退货了。

侯大博士看了看这身边的四个美女:“哎,你们都不说话啊,你们不说话那我说,我说我这倒了多大的霉!那么些个机器人就出了你们四个女的,啊,还尽给我惹祸从此以后,我不做女的了,我专门出品男士,今天就出一个极品,这世界上就没有人比的上!”四个美女一脸嫌弃盯着他看,就您那职业水平谁信啊!


侯博士大脸一抬:“怎么茬儿,你们都不信啊,这可是我要送人的极品啊!都过来看看。”顺着办公室的自动扶梯往里走,就是制造间了,其实是个小卧室,为了让新出品的机器人适应人类的生活,新制造的机器人会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然后就可以出来面对社会了。

侯博士打开门,向里面招呼了一声儿:“编号1969124 ,我来看看你,还带来几个朋友,都是美女啊,你来看看!”

里头及其随和的就答应了一声儿:“好啊,侯爷,我来看看你带谁来了。”听声音也没什么特迷人的地方,就是亲切软和,四个美女毫无反应。可是人一出来,这四个眼睛可就直啦,不是说这人有多么英俊多么迷人,而是说他就是那么迷人,手里还拿着根儿烟,姿势帅爆了,就见他冲着四个美女轻轻一招手:“来呀!”前面站着的侯博士立刻就被身后的人压倒在地,八只脚毫不犹豫的从他身上踩了过去。侯博士赶紧捂住了脑袋,以免被八只高跟鞋踩出几个窟窿来,完了,这四个的情感模式已经完全触发了。美女们欢呼,尖叫:“啊,他的包子脸最可爱了!我要嫁给他!”“不对,他的眼神太深情,太稀有了!”“不是。他是我的,我的!”美女们七嘴八舌的展开了一场争夺战。侯大博士好容易爬了起来,这会儿就在一边坐山观女斗,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成功了,哈哈,你们这会儿就以为他深情款款了,要是被那个人触发了,你们,你们还不得都给他的眼神直接谋杀个几千次几万次啊!

虽然被踩脏了衣服,侯博士还是心满意足的,无论从理论还是成果都证明了这次科研攻关的成功性,下一步该做的事情就是市场营销策略了。主顾,侯博士并不发愁,何况这是他送给好友的礼物,虽说对于他的脾气,几千年下来搁谁也都摸个门儿清了,可是他心里多少还是没底。看了看被几个美女团团围住大献殷勤的1969124,侯大博士忍住了行将蹦出的一连串儿吐槽,回身走人了,他必须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个人,赶紧的送走。不然,以1969124的个人魅力,再耽搁几天,他的工作室恐怕就非得给拆个七零八落不可。

就在当天晚上,侯博士独自一人走进了好友郭子仪位于太空城外围的住宅书房,这里不同于太空城里原始森林一般鳞次栉比的金属建筑物,而是每座房屋都被一个巨大的水晶球体牢牢包裹,里面可以按照居住者的不同爱好,营建出特色风情,那些消失已久的景色,沙漠,海洋,古堡,苏州园林,都在这里一一重现。郭子仪的住宅则是一所古朴幽静的四合大院,说是四合已经不止,前后估计有十二进院落,按照古代的十二时辰划分区域,后面还有花园,小桥流水,江南秀色,但是这所庞大的宅邸里,只居住着郭子仪一个人。

完善至极电脑管理系统维持着这里的一切,无论是花草树木,或是主人的衣食住行,都可以安排的妥妥帖帖,可是侯博士总觉得郭子仪会很寂寞,即使他从来不说。再过上几天,就是郭子仪的生日了,作为好友特意为他提前预备了这份生日礼物,可是未来会发生什么,侯博士也不知道,他的职责只是研究机器人,不是预测未来,而人类本身才是最难以预测的未来。

郭子仪照例在他幽寂的书房里接待来客,实际上也没有几个人进入过他的书房,屈指可数吧。空气里有着古老的龙涎香袅袅的香气,森森然的老式书架古代书籍和最新式的电脑设备相映生辉,郭子仪不知在哪个书架背后转了出来,手里发黄的线装书年代已不可考,本是凝神注目于书籍的他看到侯博士却忍不住指着他笑起来:“我说侯爷,你这是从太空船失事现场刚回来吗?”

“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你说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我这还是为了谁。”侯博士气哼哼的在椅子上坐下来,习惯的去找机器手,可是没有,这把椅子是纯粹的木头椅子,没有任何科技装备。侯博士自暴自弃的用破了的衣袖擦了擦脸,他看起来的确是够狼狈的,衣服几乎都给扯烂了,丝丝缕缕都挂着,仔细看看还有鞋印子(都是女式的),圆鼓鼓的腮帮子上印着清晰的五指山一座,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博士了。

郭子仪故作惊讶:“哦,这么说我还真得好好看看,侯爷你这脸上到底是哪位高人的墨宝啊?嗬,这几个斗几个簸箕看得真清楚。”

侯博士撇嘴,心道还是别告诉他吧,这都是1969124哎,早知道应该把他装箱送过来,就没那么多麻烦了。就来的这一路上啊,他的太空船引起了七八回的交通事故,起因无一例外的都是为了看1969124。剐蹭,追尾,甚至于相撞事故都有,但是为什么倒霉的人是他?而看到1969124就会转怒为喜,再后来就直接扑上来?不论是男是女?你们都要疯啊!挨最后那一耳光的借口是最离奇的,你妨碍了我看清楚他的视线?嘴巴子还真是跟不要钱一样啊!最后侯博士赌气,直接把他丢在门外,自己就进来了。

“那什么,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把他带来了。”

“机器人吗?我不需要,一个人挺好的,何必再多来一个。”郭子仪语气淡然,多年以来,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独自面对无论是自己的书房还是整个世界。人总归是寂寞的动物,最后总是会一个人。

“别介啊!”侯博士转过身,看着那个孤寂的身影:“你好歹也看看再说话,1969124,别呆着啦,快进来!”仿佛昏暗已久的房间猝然照入一缕阳光,郭子仪竟然微微眯起了眼睛,来者是谁,并不是周身华光万道瑞彩千条,而是在自然不过的淡淡一团光晕,是寒冷已久的冬日午后的日光,让你从心底涌起一丝暖意,熨帖着你每个汗毛孔都那么舒服自在,他就那么从容自在的站在郭子仪的身侧,因为身高关系,略微侧过头看向他,端然凝眸,浅浅一抹笑影,眉梢眼角间便是春深如海。所谓销魂荡魄四个字无非如此吧,郭子仪脑海里忽然涌起这四个字,无端的心头乱跳,脸上却是硬撑着不肯有分毫表露,很快的扭过头问侯博士:“他是给妇女杂志代言的吗?那一脑袋的卷儿是怎么的回事?”


评论 ( 3 )
热度 ( 1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