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同居三十题 【于郭 郭于】

同居三十题

于郭  郭于


1、 相拥入眠

很多人都不相信,角儿是个挺孤僻的人,孤孤单单,形单影只的,不过那只是过去。


可不是吗,如今排场阵仗要多大有多大,徒弟保镖前呼后拥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不管是后台,录节目,还是偶然出门或者是在家里,除了自个儿一人关在书房听曲子看书之外,什么时候身边也都断不了有人,闹得就跟二十四小时监控似的。


这不就是所谓的名人排场么,多少人只怕是求都求不来呢!于是有人嗤之以鼻,没出名那会儿,谁跟着他啊!


可不是,没出名那会儿角儿和他哥那真是走在大街上都没人多看一眼的,角儿辛苦打拼然则默默无闻,他哥也是就是个影视剧里头有名字的角色,半生不熟的一张脸,也算不上多么的英俊好看,叫人能认出来是个演员,那就是烧高香了。


那些四处奔走的日子里,角儿和他哥一人一个包,出入形形色色的车站,宾馆,招待所,甚至是出租民房,少不了俩人甚至是几个陌生人拥挤在一间屋子里,空气混浊,喧哗扰攘,叫人不得安宁。


但是角儿心里却从来都很踏实,万事都有他哥呢,他照旧可以该看书看书,该写东西写东西,那些安排房间也好,吃饭喝水也好,应付人事也好,总有他哥妥妥当当的给安排下来,他只需要顺着自己的思路该怎样就怎样。


再后来,就有了王经济,再后来,他们就红了,似乎理所当然的可以不时常挤在一辆车,挤在一个化妆间,挤在一间房,甚至是曾经是挤在一张床,虽然他们依旧是形影不离,依旧是经常地黏在一起。


角儿的思路停顿了,身边的椅子是空的,这是主办方提供给他的商务车,他哥没在,这个密闭的空间专属于他所有,安宁静谧,本该是他最喜欢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让他有些烦躁。


其实他哥的车就在后头,和那些徒弟们一起谈笑风生,徒弟们都爱和大爷玩儿在一起,混在一起,这让角儿多少有些羡慕,但是只要一个电话,他哥就跟受了召唤一样,立马就乖乖的跟过来,手机拿在手里,良久,却还是放了下去。


我是不是在想他呢?角儿扪心自问,良久,还是摇了摇头,都朝夕与共了,还谈什么思念,真像个笑话。


这回的演出是个二线城市,主办方各方面都安排的很不错,角儿和他哥还有王经济坐在大桌主位,其余的徒弟们各自随意,倒也热热闹闹的凑了一大圈人。


角儿不喝酒,他这一桌就不免冷清,于是时不时的就有徒弟们和旁的人过来敬酒,有些还得说点儿客套应酬的话,于是一来二去的他哥和王经济都跑到别人桌上去了,角儿这边就格外的透着冷清,不过他早就习惯了不是么,独自一个儿,该吃吃该喝喝,尽量休息好自己才能保证演出的质量。


饭后自然是有些地陪安排的娱乐活动,大家都是兴头十足,他哥是个爱玩儿的人,当然一道跟着去了,角儿则是不参加的,于是他脱离了大部队自个儿回宾馆去,一路上默默无言,窗外似乎是无边无际的灯火辉煌也引不起他半分兴趣。


回房间时,角儿下意识看了眼临近走廊紧闭的房门,身畔的服务员很是乖觉:“郭老师,于老师的房间就在您的隔壁,您看还有什么需要的。”


角儿只是嗯了一声,回身开了自己的房门进去,就又是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困困劳劳,凄凄凉凉,独自一个人了。


难得清闲,翻看几页书本,听几段曲子几段戏,泡好一杯茶,本来是想摊开纸笔写点儿东西的,最终许久还是空白一片,一字不着。


这是怎么了,那些个时候周围老是闹的人不得安生,可也从来没有过这这般心烦意乱,就因为那会儿他哥————


纷扰的思路豁然洞开,不就是因为他哥在么,悻悻然意识到这一点儿的角儿莫名的十分扫兴,一时间什么都懒得去干了,只想早早的入梦去会周公,等到躺在高床软枕上,却又是翻来覆去的睡不安宁。


枕头太硬,床太软,被子太厚,从前那些从没有留心过的事情纷至沓来,角儿自来不是个挑剔的人,纵然这些年也算是大富大贵了,可有些习惯并没有多大改动,但是今晚他真真切切的就是失眠了,睁着眼睛在一片黑暗里头数羊,可是眼前浮现出来的却一个个都是卷毛,一个卷毛儿,两个卷毛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清醒白醒的角儿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明知道除了他哥不做第二人想,可是偏偏就不想去开门,停了好一会才慢吞吞的应声:“太晚了,都睡了,明天再说吧。”


敲门声只停了片刻,又很有耐心的响起来,于是他爬起来去开门,故意慢慢拖着脚步,像是好梦正酣睡眼惺忪。


打开门,不出意料就是他哥,还没换过衣服,背着光站在门口,暖黄色的光晕给他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边,莫名的就让人看这那么温暖舒服。


他故意不去看他哥的脸,半低着头:“这都玩儿回来啦,睡去吧,不老早的。”


“不是睡不着么,想着你还没睡,就过来了。”


“胡说八道呢!”


“真的,真是睡不着。”他哥声音里都含着倦意,却是态度诚恳一本正经。


总归不能老是让他哥站在门口,角儿腻腻歪歪侧过身,让他哥进去,似乎是百般的不情愿。


他哥自来熟的进去,先看了眼床头柜上的茶杯,就是一皱眉:“下回别喝这个铁观音,本来容易失眠,喝了这个这个更睡不着了。”说着远远的把杯子一推,在床边坐下

“拉倒吧你,就喝一杯茶哪有那么多是非。”故作嫌弃的撇嘴,角儿关了门也走过来:“这可都半夜了,你该回去回去了,我这儿还得睡觉。”


“我回去一人儿也睡不着,就在你这儿凑合一晚上吧!”他哥说的坦然大方:“睡不着也好扯点儿闲篇儿。”


“凑合什么凑合,我这儿可床小,没枕头。”目光扫过床头并排的两个枕头,角儿依旧照旧嘴硬,可是唇边却掠过一丝笑意。


“我这人随便,没什么都行。”他哥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被褥,伸手把人拽过来,不由分说按着坐下去:“快睡吧,不然明早起来又是老大的黑眼圈。”


他心里一下子就酥软了,本来嘛,这算怎么回事儿呢,可是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就任凭他哥给塞进了软和的被子里。


“你还当我多大的小孩儿啊,得哄着睡觉。”


他哥在灯影里脱了衣服,侧身躺下,伸手去关灯:“多大了我也乐意哄着你,就哄你一个儿。”


黑暗里角儿红了脸,心里却甜丝丝的,暗影里他哥的手臂伸过来替他掖好了被角,于是睡意袭来,迷迷糊糊中大约是谁的手臂环了过来,索性就一头栽进去,呼呼大睡,一梦沉酣。


低头用下巴蹭了蹭肩头的桃心儿,痒丝丝的是角儿的头发又长了,他哥极力隐忍的打了个哈欠,两臂收紧抱住了怀里的人,无声的笑了。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