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存档】就是没名字

1

京城的大小点心铺子不少,内中有间糕饼店字号叫做合芳斋,专门做苏式点心,十分的精致,因此虽然铺面不大,却也算得独树一帜,除了市卖零售以外,还时常给宅门送货上门,通常伙计们都很乐意接这宗差事,因为不管是宅门富户,给出来的赏钱总不是个小数目。

今儿往镖局送点心饽饽的差事就落在了伙计小辰身上,小辰不过二十岁上下,论起来还是掌柜的内侄,也正在店里头学生意,生的干净利落,做事儿勤勉伶俐,因此也很讨上下人等的喜欢。

小辰提着三层的苏氏提盒就往德云镖局去了,五月里晌午天气已经很有几分暑热,小辰掂量着就往食盒里放了一大碗冰镇酸梅汤,算是他私下里请请客,也是因为再过几日,他就跟着家人要回南边去了,今儿过去就当是提前告别了。

还没到门口,小辰就觉得眼前一花,手上一轻,得,东西又让饼少爷给抢走了,小辰也不着急,只是扬声笑着说:“饼爷当心啊,这里头可还有酸梅汤,小心别给弄洒了!”

来人单手提着食盒,自是稳稳当当,不过手里也早就多了个烧饼塞在嘴里嚼着:“呵呵,今儿这烧饼格外的好吃啊,小辰你的手艺也学得不错了。”

小辰腼腆的笑笑:“对了,今天还有总镖头最喜欢的桃花酥,用不用我给送进去?”

“别,别!”饼少爷塞了满嘴的糖烧饼,说话不免有些含糊不清:“师父最近都不见外人,你就是送了点心他也不吃的,吃不了归了包堆还得分给我们。”

两人说着就进了门房,看见点心,年轻人哪有不喜欢的,呼朋引伴的坐下来边吃边谈,小辰就忍不住问起总镖头为何一到了五月就心情不好,说来也有快十年光景了,难道也是爱上了白娘子?

饼少爷白了小辰一眼,却又叹了口气:“哪有什么白娘子,你听谁胡说八道的,这里头的事情甭说你不知道,就连我们都不清楚,你也就别想着瞎打听了。”

小辰一看他表情严肃,本来想说的话也都给咽了回去,这会儿又有人进来,小辰一看是账房四先生,就看他一向带着笑意的脸今日多了几分肃穆之意,也不招呼旁人,单就对饼少爷点点头:“烧饼出来下,我有话对你说。”

烧饼一愣,胡乱抹了把嘴就跟了出去,待到了外面看看左右没人了,这才笑着靠过去,就见对方的脸色意外地苍白,急忙拉了他的手:“我说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师父又出了什么事儿了,还是高师叔————”

小四面色严峻非常:“比这些可都厉害多了,是咱们的五哥,他正式回来拜师了。”

烧饼一下瞪大了眼睛:“不是,五哥回来这不是好事儿么,他回来了,干爹还能不会来,就冲干爹和师父——”

小四只是摇头,一脸无可奈何,没等烧饼说完,抬手就往他脑门上戳了一指头:“我说你这么些年脑子都就着烧饼吃了么?空长着这么一个大个子,现在这不可就是五哥一个人回来了么!”

“干爹,干爹真的,没,没一起回来?”烧饼本来带着几分笑意的脸慢慢失色了,眼中的失落无法掩饰,半晌才从嗓子里挤出来一句话:“干爹,干爹,他,他怎么就能那么狠心呢!”

“胡说什么呢你!”本来就一肚子心事的小四下意识的白了烧饼一眼,从小儿就在一起长大,烧饼心里有什么话都瞒不住他的,但是看着烧饼猝然失落的神色,还是叹了口气,在他肩头拍了下:“待会儿你过去别有的没的就乱说,师父心里不知道该多难受,你————”

“知道知道,你还真当我是傻了啊!”烧饼推开了小四想要为他整理衣服的手,似乎是不经意的抹去眼角一丝水光:“都这么多年了,你当是谁心里还真没个数儿么————”

看着烧饼突然变的落寞的背影,小四伸出的手徒然僵在了半空里,其实他何尝不是再说自己,转眼竟然十年都过去了,十年啊,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十年前谁会料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就连聪明绝顶如师父那样的人也不例外。

烧饼本是一路小跑到了后头,可是真到了师父的院子跟前,脚步偏生又慢下来,还是那道月洞门,还是那棵青葱茂密的石榴树,点缀着簇簇似火红花,依稀还似当年。

“饼哥!”少年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月白色长衫的少年笑意盈盈,眉眼温润,烧饼一怔,旋即就被少年修长的手臂环住了脖子,亲昵的动作让旧时记忆瞬间回归。

“小宝!还真是你!”烧饼一把搂住少年还有几分清瘦的肩头:“你这是真的回来了,我,我这都,我以为我以为是小四他哄我玩儿呢!还真的是你!”

“可不是我么,饼哥!”少年话里话外都透着亲密,清澈的眼眸谦和真诚:“好像我们一块儿偷石榴还是昨天的事儿呢!”

“可不是!师父向来最疼你,每年这棵树结了石榴都让你挑最大最甜的吃,一个都舍不得给我们。”烧饼故意酸溜溜的说:“明明一棵树好几十斤的石榴,你能吃几个,剩下的还不是都留给大爷,嗨,也就是小孩儿嘴馋,什么都惦记着往嘴里塞!”

烧饼急忙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似乎不经意的笑着说,少年澄澈的眼眸掠过一片疑云,有些迷惑的笑着:“饼哥说的是,我现在也没先前那么淘气嘴馋了,这次爹让我回来就是叫我一门心思跟着师父,不用担心家里的事情。”

看出少年显然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不甚明了,烧饼犹豫了半晌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本想问问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少年显然知道的也不比他多上几分,不过既然人已经回来了,总是有机会问清楚的。

“见过师父了么?”

“还没,栾哥让我等他一会儿再去,只是这都好半天了,或许他还有旁的事情要忙。”

烧饼大包大揽的抱住少年肩头:“走走走,八成他是给什么事儿绊住了,我带你进去,师父这些年可是天天都念叨着你呢!”

评论(2)
热度(12)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