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保镖”(漠御主打,龙剑 ,枫樱,皇悦等cp出没)

第一章天下封刀

感谢@i渐修和@不落凡尘群里的大大借梗,么么哒!

御不凡拉着银色的手提箱从出租车上下来,抬头看着头顶玻璃幕墙上金碧辉煌的四个大字,天下封刀。

御不凡习惯的晃了晃手里的折扇,全然不顾它和自己一身的笔挺藏青色西服有种奇妙的违和感,微微眯起眼睛。嗯,果然是间非常理想大型公司,就连员工宿舍都那么气派。

御不凡是五天前接到电子邮件通知他已经被天下封刀保安总公司录取成为部门经理的,而且还是直属董事长刀无极领导的业务部门,被人戏称为左右两大护法的核心职务,薪水优厚,光是配备给单身员工的一套复式别墅的宿舍就已经让人很是眼红了。

说实话,御不凡还真没想到他会如此轻松的就能应聘成功,还真得感谢他那位满身都是神棍气息的导师枫岫。御不凡的大学研究生读的都是冷门科目,找工作那可以说是难如登天,可是值得庆幸的是,御不凡出身武术世家,和酷爱女扮男装的妹子玉秋风从小接受严格苛刻的武术训练,各种冠军奖牌的不知道拿了多少,虽然看去斯文俊秀公子风范,动起手来那也是毫不含糊的。

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御不凡就被枫岫推荐给了天下封刀,寄出简历的时候御不凡心里打鼓,刀无极在业界声名显赫,会要一个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才刚踏入社会的小年轻当他的左膀右臂?以至于接到聘书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做梦。

御不凡被一个漂亮的红衣美人带到办公区的特别休息室,好茶好点心摆了一桌招待着,可是御不凡喝了三杯茶依旧是一个接待自己的人都没看见,让他不能不感觉很奇怪。
“像我这么讨人喜欢的人,怎么能一直坐冷板凳呢?”御不凡站起来,既然刀无极不肯从办公室出来见他,那他只好自己走过去了。

刀无极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的,出于礼貌御不凡没有去推开它,但是可以听到低低的吟哦之声,念的是一首唐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的,语气中似乎有说不出的沉重思念。
这本是御不凡最喜爱的一首诗,只是此刻听来,竟然让他心头莫名的一阵抽搐,像是连着心尖子都给人一把一把的揪扯着几乎无法呼吸。

御不凡急忙收敛心神,强压下心头的悸动,轻轻收起折扇,大概是门里的人听到了什么,不在念诗了,空气里笼罩着异样的沉寂。

“哈!”清了清嗓子,御不凡朗然说道:“刀董事长,我是来天下封刀报道的新任业务经理御不凡,请问我可以————”

话音还没落,门像是被一阵沙漠旋风轰然洞开,一道人影夹带着凌厉风声扑了过来,御不凡只来得及下意识的用折扇挡了下脸,就被来人结结实实的扑倒在地,硬生生压在了下面。

本来依照御不凡的能力就地用个鹞子翻身把人甩出去是绰绰有余的,可是此人身手实在太好,似乎比起指导过他武功的娃娃脸高手少独行也不逊色分毫,御不凡一时间还真是挣脱不了对方的钳制,就被狠狠地压了个正着。

“喂,这位朋友,像我这么可爱风趣的人虽然大家都喜欢,可也不至于让你一见面就想要仆倒在地吧?”御不凡试着开了句玩笑,但是完全得不到那人的回应,对方就像是一块沉默的木头,接下去不光是压住了他,还把御不凡两手腕都扣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这个姿势真是太危险了!御不凡开始冒汗,盯着那张近在咫尺却是毫无表情的容颜,俊朗深邃的轮廓,额头上富于异族风情垂落下来的装饰物,金属灰色中丝丝缕缕掺着桃红发丝,还有那双看似冰冷的眼睛,都莫名的让御不凡觉得亲切。

“喂,朋友,你可不可以从我身上起来说话。”御不凡笑眯眯地说:“我觉得我们这样不利于彼此交流。”

男人的目光似乎停留在御不凡脸上,又像是透过他的脸庞进入了一个虚无的世界:“君问归期未有期——”

他竟然把那首诗又念了一遍!

更糟糕的是接下来无论御不凡问什么,对方的回答无一例外就是那首诗!

御不凡头痛的只想用扇子在脑袋上好好敲打一顿,可是他的手腕给按住了施展不得,只好连连叹气:哎呀呀!”

忽然灵光一闪,御不凡想起了关于刀无极家人的一个故事,号称御天五龙的五兄弟无一不是人中才俊,只是唯一可惜的是其中排行在第四的漠刀绝尘是个自闭症患者,虽然拥有极高的习武天分和电脑天赋,却因此极少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和身为家族企业领导的醉饮黄龙,娱乐界大明星雅少笑剑钝,脱口秀主持人啸日飙等人完全不同。

御不凡也只是听过一句传言,哎呀,漠刀绝尘长得这么俊,怎么会是个只会念叨夜雨寄北的傻子呢?

难道真是他?御不凡盯着漠刀绝尘瞳孔中清晰投射出来自己的影子,心里嘀咕了一句,忽然很想用扇子在那个木头脑袋上轻轻打一下才解气。

“漠刀先生,我知道我不对不该打扰你,你可以先起来吗?我们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你又沉默不语,我很不习惯。”御不凡试探着说。

漠刀绝尘像是听见了又像是没听见,低沉的嗯了一声但是又慢慢的摇了摇头:“你,说错了。”

“我?哪里?”御不凡顿时头大,称呼错了还是别的错了?

“那,漠刀公子,漠刀壮士,漠刀老板————”御不凡连续换了三四个称呼还是得不到对方满意的反应,最后一咬牙:“绝尘!你再不起来我就——”

御不凡僵住了,漠刀绝尘整个人彻底压了下来,同时一滴滚烫的液体毫无防备的落在御不凡的脸颊上,漠刀绝尘的面庞深深埋进了御不凡温热的脖颈:“御不凡,御不凡!对不起!”

颤抖而痛彻心扉的呼唤让御不凡身体一抖,手腕已经被放开了,他毫不犹豫的双臂一展就搂住了漠刀绝尘:“像我这样温柔和善的人,怎么会真的怪罪绝尘你啊!”

御不凡微笑着,可是一滴泪不由自主的滑落下来:“绝尘啊绝尘,你看害得我的脸都打湿了。”


评论(3)
热度(29)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