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霹雳 苍剑 】太上忘情(5)

第五章

有一个新闻就像是长了翅膀那样在玄宗一众弟子当中飞速传扬开来,大小道子们虽然都是清心寡欲修仙练道之辈,但是天长日久枯燥之余也难免对于各色八卦生出无穷好奇之心,尤其是关于宗主首徒,未来的六弦之首苍和他身边白毛团子的小道消息,已经日新月异的有了无数个衍生的版本。

但是也都比不上现在这个消息来的更加有吸引力,就在封云山通往经堂的崎岖山路上,身着玄宗淡青色道服的苍正牵着一头颜色雪白颈挂铜铃的母羊悠闲而过,对身侧形形色色的目光和议论置若罔闻,纵然还没有头顶拱照四方的三层梳妆台,也没有身着优雅华贵的紫衣,但是一身清圣道气却以令人不可轻视。

母羊?一众道子好奇之余面面相觑,却没人敢真的上去追着苍问个究竟,除了宗主首徒身份所具有的威慑力之外,苍那似乎是永远低眉敛目只有偶然掠过一线弧光的眼眸也是秒杀多数人好奇心的一大杀器。被这样似乎是深不可测的注视一番,虽然就连是否真的被苍看进眼里都要画一个问号,但是足以让年幼不知深浅的玄宗弟子带着一脑子我是不是彻底被无视了的感觉一脸懵逼的垂首而退了。

何况身侧还有那位耿直凛然身背宝剑的蔺无双,那些充满着好奇窥视的目光即便没有被苍天然神道的气质自动屏蔽,也被蔺无双炯炯然的目光震慑的收敛了许多。

羊是在山下高价买来的,苍几乎掏干净了囊中的银两,蔺无双摸了许久的口袋也只能为难的皱起眉头:“苍,我——”倒不是蔺无双花钱大手大脚,而是他实在胃口太好,即便那一半单费,基本上变成各色吃食,都祭了他的五脏庙。

苍按住了好友的手:“你的情形我哪会不知道,要是有心,回山上找些牧草来喂羊就好。”

蔺无双当下目瞪口呆:“好友,你还是拿走我下半年的单费吧,这样对我比较公平。”

何草不黄?何日不行?何人不将?经营四方。

封云山多得是修行仙道之士,日常所为打坐练气,习文练武,多半都在一固定区域之内,很少见整个封云山趴趴走的道人。一方面封云山实为山脉占地广大,方圆千里,除了道法高深可以化光而走的诸位长老以外,也少有人有本领有时间做此游历山川之旅。再者,玄宗门规森严,各自修道区域划分严明,若无必要,也没有四下联络的必要,修道之人清心寡欲是固然,可是各有修炼法门,要是被他人窥视总也不是好的。

但凡事都有例外,就是未及成冠的少年道者,拥有某种近乎特权的往来资格。也无非是因为年龄幼小,习不得高深道术,日常纵有来往,也不过是附近两三个山头,范围有限。首尊有言,修习道术,道境上下皆为一家,各长老门下也需多多交流,这方是有益修行之举。

首尊发话,无有不从,固然那些一心指望着弟子出人头地扬眉吐气的长老们有所不满,却无一人敢出言反对,私下里牢骚却是不少。最刻薄的言辞就是,现在首尊门下犹虚,来日得了四奇,还不是一样要严防死守,禁止他人窥看?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玄宗并无新任四奇,就连前任六弦四奇也只有宗主和首尊二人尚且健在。

在临近首尊居所的山崖高处,年少的青衣道子当风而立,极目远眺,足下乃是封云山千里锦绣风光,本是青山叠翠,此时粉妆玉砌,残雪犹存,处处草木枯萎焦黄,只有首尊院中一片芳草连天犹自青葱碧绿生机勃勃。

首尊居所中那片青葱如玉的草地之所以在这场忽如其来的大雪中犹自幸免,是因为首尊道法过人,座下负责庭院洒扫的亦非等闲之辈,为首尊亲自指点道术阵法,故而日常颇引以为傲。

然而乐极生悲,这天早上起来,就见本是春意盎然翠色蹁跹的草地化作秋景萧萧遍地枯黄,吓得道人遗失了声音,半响都回不过神来。

各种符纸法术试探一遍,竟是不知道何等手法竟是将这片草地生生变了样子,负责的道人想起首尊若是得知,辞严色厉虽不至于,可是那冷傲端严之态已是压迫力十足,足以让玄宗九成弟子噤若寒蝉,齐齐哑口无言。

若是找其他长老询问,虽然也不不可,首尊素日积威甚重,诸位长老也是敬而远之,如果自己贸然送上门去,恐怕要不了半个时辰这件事就得传遍玄宗。宗主自从道尊走后即行闭关,出关之日无期,只有宗主门下首徒苍据说道法颇佳,以身份论自己虽不是宗主座下门徒,论起辈分来好歹也是师兄,倒不如破着面子不要,请求他来帮忙。

苍居住的院落里正是一片喧嚷之声,被高价请回来的产乳的母羊享受了高规格的礼遇,周身毛皮雪白,项挂银铃,优哉游哉嚼着干草,很是一副幸福满足的模样。反观喂羊的蔺无双却不知道是从哪里连滚带爬回来的,头发衣服凌乱不说,还点缀了不少草屑干树叶,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苍怀中抱着的白毛小团子这几日养育很是健康脸色红润,眼眸灵动如同秋水,正伸出嫩藕似的胳膊小手,拨弄的苍面前的琴弦,接连发出一连串不成曲调却有情的琴音,苍却是一脸八风不动神色放任小团子自行其是,直到短小的手掌挡住了那双万年睁不开的狭长眼眸为止。

公正的说一句,那时候的苍是睁着眼睛的,前来求助的道子后来对所有人如是说,不过却被玄宗上下一致斥为信口雌黄。

还是蔺无双先看见了走进院门的黄衣道子,首尊门下来访实在是少见的稀客,不过蔺无双素来不买这个账,就当没看见一样继续喂羊。

苍从容起身,衣袂清扬间带动了小团子头上不服管教的三缕翘毛,惹得小团子扯了衣袖他的仰头观望,即便如此,却是不减天然韵致,雅然仙风,一句话,玄宗的”苍姑娘”从小就是个妙人儿。


评论(5)
热度(10)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