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霹雳 苍剑】太上忘情

第三章

民以食为天,纵然是修道人,未达辟谷之境便仍需一日三餐,个人的伙食自有份例,粥食蔬果,不得靡费,不过对于年岁尚小的道门弟子还是略有宽限的。

苍才喂着剑子吃完蜂浆,蔺无双已经端着食盘一路挤了过来,手里正是两人份的粥饭,往苍的面前一推道:“若是再要去的晚了,就连这薏米粥都没得喝!”言语间便有几分抱怨,苍淡然望了他一眼,蔺无双自觉失言,借着安置碗箸等物一带而过。

苍道声多谢,寻了块绢帕擦拭剑子唇边两颊,大概是碰着痒处,剑子便躲着不让碰触,一边转动着眼眸四下里瞧个不休,精灵俏皮的样子着实招人喜爱。

膳中禁言,桌上只闻细微碗筷相碰之声,玄宗大厨房的伙食每每为人诟病,位尊的长老便鲜少有在此处用膳者,粥面清汤寡水,米饭主食冷硬粗糙,诸般种种也是不堪一提,更糟糕的却是一个字,少。

蔺无双看着碗中米粒清可数的粥终是皱起眉头,伸手拿个馒头偏又是半冷的,终归不做脸的肚子叽里咕噜乱叫,还是把即将出口的牢骚忍了下来。

苍看着蔺无双面色不豫,就知道这位好友又在抱怨当道士不如做火工,做火工不如山下来的民伕,竟然这般厚此薄彼。

蔺无双本是封云山下一处冷僻道观中弟子,自幼拜在观主门下为徒,虽然道观名声不显香火不旺,却是自古来就和玄宗有些渊源。观主出外游历,遂将自己唯一的宝贝徒弟托付了玄宗,本来也是一宗美事。

只可惜蔺无双的师尊固然一心疼爱弟子,为人却是疏懒随性,为徒儿打包行李用品样样不落,唯独忘了上下斡旋一番,两袖清风一挥而去,除了蔺无双偏偏什么都没剩下,让接待这师徒二人的几位道子很是慨叹一番。

蔺无双闷闷地啃着馒头,就听耳边苍低声道:“可是这个月的单费银子又不够使了?我房里还有师尊给的点心,你且拿去吃了吧。”

蔺无双听了先是一喜,随后摇头:“你屋里如今多了个团子不说,这点心还是你日常里省下来的,我哪里好意思拿去吃了。”

“嘘!”苍抬抬筷子,示意蔺无双低声些:“我若是不够日常用度,还有师尊照拂,你师父玄成如今云游在外,归期无定,你的单费银子还抵不上旁人的一半,如何节约也都是难办,且听我的就是。”

蔺无双想想也是,遂不再说话,两人用罢了午膳,剑子早就窝在苍的怀里打盹儿,时不时要往苍怀里拱一下,引得旁人目光更是多了几分取笑的意思。

苍思忖片刻,竟也略微红了脸,却还是放任着小团子弄得自己衣襟凌乱,走在一侧的蔺无双强忍着也几乎要笑出声来。

午后到晚膳之前却有一段闲暇,蔺无双在苍屋子里填饱了肚子,便又跑去习剑了,苍本待抚琴一曲,即为弦部弟子,精于器乐就是必修课程,苍的琴艺由宗主亲授,更是不同凡响,只是这几日怕吵了剑子午睡,已经好几日不曾习琴。

看了看床上的团子围着被褥确实睡得安稳,想了想却还是寻了两个极小的棉花团,塞进团子的耳朵里,剑子似乎觉察,左右摆了摆头,想把耳中的东西甩出去,可惜无用,咂了咂嘴就又睡过去了。

剑子仙迹,苍低声念出这个尚且不为人知的名字,小心地拨开剑子额头上软茸茸的胎发,轻轻揉了揉他饱满的额头,眉心一点微光,倏忽闪现出来,清亮却不凌厉,微弱却又温和的光辉恰是道门至高修为者方能为之。

像是怕被旁人发觉一般,苍急忙手捻法诀,那缕微光在剑子眉心一闪即逝,苍低低叹了口气,命数,果真是命数。

玄宗弟子身负保护道尊安危的职责,尤其是道尊亲选的继承之人,这已经是一个多年以来都被玄宗上下淡忘的秘密了。

人多言说历任道尊与玄宗宗主关系亲厚,必然是利益维系,其实却是不然。每一任道尊身边都有一支暗中侍从左右硅步不离的卫队,个个均是剑道巅峰人物,而负责训练和统领这支队伍的正是玄宗宗主本人。通常在道尊继承大位之后,这段往往开始于少年时期的隐秘的保护也会随之告一段落,成为一段沉淀在岁月中的秘史。

如今,这项任务,就落在了身为宗主首徒的苍身上,来得出乎意料的早,面前这个未来道尊还是一个小小的白团子,苍真的不明白道尊明明做出不欲收徒的态度,暗里却把剑子送来玄宗私下托付?

个中的原因,却是苍在那个年岁不能条理清楚的分析明确的,他还只是有些好奇。

那一晚,宗主素来淡漠的脸庞在摇曳的烛火映照下隐约有了几丝疲倦之色,怀里的团子已经睡得熟了,眉心灵玉熠熠生辉,倒是盖过了烛火的光辉,很是亮眼。

苍侍立在侧,低眉垂目,少年的面容虽然尚有稚嫩,眉宇间却是坚韧沉稳远胜过常人:“师尊,宗主之意是将剑子师弟托付玄宗?为何不开诚布公,昭告道境上下,让剑子师弟这样躲躲藏藏却是何用意?”

宗主紫微秀逸的眉目间掠过一抹很淡阴云,苍禀赋灵慧,极是聪颖异常,不过论起年龄来终究还是个孩子,道门内的事情本不该早早牵扯到这些孩子们,只是如今若不是万不得已,道尊也不会兵行险招,只不过为了迷惑道境众人的视线而已。

苍见宗主沉吟不语,只道是自己言语有失,不今抬头去看宗主,却见宗主神色不似往日,隐隐然有思虑之色,遂又追问道:“师尊是说道尊有难言之隐?”

紫微看了看自己尚在青葱少艾的弟子,轻轻叹了口气道:“苍,你可知为师至今为止尚未遴选六弦,却是独独定下汝为首徒?”

“弟子不知。”苍老老实实答道,固然是从万千人中脱颖而出,苍也从未感觉自己有任何特殊之处。

紫微唇畔掠过的苦笑如同浮云:“汝之道心坚忍,禀赋颖慧,异于常人,吾心甚喜。”

苍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作为宗主首徒几年来,师尊这般明了的称赞还是第一次:“师尊赞扬,苍深觉不安,莫非师尊的意思是要将剑子师弟托付于我?”

“为师如今身居宗主之位,却也难保好友首徒安好。”宗主的苦笑终于无法掩饰:“苍,个中缘由,汝日后自然明了。”

看着俊逸少年似懂非懂的垂下眼眸,紫微终于还是把那句看似最残忍的预言咽了回去,不过,依照苍的悟性,无需时日太久,他便会自行领悟。


评论 ( 13 )
热度 ( 5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