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霹雳 龙剑】寸草心(天雷狗血各种OOC文,请慎入)

(第一次写龙剑的渣作者,请谨慎进入此文,被雷者概不负责)


寸草心

龙剑

疏楼龙宿。

剑子仙迹。

一者华丽无双,雍容富贵可称天下魁首。

一者寒酸小气,素雅出尘可谓人间谪仙。

疏楼西风。

豁然之境。

一者重檐深院,楼台殿阁,恍如天上宫阙。

一者青山碧水,茅屋草亭,恰是山野风光。

于是一个也就是遍地珍宝,洞天福地。

另一个则是满地荒芜,四野茫茫了。

尤其是在主人离去之后,豁然之境越发成了一片荒渺的原野,天苍苍,草茫茫,过人高的野草就连主人剑子仙迹经常逗留的亭子都被荒草掩埋了大半。

既然失去了主人料理,野草们生机勃勃状态也就是顺理成章了。

其实要说疏楼龙宿身为龙首是儒门天下至宝的话,剑子仙迹身在道门位高却无实权,辛苦劳顿到处奔波却不免就成了道门一株草了。

虽然是一株仙草。

一株草长在豁然之境真正是最自然没有的事情了,虽然是一棵有几分姿色的草,咳咳,不要计较用词的问题。

一株通体雪白,翩然风姿的草,枝叶舒展,盈盈窈窕,如玉的细长叶片生着细软的绒羽,在一片和煦春风里徐徐伸展腰身。

即便如此,也就是豁然之境的一株草而已,在周遭长势蓬勃的草丛里也算不得出众,就是那么默默无言的长出来了。

一棵认为自己很亲民的草没多久就感觉到了作为一棵草不本来绝对不该有的感觉,就是,寂寞。

真的是很寂寞,自从在一片空地上生长出来不久周围的草兄弟姊妹们就纷纷如同地遁一样消失不见了,一株草的周围真正有了寸草不生的奇观。

草悲哀的用叶子挡住自己,透过雪白绒毛的缝隙,远远看着一片片的众多野草们,直到一片红裙来到跟前。

妙龄女子姣好容颜似乎有淡淡的哀愁,她指挥一群手下在荒芜的豁然之境修缮房屋,清除杂草。站了许久,她觉得累了,正要找地方休息,忽然觉得自己的裙裾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低头看去,一株草,莹白如玉的纤长叶片,依依不舍般勾住了她的衣摆。

红衣女子俯下身去,莹白的手指想要解开草叶的纠缠却又停住,疏楼西风繁花似锦,却是独不见这一株灵气四溢的仙草,不如带回去,或许主人会喜欢吧。

被安置在精巧古雅的白玉花盆里带回疏楼西风的草很是好奇,被放在龙首卧室窗外的地段也是十分难得,甚至几乎是立刻就看见了龙首大人华丽无双到足以令植物都闪眼的身影。

只是龙首大人似乎心神不定兼之步履匆匆,并无暇会意一株草的殷切呼唤,华服的边缘堪堪拂过雪白舒展的纤长叶面,于是一个拥抱不出意料的落空了。

龙首为何如此步履匆匆,难道伊不应该是清闲悠然的姿态吗?草纤长的叶面默默地垂了下来,若有所思,然后冰冷沉重的甘露就噼里啪啦掉在身上,如同珍珠般滚落身体每一个部分,原来是有人浇水,打了个哆嗦抱紧身体,忽然想到,为什么没有一把伞呢?

龙首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带着舒服的白毛毛躺椅,不过这躺椅不是给自己用的,在上面睡着另一个白毛毛的生物。

这么大棵的白茅草?看了看自己又看看那个白毛,觉得说不出来哪里奇怪,龙首好像很喜欢白色的绒毛,自己也有很多白色的绒毛,还有是一株会跳舞的草,试着举起叶片,洁白纤细的叶片像是玉石雕琢而成,随风轻盈舞动。

疏楼西风里多了一株想要接近龙宿大人的草,可惜机会很有限。

龙宿大人每天很忙,忙着陪白毛,看白毛,明目张胆地吃白毛的豆腐,弹琴画画读书给白毛,没多少机会从花花草草身边路过。

但是身为一株不同寻常而且很有耐心的白毛草,机会还是有的,可是龙宿大人衣摆下面都满满的细碎珍珠流苏是怎么回事?每次都能砸的白毛草昏天黑地,找不到北,甚至胳膊都像要断了一样。

白毛草锲而不舍的长高了,虽然还是一株草,可是宽大的叶片足以牵扯龙宿的衣摆,厚绒绒的白毛也不那么畏惧珍珠流苏的打击了。

于是在某天龙宿抱着白毛走过的时候,白毛草用力拉住了龙宿的衣摆,有那么一刻成功的让龙宿停住脚步,一片雪白的轻纱随之盖住了白毛草。

白毛草从下面挣扎着冒出头来,看见华丽的龙首怀中是一个朴素的白毛,整个的就没什么特殊的,就是,看起来很奇怪而且很安静。

白毛草身上落的白纱就是那个白毛的,白毛草忘了伸出自己的叶子,任凭龙宿大人小心地取回那片白纱,护持着怀里的白毛走开了。

白毛草回过神来,很懊丧的发觉,居然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刚才龙宿大人的衣服明明就在自己的手里,如果再有次下次,就不会轻易放开。

天气越来越热了,龙宿在室外陪着白毛的机会也越来越多,白毛草还是在等着,也在找机会,一株草没有脚,该怎样能走过去?

白毛草再次开始努力,但是龙宿大人的衣摆不在缀满珍珠,而是随着天气的变热换成了水一样柔滑的布料,就连身为一株长毛的草都很不容易勾搭得住。

白毛草一次次看着龙宿的衣摆从自己的面前从自己的怀里水一样的流走了,经常还看着另一个白毛安安静静像块木头那样的呆着好像很无趣的样子,可是无论怎么无趣,他都是龙宿目光唯一的焦点。

秋天到了,白毛草有史以来第一次估计也是这辈子唯一一次的机会长的这么高这么壮,同时也发现秋天以后就是冬天了,早上沉甸甸的露水冻得骨头痛,如果再不找一个机会恐怕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白毛草就是很想扯住龙宿的衣服,拥抱下龙宿,哪怕只是他的衣摆,至于为何要扯住没想到过,只是很单纯以为扯住了龙宿或许就再也不会分开,至于为何是再也不会分开同样没想过。

天气真的冷了,白毛草虽然有绒毛也开始抵挡不住寒冷,龙宿给另一个白毛早早就裹上了厚厚的紫毛和白毛,唯恐他感到冷。

白毛草也冷了,就连白色的叶子都有些变得枯萎了,红衣服的女子,这么长时间白毛草也知道她叫穆仙凤了,都是很担心的样子,可是白毛草也知道自己也许就是一岁一枯荣的植物,冬天到了不知道有没有下一个春天吧。

入冬以后龙宿大概是怕白毛很冷,所以很久不出现在花园里了,白毛草尽力抖擞着精神,尽管真是很冷,然后就被好心的仙凤送进温暖的室内了。

白毛草被放在靠近白毛的桌子上,看得见龙宿也看得见白毛,龙宿保养的很好的双手拂过白毛的叶片,对另一个白毛说:“汝看看,这株草样子还真是像汝。”说着顺顺白毛鬓边毛茸茸的那两团。

白毛还是没有反应,白毛草隐约感应到了龙宿的失落,忽然很想扯住他的衣袂,好像从前有过千次万次的样子。

窗户外面落下了这个冬季的第一场雪,龙宿怅然回首望向窗外,从来都是神采飞扬的金色眼眸有瞬间的暗淡,永远都流光溢彩的身影透出无尽的孤单。

白毛草的心很疼,想要抬起手臂去拥抱那个身影,如果有的不是叶片而是手臂,但是叶片也变得很沉重了,只有努力只有拼尽全力才能动作。

“龙宿————”许久没有说话导致嗓音嘶哑干涩,有些僵硬的手指终于勾住了紫衣人华贵的衣襟,终于握在手里了,这时候感到自己有了的不只是手臂,还有几乎动弹不得的身体。

下一刻不再是白毛草的白毛被死死的扣进龙宿怀里,略微带着颤抖儒音一如既往:“剑子,汝终于舍得回来了。”

剑子仙迹在几乎被闷死在某人怀里的时候忽然想到,无论何时何地,想要主动拥抱龙宿的计划还是破产了,不过比起现在的快乐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END


评论
热度(16)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