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霹雳】太上忘情(苍剑)

第一章

封云山,山势逶迤起伏,重峦叠翠,蜿蜒数百里形如巨龙,盘踞在万里锦绣民物阜康的道境大地之上,钟灵毓秀,仙风邈然,正是当地人对这封云山无限仰视却又不敢轻易靠近分毫的原因所在。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封云山固然无仙,却有修仙之人。

道境玄宗总坛,自从久远的数万年前开始,就已经作为道境核心地带存在于世,封云山则是道门玄宗中心,山川秀美,景色宜人,灵气充沛,宛如道境仙界。

这一日正是红日初升晨光熹微,整个玄宗像是从沉睡中苏醒,鸟鸣啁啾,花香盈人。苍推开紧闭的隔扇窗户,任由微凉的风吹过飘散下来的头发,一丝丝柔韧的沙金色长发覆盖住了少年还显得单薄的肩背。

苍打了个哈欠,随后就被肩头下面一只柔软的小手扯住了头发,顺势低下头,粉白的小团子似乎是畏寒的缩在还未换去晨衣的衣襟里,团子的眼睛格外大而黑,似乎完全代替了眼白的位置,透着浓墨重彩般的幽深色泽,在微光的映照下似乎也折射出带着一点儿水波潋滟般的光芒,团子笑嘻嘻的扯了苍的头发摇晃,阵阵暖苏苏的奶香味儿直扑鼻端,温热的小身体更深缩进少年的怀抱。

苍赶紧关好窗户,来不及梳洗,先去找那碗还没吃完的奶糕,虽说使用热水加上棉被好生保温着,过了一晚也就只有温热了。

蔺无双推开房门的时候已经是衣衫整齐练剑归来,发梢还带着山间晶莹的露水,不经意间就随着少年轻快的动作抖落下来。

苍大概是梳洗去了,床褥间睡着一个粉白的团子,头发也是融融如初雪的莹白色,脸颊粉嘟嘟的很是讨人喜欢,教人见了就忍不住想去戳戳看。

蔺无双固然看着老成干练,终归还是少年人心性,踮着脚儿溜过去,才要伸手去捏那脸蛋儿,就被身后人捉了个现行:“剑子才睡着,好友清晨练剑归来手寒,莫吵了他。”

伸出的手停在半空,蔺无双回头去看,苍正背对着他整理桌上笔墨朱砂和书籍,似乎是看也没看,其实却像是背后就长了眼睛,自己一举一动都瞧的明细。

蔺无双道:“这几日早课都没看见你,是不是昨晚又没睡好?宗主也是,没来由的交托个孩子给你,却也不说是你的师弟,真叫人摸不着头脑。”

苍检点了几本经书放在一侧,淡然道:“宗主交托下来,自然有宗主的道理。过几日就是经课大考,我看你倒是清闲的很。”

蔺无双闻言立刻就垮下脸来,悻悻然道:“那又如何?大不了又被罚去抄写经书就是了。”

“我看早晚玄宗道子们手中的道德经都是你的手笔。”苍依旧不抬头,只在狭长挑起的眼尾掠过一线弧光,轻飘飘的像是刮过水面的一阵微风。

蔺无双正要说话,却是外头一阵一阵的钟声大作,两人听了知道是道尊即将离开道境,召集众道子前往大殿汇合。

按照规矩苍是宗主唯一的门徒,自然要随侍左右,蔺无双也去要前往,不过现在屋里多了个团子,就不大好办。

苍想了想,还是给剑子严严实实多裹了几层,这才如珍似宝的抱了怀里跟蔺无双走出门去。

蔺无双问道:“苍,你还带着剑子,这是于礼不和,恐怕紫宸师叔又要挑拣你的错处。”

苍也不答话,金辉细碎在他脸庞发间镀上淡淡一层光晕,日光越发明媚,竟是晃的人睁不开眼,苍便微微眯着眼眺望天际,以后许多年里,他都有类似的习惯,直到衣襟又被扯了下为止。

道尊驾幸玄宗本也不是稀奇事,历任道尊多数都在玄宗修行过,或者干脆出自玄宗,就好像儒门显贵们都要在学海无涯镀金深造一般,而且无论按照实力,人力,财力,道玄也是道门在四境中的翘楚,甚至于无可替代。

只是这一任的道尊至今门下并无一名入室弟子,如今道真道玄道灵诸多道子人才济济,也不少人对这个位置很是眼红,这道尊首徒照例就是下一任的道尊,众人也是心知肚明,虽然说修仙人淡泊红尘,只是无欲无求者,只怕是放眼寰宇也难求一二。

本来道门长老已着人遴选了无数孩童送至道尊面前,只是千挑万选下竟然无一人入了道尊的法眼。于是人都以为这次道尊驾临道境必然和收徒一事有关,只因玄宗六弦四奇也将重新遴选,想是看中道境玄宗地灵人杰,所以找个借口过来视察是假,收徒是真。

自然这些说道,苍和蔺无双却是不知,只因他二人年岁尚小,故而无人提起。

道尊这次亲来出乎意料的轻车简从,随侍者不过十五六人,道尊一袭青衣潇潇神情间很是淡漠,宗主紫微和才卸下奇首之任的紫宸道人身侧倒是花团锦簇的围拥着大批侍从。

苍和蔺无双到得晚,便各自寻了自己的位置站住,宗主和道尊话别本也轮不到他们置喙,不过随众侍立静听而已,只是宗主素来是寡言,多半时间倒是紫辰道人与道尊寒暄酬答。

紫宸道人本是宗主师兄,在玄宗无论地位声望,道法武功都是一时风头无两的煊赫人物,却不知为何前代宗主并未将他选作继任之人,而是如今的宗主紫微,当年此事一出,众人皆惊,都道是紫宸木秀于林,行事不知遮掩,过于肆意张扬,若是懂得韬光养晦,何至于丢了到手的宗主位置。

紫宸本人却对此不置一词,作风故我,也不见有所改动,依旧是华丽招摇锋芒毕露,道门之人也不是个个清寒简素,似他这般却也是罕有。

临行之时,苍似乎觉察到道尊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从他的方向扫过,怀里的团子也似乎感觉到什么,想要探头去看,被苍不动声色的圈了回来,剑子,果真只是道尊半路偶然捡来的孤儿吗?既然交托玄宗,为何师父不肯正式收留他?固然师父并未表态,但是苍也看得出,剑子的资质世所罕有,天纵奇才,只是师父这次的行动着实令他无法猜度。

彼时的苍,天目未开,世情懵懂,虽然幼年入道,却也只是青涩少年,接过那软绵绵的团子时,温温热热的肌肤,柔柔酥酥的竟然像是一下子就熨帖进了心里。

苍垂眸看去,对上一双澄澈黑眸,不惊不哭,恰是从容,停了片刻,竟然一手扯了苍的头发,咯咯的笑起来。

评论(17)
热度(6)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