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古龙同人 楚花】玉美人(1)

玉美人

楚花

月白风清,暗送荷香,清波涤荡,水映芙蕖,杨柳笼烟凝,远山含翠色。

一艘豪华的白色三帷船荡漾在碧水池中,楚留香和胡铁花悠闲地靠在藤椅上,已经对着湖光山色,如画美景喝了喝了好一阵子酒,甲板的酒坛子早就堆了满地。

虽然都是在喝酒,不过两人喝的酒却截然不同,胡铁花抱着个酒坛子喝的痛快至极,他从不在乎喝的十几几十年的陈年佳酿还是小酒铺里酸的像醋的劣酒,花雕,女儿红还是烧刀子还是西域葡萄酒,他都同样喝的肆意满足。

楚留香面前则是一排高低错落的水晶酒杯,颜色大小各不相同,里面的美酒也分为多种,五光十色,在月光下闪烁着名贵宝石般的光辉,十二个四尺大小的水晶盘里,美食瓜果色色俱备,楚留香举起一杯波斯葡萄酒,对着月光细细鉴赏酒杯里跳动的紫色光斑,似乎是心情很不错。

楚留香的确是心情很好,因为他正和最好的朋友胡铁花在一起,他们已经有七年没见,难得重逢,自然都很高兴。

胡铁花仰着头,倒干了坛子里的最后一滴酒,这才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哎呀,老臭虫,看得出这七年里你可是没闲着,最近我还听说,你干了件轰动江湖的大事。”

“有吗,我好像不记得了。”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目光闪动,似乎是有意回避。

胡铁花指了指他:“别看我在酒缸里泡着,但是我也听说了!”胡铁花故意拉长了声音道:“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楚留香不禁笑道:“你这人倒是好长的耳朵,这不过是三个月前的事而已,却也没什么可提的。”

胡铁花拍开酒坛的泥封笑道:“你这话要是让北京城自命为英雄的那群人听见了,管保会气的七窍生烟,尤其是那个秃鹰,这会儿只怕恨得跺脚吧!”

楚留香却没有笑,反而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有几分意兴阑珊的意思,胡铁花马上注意到了,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头:“老臭虫,莫不是这件事竟然出了意外?”

楚留香又倒了一杯葡萄酒,徐徐道:“要是金伴花知道这玉美人就然在我手中丢了,怕是立刻会高兴的笑破肚子。”

胡铁花愣住,眼睛瞪的溜圆:“老臭虫,就凭你的本事,天下间哪有人从能你手里偷走任何东西?你这家伙,就连美人的芳心都偷了不计其数,哪还有比你更高明的贼。”

楚留香又摸了摸鼻子,那阵子小胡人在兰州,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他听说金伴花家中有一尊名贵无比的白玉美人从没有人见过,他自己也讳莫如深轻易不肯对外人提起就别说去看了,就动了心思想把它偷到手。 

胡铁花有点着急,又问道:“无论如何老臭虫你得手了是不是?然后到底出了什么意外?”

“对。”楚留香只有点头,又补充道:“也确实是除了几个意外,都是关于这玉美人的。”

“那你就快说,别卖关子。”胡铁花的好奇心被撩拨的蠢蠢欲动,连忙催促着。

楚留香叹气道:“第一,这玉美人是个男人,第二,虽然美玉罕有雕工难得,却是未完之作,他的眼睛并未完成。”

胡铁花扑哧一笑:“这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只要让红袖找个巧手匠人,不就万事圆满了。”

楚留香却摇头道:“你说的红袖蓉蓉她们都试过,不过都不见成效。无论到么高明的工匠只要试图给他画上或者刻上眼睛,毛笔和刻刀就会折断。还是蓉蓉说,既然是稀世美玉,美玉或许有灵,还是不要为难他的好。我想到当初听来的传说,倒也不是空穴来风,也就不再强求了。”

“哪个传说,我却没听说过?”胡铁花又抱了坛子酒发问。

楚留香道:“我曾经在金伴花家打听过,据他家老管家所说,这玉美人本也不是金家所有,而是那金伴花外出游玩偶然得来的。那天夜晚他泛舟经过水泽边的凉亭,就见又物件在月色下隐隐生辉,过去查看居然就是这白玉美人。金伴花素来笃信鬼神,这一来就以为此物是上天所赐,带回家里之后就好生供奉了起来。要说起来这玉美人也还真是不同,放置在密室之中时候,经常有人在夜间听到琴音悦耳,还有满室幽香,只是那间密室既没有古琴更没有鲜花。”

胡铁花兴奋的一拍大腿道:“老臭虫,你休要骗我,这么好的宝贝你还会弄丢了?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楚留香无奈道:“我又何苦骗你,连我都没有见到这诸般灵异灵异之处,玉美人就不见了,连个碎片都没有。”

胡铁花跳了起来:那,老臭虫你又骗我,今天我非得把这玉美人找出来不可!”话音没落 ,人就跳进船舱去了。

楚留香也只是笑笑而已,心知就算他把这条船翻过来也是找不到玉美人的,因为早在一月之前就已经不见了。

过了会儿就见胡铁花兴冲冲的抱了个匣子跑出来,重重的放在他面前,匣子上的标签用簪花小楷工整的写着玉美人三个字。

楚留香看看得意的胡铁花,也不说话,伸手在匣子暗扭上轻轻拍了下,匣子慢慢打开,里面衬着深红色的丝绸,但是空空如也。

胡铁花也愣住:“居然是空的,可是我拿起来时分明沉甸甸的。”

楚留香解释道:“那夜也是如此月白风清, 花香怡人,我和蓉蓉她们预备看看玉美人的灵异之处,原本不敢轻易惊动了他,就躲在暗处。谁知过了半天并无异状不说,玉美人竟然就不见了,只留了个匣子在这里。”

两人正说话间,正是月色销魂,花香暗袭,实在是美景绝伦。忽然两人齐齐怔住,就见月色下一个淡淡的身影从半透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同时清荷的芬芳似乎是被另外一种奇妙而怡人的香气取代,似花而非花,清幽入骨,令人闻之忘俗,随着香气愈发浓郁,身影渐次清晰起来。

那是个俊逸夺人的男人,银冠白衣,广袖翩然,清雅如出水白莲,翩翩然卓尔不群,谦谦然有君子之风,手中折扇轻摇,笑容温然如玉,只是一双眼睛似乎渺然如天山云海般朦胧无光。

胡铁花嘴张的老大,简直可以吞下一个馒头,还是楚留香立刻醒悟,怪道看了好生面熟:“这位公子,你,你莫不是那玉美人?”

“在下花满楼,并不叫做玉美人,也不是什么美人。香帅过奖了。”白衣男人微笑道:“这次全仗香帅胡大侠施以援手,在下才能重见天日,不胜感激。”说着深深施了一礼,楚留香急忙伸手相搀,入手处温热的触感与常人无异,并不是美玉的质地温润却冰凉。

重见天日这个说法让楚留香很是不解,却也没有发问,胡铁花却是藏不住心事的人,早就忍不住叫了起来:“你果然就是那个玉美人变成的,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老臭虫你的运气不错啊!”

楚留香只有咳嗽了一声道:胡大侠,你这么说话,似乎——

胡铁花一伸手截了他的话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那,那花公子哈,既然你也在老臭虫,哦楚留香船上呆了这么久了,大家也不是外人,客气话不用多说,不如一起来喝一杯如何?”

楚留香也只有摸了摸鼻子,笑道:“鄙友说话一向直白,还请见谅。”

胡铁花白了他一眼,心道这老臭虫又来酸文假醋的,既然要请人喝酒,痛痛快快的说出来不是更好?

花满楼温然笑道:“朗月风清,最宜对酒观花,即蒙两位相邀,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胡铁花本来就是心里藏不住话的人,除非是酒坛子堵住了他的嘴,不然挡不住他的问题,几口酒下肚,忍不住问道:“我说花公子,你到底是不是那个玉美人的化身,你是神仙还是精灵?”

楚留香忍不住瞪了胡铁花一眼,花满楼含笑道:“惭愧,我也是肉体凡胎的普通人,绝不是什么神仙精灵,至于玉美人,那也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评论(2)
热度(14)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