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古龙同人 楚花】暗夜留香久(2)

自然他无法看到身后也不远处一抹白影从高高的竹梢飘然而落,习惯的摸了摸鼻子,露出迷人的微笑:“居然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

禅室里,花满楼在幽幽檀香的气息中细细净手,斟满一杯香茗,品味着萦绕舌尖细腻芬芳的茶韵芬芳,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手指轻轻摩挲着光洁如玉的瓷杯,似乎是静静倾听风动竹梢,日影婆娑,万物静好的山寺风光。只不过,他已然隐隐发觉,在细碎的风声轻抚打开的窗户外面,有人在无声的窥探。

来人轻功极佳,可以说行动时不会发出半点儿声息,如果不是他停留的太久,想要发现他的存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此看来这该是那位方丈最贵的客人了,花满楼想着不禁微笑,他居然没有走。

日近正午,花满楼向方丈告辞出来,独自沿着长长的石阶徐步而行,这段路并不近,沿途却是鸟语花香,安宁静谧,虽然看不到,花满楼却从不曾错过欣赏身畔每时每处的风景,让它们成为自己生命里值得珍惜的美好。

日正当空,道路沿途开始变得热闹,有了小贩的叫卖,儿童的嬉戏,马车辘辘而行,独轮车吱吱嘎嘎的前进,空气里的温度在升高,气味也变得复杂多变,新鲜蔬菜和瓜果特有青涩鲜活味道,食肆酒馆浓烈油腻的饭菜香气,辛辣的酒香,美丽爱俏的姑娘们喜欢的胭脂花粉香气,鬓发上刨花水混着鲜花的气息十分微妙,偶尔夹杂其中人们高高低低的讨价还价,铜钱和散碎银子发出的声音,这一切都是生动温暖的。

在花满楼身后不算太远的人群中,有人停下了脚步,远远地看着那个似乎是飘逸卓然的背影,芸芸众生中似乎是如此特殊,又像是随时就可以融入在人海中就此消失不见。

闻到了浓郁的油墨气息,花满楼停住脚步,踏上四级青石台阶,就步入了那间满是楠木书架的书坊厅堂,纸张翻动的窸窣声,抑扬顿挫的阅读声,黄铜镇纸刮过厚厚的宣纸,饱蘸了松烟香墨的毛笔划过纸面,勾勒出形形色色的字迹,花满楼是这里的常客,熟悉并且喜爱着这里。

当花满楼走出书坊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个不小的蓝布包袱,店伙计正在收拾翻阅过的书籍,忽然就觉得面前刮了一阵风,有个声音问他:“这位小哥,方才来了一位公子买书,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伙计吓了一跳,平底里居然冒出个人来,不过看来人风度翩翩,白衣胜雪,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坏人,何况他还总是带着一丝似有如无比春风还迷人的笑意,本来的恼火也都不见了:“公子您是问方才的那位花公子吗?哎呀这可是我们店里的贵客,江南首富花如令花老爷的七公子,真是让人见了一面一辈子都忘不了!不过就可惜啊,居然是个瞎子。”

瞎子?白衣人微怔,店伙计还在继续说着:“不过那花公子的博学多才也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不但能写而且会画,公子你说神不神?虽然他要是读书的话需要用手去摸着,所以字迹都要比纸面凸出来才行,就得单独的把书抄出来才能看,可是花公子读的书也比那些秀才举人读的————

伙计突然顿住了,因为他面前的白衣公子已经不见了,就像他出现的那么突然,柜台上小小的一块儿银子代表他的确出现过之外,踪影不见。

与此同时,就在转瞬间白衣人发觉自己跟丢了花满楼,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却不见他的身影,直到市声扰攘之中一缕笛音不经意进入耳畔,白衣人循声望去,在不起眼的街角,衣衫褴褛的乞丐正吹着颜色发乌的竹笛,倒也悠扬婉转颇为动听,花满楼就驻足在他身畔,像是悄然聆听了许久。

待到白衣人走近,就见花满楼在乞丐的破碗里放下几块散碎的银子,那个乞丐分明听见到了银子撞击破碗的清脆声音,却还是闭着眼理也不理,满脸自我陶醉的表情,花满楼却也不以为意,径直徐步离开。但是他走了没多远,几个衣衫破旧的孩子追逐着跑过来,其中一个跑的太快,眼看着就要刹不住脚就要一头扑倒花满楼身上,花满楼似乎有所觉察,脚步有片刻的迟疑,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花满楼释然微笑,摇了摇手里的折扇,继续往前走去。

那个闯祸的孩子已经被白衣人稳稳的接在怀里,孩子不敢出声,脏兮兮的小手捂着嘴巴,乌溜溜的眼睛盯着那个很神奇的白衣人,而白衣人只是很温和的刮了刮他的鼻子就放开了他:“下次一定要记得看着路。”

无需步入小楼二层,花满楼已经知道家里来了客人,就是那四条眉毛的陆小凤,空气里除了陈年女儿红醉人的醇香之外还有着淡淡的幽兰芬芳,这是本城花魁人送绰号玉观音的玉茵茵姑娘最喜欢的空谷幽兰香粉的特殊味道,花满楼不禁莞尔,陆小凤最近的确很少出现,看来是忙着醉卧温柔乡去了。

陆小凤正忙着给自己倒上第三杯茶,一路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口渴的不行,花满楼这里的茶和酒同样都是极品,从来没有一次对不起他挑剔的舌头。

白衣人停留在小楼外面,这是一座外观并不突出的小楼,古朴雅致,却是生机勃勃,每一扇打开的窗户和打开的大门都可以看到充满勃勃生机的绿色,娇艳可爱的花朵,白衣人凝神注目间却有人出现在二楼平台的美人靠跟前,白衣人不动声色的在路旁树丛的暗影里隐藏了身形。

陆小凤手里还拿着茶杯,漫不经意的目光四下游走,方才恍惚有一抹白影一闪而过,注意看过去依然是平日看惯了的树丛路径,没有半分异样。

“陆兄像是在看什么?”花满楼含笑的声音近在耳畔,陆小凤偏了偏头,眉毛俏皮的挑了挑,压低了声音说:“可不是,花兄啊,我好像是看见一只笨猫,虽然生的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偏偏爱跟在花公子身后跑来跑去,还老是怕给人看见了,他是不是不太聪明?”

花满楼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未知可否,陆小凤目光转动:“如此说来,花满楼你认为他不过是个过路的客人而已?”

花满楼淡然微笑:“我这里的大门永远都是敞开的,如果这位客人愿意,自然就会进来,我怎会不欢迎他?要是他只是路过不愿进来,必然也有他的道理,我又何必强求。”

“哦?”陆小凤摸了摸胡子,忽然也笑起来:“那么花满楼我们不如打个赌,这位客人绝不是路过,恐怕是个大贼,意有所图,要到你这楼里来偷东西的。”

花满楼折扇轻摇:“我这里难道还少了大贼光顾吗?又或者你陆小凤打算改行,不再偷香窃玉,改成偷花盗酒?”

陆小凤哼了一声:“这江湖上的大贼并不止司空摘星一个,别忘了还有个香气袭人的雅贼,他平生可是最喜欢你这楼里头的宝贝郁金香。”

花满楼思忖片刻,说出一个名字:“你是说楚留香?”


评论
热度 ( 17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