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古龙同人 楚花】暗夜留香久(1)

暗夜留香久

炎夏,暑热,子夜。 

终于清风徐来,因为潮湿酷热而被汗水沾染的衣襟逐渐干爽轻薄,不再是紧紧的贴着黏腻的肌肤,蚊帐轻轻摇曳着带来一丝用来燃烧过艾叶苦涩又清新的香气。

花满楼在这时候醒过来,睁开眼,仍旧是凝冻如墨的黑暗,没有不同。

不,还是有不同的。万籁俱静,露水从枝叶滑落的点滴轻响都像是悦耳的音乐。晚香玉夜来香脉脉含情舒展的花瓣如同丝绸般顺滑,宛如美人身穿轻纱薄缎的衣衫翩然起舞,虫儿呢喃低诉,夜风愈发轻柔舒缓,沁入每个打开的窗口,飞进酣然入睡的人的梦里,也像是情人撩拨的浅笑,抚慰的柔情。

但是,屋中有人,无需要侧耳倾听,花满楼敏锐过人的感知已经确定,来者就在窗边。但是他分明不是跳窗而入,衣角掠过红木桌椅发出的细微声响是上好丝织品所特有的,质地细软如同水面被微风掠过,温润绵滑。

有人会进楼里来花满楼并不奇怪,这座小楼除非是冬日寒冷至极,永远都是四门大开,不拒绝任何心怀善意的来客或是逃避危险的路人,满楼鲜花芬芳里,所有的危机伤痛都在不经意间消弭无痕。

这位夜半访客该是一位武林高手,呼吸吐纳深沉,步履平稳从容,行动之间就像是幽灵般几乎全无声息。如果不是那一缕同样随着夜风掠过鼻端的郁金香芬芳,花满楼也很难单只是凭借着过人的听觉就察觉到他的存在。

郁金香花,中原之地自古未有,而是来自于据说是仙人居住的海外仙山,香气馥郁清芬,令人难忘。花满楼暗自揣测着却仍旧安卧不动,好奇之心人人都有,花满楼的也不会少于陆小凤,所以他选择以静制动。

来人像是已经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速度之快且身法轻盈缥缈,就像是方才拂过的夜风,在鲜花跟前他没有停留太久,在多宝阁琴案书桌跟前同样也没有,只是匆匆掠过,并没有去碰触哪怕是一件陈设器物。

空气里郁金香的芬芳陡然浓厚了,花满楼听得出衣袂带风的声音,似乎是来人原地转身再次细细打量他的卧室.不知为何,花满楼脑海里闪过的一句话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距离忽然拉近就在咫尺之间,花满楼下意识屏住呼吸,随即又觉得这是多余的,来人并无恶意,在他周身散发的气息都是如清风朗月般平和安然。

隔了一层轻纱薄帐,花满楼能够感应到的也只是来人静止的身形,偶尔有细细的衣襟摩擦,似是某个动作,花满楼怀疑他是不是听到了那人的笑声,尽管只是很低微,但他确实是笑了。

不知过了多久,静止无声,花满楼几乎就要昏昏入睡的时候却陡然清醒,他慢慢起身撩开蚊帐,郁金香气息已经很淡,像是隔夜的清茶,残香一缕即将飘然无痕,那个人,已经走了。

无意中勾起一个笑容,花满楼摇头,要是没有猜错,这就是白天寺庙里里那位神秘尊贵的客人,盗帅楚留香。

花满楼有个习惯,喜欢收集夏日露水和冬日霜雪之水,以此水泡茶甘甜芬芳,爽口怡人,不亚于上好甘泉水.而这些理由都是次要的,花满楼信步走在幽幽竹林的青石小路之间,手里青瓷小罐中涓涓水流发出叮咚之声,清脆如珠落玉盘,雨后的空气夹杂着泥土和青苔湿润清冽的味道,呼吸间胸臆舒畅,竹叶随着微风摇曳婆娑,沙沙作响。

花满楼半步不错的停驻在一丛修竹跟前,准确的握住柔细坚韧的竹枝,让颗颗清露落入青瓷罐中,涓滴不剩。林中静寂,除了风声过耳,鸟雀啁啾之外再无其他,日色暖柔,覆在肌肤上温润如玉,花满楼不禁微笑,人们总是匆匆忙忙,忽略了身边看似寻常的风景气息,不会明了天地之间只要用心体悟,俱是美景。

忽然头顶枝叶轻摇,似乎是麻雀飞过竹梢的细碎声音,花满楼侧耳倾听,旋即否认。不会,鸟雀虽然轻盈,但体型即轻且小,不会长距离跳跃而是飞行,但是这声音轻巧如同鸟雀却是一掠而过竹梢,并且去而复返,该是江湖上绝顶的轻功高手。

花满楼抬头,循着声音的方向,纵然目不视物,他也保留着正常人去“看”世界的习惯,用他的听觉,用他所能运用到的触觉味觉嗅觉去体验感知声音,气味,质感,去体验所有的事物。

但是声音似乎是凭空就消失了,花满楼思索片刻,是了,也许只是个路过的人吧,陶醉于竹林美景才有了这片刻停驻,既然如此,又何必去追究到底是谁,因何路过呢?

细碎的脚步声丛身后传来,小和尚仁通还是这么马虎,几次三番说过他若不把那鞋底接近脱落的僧鞋换过,自己又怎会一下子就分辨出他的脚步声?只是小和尚每每不曾记得,只会惊奇的挠着光头呵呵傻笑。

“仁通小师傅。”花满楼停步回头,恰好是仁通走到面前三步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花满楼又听到了小和尚惊奇的笑声:“花公子,你怎么知道是我?”

花满楼微笑,不置可否:“想必是方丈室今天有了贵客,所以小师傅你特意来知会一声。”

仁通挠头:是啊,花公子,咱们这寺里今天来了一位方丈的贵客,看着可气派的公子,就和你一样好看漂亮。方丈要特意留他下棋论禅,可是转眼间就找不到人了,师父就让我来竹林看看。”

“哦?”花满楼问:“他是不是来了这里?”

“不是。”小和尚走近两步,拉住花满楼的手:‘师父说了,那人要是走了,谁都拦不住。可是如果花公子你在,就应该知道他到底走了没有。”

“原来如此。’花满楼默默颔首,刚才路过的想必就是那位逃走的贵客了.或许他性格跳脱,就像那陆小凤,哪里耐得住素斋清茶,佛号梵唱,索性找个借口逃之夭夭了。

念头一转,花满楼忽然拉着小和尚的手往竹林深处疾步走去,耳畔竹梢轻动的声音还在,忽左忽右,像是微风掠过,不一会儿就到了竹林深处,花满楼抬手一指:“想必就是在那里了。”

小和尚立刻哎呦叫了声不好啊他一定是跳墙跑了!说着就脚步凌乱的跑了开去。

花满楼依旧站在原地,貌似无意对身后的竹林笑了笑,心底默默说道,逃席的客人,今次可以如此,下次可不要辜负方丈的好意啊,随即转身离去。


评论
热度(20)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