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发如雪(1)

新的一年是十二生肖里面的羊年,其实对多数人而言,生肖是什么都不太重要,无论是虎是羊,是牛是犬,大家伙儿都还得按部就班得把自己的日子过下去,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该没溜儿的没溜儿,该使坏的使坏,总之一句话,外甥打灯笼,大伙儿都照旧。


德云社的一干人等,也还在原来的生活轨道里平稳运行着。


时间:这一日,别问我时间,时间很混乱

地点:剧场后台化妆间,别问我地点,哪儿我都不认识

人物:主要就是老两口子


那么锣鼓点儿打起来,咱们这个故事也就开锣了


有感于这几日老天爷敏感易变的心情,那是忽晴忽雨颠寒作热,德云社的后台人员众多来往频繁,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感冒这位不速之客的常驻之所。就如同广告说的那时一样一样的,得了某某,准得一个传染俩,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八个,这一后台过不了多久可就成病号的大本营了。而且,咱得过感冒的人都知道,第一,它难受不是,第二,它不是那么容易好,第三,还特爱反复。所以,角儿曾经总结过,感冒一旦进了后台,那就没有两三个月绝对完不了。


咱们介绍下这一拨儿感冒的人员名单,他们分别是,岳云鹏,高峰,还有小四以及咱们要重点表述的主人公之一,角儿他哥。

后台早就成了药店,治感冒用的中西成药丸散膏丹,胶囊冲剂,口服液药片糖浆一应具备,可还是挡不住感冒的来势汹汹。可是这阵子演出和各项活动还是频繁的厉害,演员们是病了一拨儿好了一拨儿,也是来回转,比如倒霉的高峰,就已经是第二轮了。不过,人间自有真情在,感冒也压不倒满后台弥漫的浓浓基情不是?有捧着爱心暖宝的,有喝着美味补汤的,有殷勤送水递药的,哎,等一等,咱不能忽略了咱的主角不是?

那个,镜头跟我来,我们去德云社VIP休息室一探究竟。

那个,啊,有观众提问,角儿感冒了没?自然是感冒了,不过已经好了,神完气足,叫起小番来那叫一个棒!他哥这回就不那么走运了,感冒夹着鼻炎一块来,头疼脑热筋骨酸懒没胃口咳嗽不说,还得加上严重的鼻塞,这鼻子不通气儿的痛苦一言难尽,白天吃不下,夜里睡不着,怎么呆着都觉得不对劲儿。不过这一切他哥都不会说出来,大家都感冒吗,忍忍也就过去了。当然了,不管怎么掩饰,病了就是病了,一直都桃花眼雪亮的角儿哪会不看在眼里?只是最近社里人手实在是不足,挑大梁还得靠角儿和他哥,再没人替得了,心疼归心疼,日子还得过。

即便是没有他哥的单口段子,角儿也少不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包袱垫话儿千回百转的也总是要绕到他哥身上,目光有意无意的往侧幕条稍微那么一溜,准能看见他哥正在那儿笑么唧儿地看着他,空气里会有阵阵电流丝丝通过的声音,只要那么会儿功夫,角儿都能笑的格外开心。

不过今天还是有所不同,头一天晚上他哥的鼻炎发作的厉害,辗转反侧的烙了一夜烧饼,虽然强撑着也到了后台,不过状态着实是不好,眼睛挂着红丝,连鼻头都是红彤彤的,就好像一个特大号的草莓。角儿看着又是心疼啊,又是心疼啊,又是心疼啊。总归演出是耽误的不得,角儿心里叹着气,要是真能有《怯洗澡》里头的膏药,把他哥的感冒转移出去该有多好。挪给谁,高峰,不行,他本身又感冒了,可是把小栾这孩子心疼坏了,说是给大伙儿谋福利买的暖宝其实也就是给高峰用的最多。岳云鹏,哼!就冲着这小子敢叫小谦谦!!嗯,小子这就是作的,在德云社,除了他本人,谁敢用这样亲密到肉麻的口吻喊他哥的名讳?对,就得是这小子,上回还叫过老宝贝儿??

那边的化妆间里,岳云鹏连打了几个大喷嚏,孙胖子还以为自己熬的汤是不是调料放错了辣椒粉?角儿虽然胡思乱想着在换衣服,那桃花眼还是一刻也没离了他哥的左右。

他哥靠在沙发上,时不时的吸溜下鼻子,觉得脑门儿又酸又胀,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疼得慌,抬起小肉手揉了揉腮帮子,手冰冷,整张脸倒是热的不行,身上也软绵绵的没气力,接过冯照洋递上的热开水,喝了两口,就觉得满嘴又干又苦,不禁皱起眉头。角儿看见本想过来温存几句,奈何上场时间到了,硬是回过身提着大褂底襟往外走,大步流星的出了化妆间,不用回头也清楚身后是他哥满溢着宠溺的眼眸。

舞台之上灯火辉煌,忠贞的粉丝们依然彩声如雷,角儿人来疯的本性大发作,德云好声音,这节目里没有他哥。谁都知道,这节目百分百就是角儿的独角戏,德云好声音从来都只有一个。形形色色的曲艺,丰富多彩的唱段,角儿高亢嘹亮的嗓音精彩绝伦的演绎震慑全场,孙胖子最后被上来助阵的侯剧务泼了满满一脸面粉,喝彩和尖叫不绝于耳,角儿却是匆匆下台去了,侧幕条那边不见他哥,他心里头总归是不踏实。

后台供他们休息的化妆间门只是虚掩着,里面没有声音。角儿走过去就放轻了脚步,示意身后的徒弟不用再跟着了。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推开了门,就见那个满头卷发的人指间正夹着冒出袅袅烟雾的香烟,手边的烟灰缸里更是多了好几个烟头。

角儿几步就冲了过去一把抢下那半支烟,扔在地上狠狠地一脚踩灭:“都感冒了还抽的什么烟?你自己说说,这都第几回了?那期《以德服人》之后你说什么来着?“角儿赌气的嘟起了嘴唇,桃花眼水汪汪的眯起来,那模样绝壁是一副抱怨又恼火的小娇妻表情,看得他哥心头乱跳,就想抱过来揉进怀里,可是错在自己,只有揉了揉鼻子笑笑不说话。

事情的发生是在录《以德服人》的间隙,角儿又抓了个机会婉言劝他哥戒烟。说来也是,这些年他哥的嗓子也真叫人担心,说相声是吃开口饭,嗓子那是最重要。可他哥那可是烟酒一样都不少,演出时咳嗽清嗓子也是回回都有,日久天长了,身体怎么也盯不住。那回录节目,等于是当着万千电视观众,角儿又提起了这个话头:“你看老高,烟酒都不沾。”侧座的大灯泡高峰明知道这话其实说的就不是自己,因为角儿说这话时压根就没看他,还是跟个小媳妇似的低了头乖乖的答应了一声。他哥略带委屈的团起了包子脸:“我现在也抽得少多了。”原以为话题到此打住,可是回去的路上角儿在车里主动拿出了香烟,他哥心里头咯噔一下子,心说这里头准有事儿,面上如常笑着可是提起了一万分的小心。

节目多少做了调整,他哥的活略微少了些,有些不那么重要的工作就干脆一推二六五,都甭理了,仔细叮嘱了冯照洋和郭麒麟,角儿自己还是不放心,每回看着他哥明显又大了不少的眼袋,疲惫之下眼角愈发明显的条条细纹,即便是对着自己满溢宠溺笑容都遮不住的憔悴倦怠,角儿这心里头哎,这真叫不是一个味儿。于是,角儿也不怕扭了脖子,回头频率那叫一个高,恨不能几个字一句话就一回头,好像一错眼就怕他哥给什么神秘力量原地就蒸发了,可这一回头吧,俩眼又不知该看哪儿好,往往是接着一笑或者来个现挂掩饰过去,角儿笑,他哥也笑,就苦了有些观众莫名其妙,外带侧幕条众人面面相觑之余抿嘴偷笑。

角儿倒是若无其事,直如闲话家常,信手从包里摸出个烟嘴想给自己点了根烟,他从前也不是不烟不酒,古往今来人情关系也总是少不了这几宗物儿,有了它虽不说是万事亨通,到底办事儿也顺溜不少。只是后来便绝少再沾这些东西,逢着有人问起,他哥总是代为答复:“德纲不抽烟不喝酒,他为人太内向,也不爱应酬。”听的人便一副了然的表情,慢慢儿的日子长了,大家也就都知晓个中的缘由,不再主动邀请了。

角儿的烟嘴不是什么珍品,看起来倒是有了点儿年头,他哥看着有几分眼熟,终究也没顾上仔细琢磨。一团儿淡淡的烟雾缭绕在角儿的脸颊,让他的眉眼儿瞅着都有点儿模糊,许是录节目太累有熬了夜,显着有点儿憔悴,桃花眼少了以往飞扬的神采,眼眶下起了两道细细的纹路,长长的睫毛顺服的垂落,但有着么一股子稀有的温润平和,又有那么点儿说不出来的落寞。

这么一来,他哥还真是措手不及,俩人就那么呆了好一会儿,谁也没说话,这大半根烟也就没了。最后还是他哥忍不住:“别抽了,我错了还不成吗!”伸手把烟嘴从角儿手里扥过来,拽出那半截烟,顺手按灭了。

“嗯~?”像是没听清楚,角儿这声儿拖得有点儿长,眼角眉梢儿都弯弯的,似乎在笑,他哥心里一荡,却叹了口气:“我以后少抽总可以了吧。”声音压得很低,角儿没听清楚,人就往前凑了凑。赶巧这车要超车,高速路上加速的时候不免一晃,于是咱的镜头也跟着一摇,以下省略一万字。


评论
热度 ( 10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