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你是我心里的一首歌(段子文)

你是我心里的一首歌


相声演员有四门功课,说学逗唱,尽人皆知,唱指的是太平歌词,而学就包含了更多,学唱戏曲歌曲其他分类的曲艺曲种是最多见的。


角儿戏唱得好并且喜欢唱戏,这是毋庸置疑的,不只是台上爱唱,而且人家还当过专业演员来着,就连生活里也爱唱,生书熟戏,听不够的曲艺,角儿的日子里头少不了这些东西。


角儿的好嗓子更是无可挑剔,叫小番一个嘎调,那真是一鸟入林,百鸟压声,震撼的不得了,不过换一个地界儿听听,就出了点儿意外的效果。


那回王经济热情邀约角儿出去消遣,吃个饭,唱唱K。


角儿犹豫了儿才应承下,预先打听清楚了人家也可以点戏来唱,也就没妨碍了。


那晚上,角儿算是过足了瘾,一曲接着一曲,只是唱着唱着,王经济就躲出去了。角儿开门去看,服务员立马过来,态度是挺客气:先生,请您把门关好。


我透透气,这屋里挺热。角儿擦了把汗,同时眼光四下去找王经济。


那也请您关门。服务员还是挺客气:你看着别的包厢都唱歌,就您一人唱戏,是不是有点特殊。


哦。角儿自然明白,算是自己各色了,也不好让人家为难,关了门回去接着唱,又过了好大功夫,王经济才回来,此后就坚决表示在也不和角儿一起出去唱歌了。


后来角儿挺认真的对王经济说:都说了唱不好歌,你还非得拉着我去。


当然也不是说角儿就唱歌,就是唱有点儿特殊,比如《姥姥的澎湖湾》啊,《大腰在冬季》啊,不是变调到了二人传,就是评戏腔,好容易唱了回《忘情水》还是西河大鼓风味的。


虽然是不怎么唱,可是角儿对流行歌曲也是门儿清,不过不轻易表露罢了。


他哥喜欢唱戏也喜欢唱歌,喜欢唱戏不如说是喜欢听角儿唱戏,也不单是唱戏,基本上角儿凡是唱的所有他哥都喜欢都欣赏都爱听,在台上只要角儿开腔,他哥那份儿欣赏钦佩之情溢于言表,就连最后一排的观众都能感觉得到。角儿唱大鼓,他哥就算光是看着个鼓,眼神儿都能带出陶醉的意思来。


返场的时候,角儿对热情的观众推荐:于老师歌唱得好,尤其是那个破东风。


他哥还是一贯的谦逊:唱得不好,就会唱几句。


看着观众反应还不到顶点,角儿就挑头儿的煽动:于老师唱一个!同时桃花眼笑意盈盈的盯着他哥看,直到他哥答应下来唱个《东风破》或是《一无所有》,这才满意的笑出了两个酒窝,他哥唱歌的时候,角儿也没闲着,打着手势拍着巴掌,和他哥的眉来眼去就跟电波似的你来我往,结果满台的空气都被染成了暧昧的粉红色。


也是因为角儿的特殊爱好,那天他哥和徒弟们出去唱K的时候,角儿并没去,前阵子连场演出才完,大伙儿不免都要轻松轻松,他哥返场还唱了《假行僧》,唱到请你吻我的嘴时候,那温柔的目光不容分说的投射过来,角儿就觉得脸上都热辣辣的,幸好是他肤色够黑,瞬间的红晕不那么惹眼。


角儿独个儿看着演出的视频,看着看着就又想起他哥来,论起来他哥还没给他唱过一首歌,可要是较真儿就不免多余了,那么多的场合,那么多次,哪一首歌又不是唱给他的?


角儿想着还是忍不住给他哥挂了个电话,要说也没什么可说的,包厢里铁定是人声鼎沸,又能说句什么呢?


果然他哥那头接通电话以后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许是到包厢外头接电话了,也没问他为什么这会儿来电话,只是温温的问他晚饭吃的好不好,本子整理的顺不顺?


角儿就有点儿泄气,所谓无事生非大抵如此,含糊了几句就先挂了,然后坐在桌子前头发呆,大概过了一个多钟头,楼梯上有脚步声,夜静更深,听得格外清楚,再后来有人敲门,轻轻的,像是怕惊动了一个易碎的梦。


角儿心里一动,过去开门,果然见他哥就在门前,明明心里一喜,偏做出个嫌弃脸:大晚上的来家干嘛?


他哥也只是笑笑,淡淡说了句:惦记我们角儿了呗。


你惦记,拉倒吧,你就惦记你那马场!角儿故意表示质疑,他哥也不拾这茬儿,只是看着他宠溺的笑,角儿倒生出点儿不满来,扭身要走的时候,却给他哥拽回去了,两人的距离极近,彼此呼吸可闻,偏又跟施了定身法似的,谁也没有再往前半步,最后还是他哥把角儿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角儿能清晰地听见他哥的心跳,淡淡的烟草气息包围过来。


其实,你就是我心里的一首歌,每时每刻都唱给你听。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