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青梅(段子文)

青梅

北地入春以后天气总不大好,半阴半晴,夹杂着冬日里没有完全消褪的寒气,缠绕晨昏,万物尚未复苏,轻寒漠漠,枯树昏鸦,所谓伤春大抵如此。

是日黄昏,一直埋首在书房工作的角儿揉了揉酸胀的脖颈,看看窗外西斜的日光,才发觉竟然已过了大半天的光景,这回也觉得身子乏上来,便起身活泛活泛筋骨。来回的走了几趟,喝了两杯茶,又浇了会儿花儿,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似的不大舒服,回头看见桌上的手机,猛然记起个事儿来,明明反反复复惦记着的,怎么就给忘了呢?

忙忙活活的过了好半天才把一切事情都弄妥帖了,看看晚饭也都端上了桌子,这一耽误也就到了吃饭后,想着有几天没见宝贝徒弟了,就给他哥家里挂了个电话,顺便问问他哥在不在家。结果电话挂过去,父子俩人竟没一个在家,宝贝徒弟给接到姥姥家玩儿去了,他哥则是白天去了马场,晚上打过招呼说是不回来吃饭了,几个朋友要一起聚聚。

放了电话,角儿看着家里人忙着给新酿造的果酒装瓶,本来还是兴兴头头的,不知为何便扫了兴,直接就回楼上了,闹得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这边儿角儿回了书房,原打算翻几本新收的老戏本子看看,却又定不下心,想着他哥倒是悠闲自在,难得闲暇,日子也过得紧凑,不是去马场,就是开车出去逍遥,在家里也有三朋四友,大小聚会,分明是犯驿马星,不知道着家,这不都连这好几天没见到他的人影了。怪道他哥喜欢马,马最是野性不过,没了草原壮阔天地也就失了灵气,又跟那熬过的鹰似的,没了鹰击长天的锐气,也就只有逮个兔子了。

随意翻阵子书,又听听资料,再看时间,就是切近午夜了,掂量再三,还是给他哥打过去,竟然不是本人接听,不过三言两语的倒也说清楚了,正拼酒呢看来是喝高了,角儿听了也没多说就挂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角儿刚进了书房没多大会儿功夫,他哥就从门外进来了,通身的衣服花里胡哨的,倒是要多潮有多潮,就是脸上气色不老好的,还带着墨镜,进了屋才拿下来,离老远就看得出,大眼袋黑眼圈,猛一瞧活脱的是国宝熊猫。

角儿挑眉,瞧这相儿,准是昨儿喝高了闹酒,心疼他哥想要薄责几句,又开不了口,最后还是叹口气:酒要少吃,事要多知。我这新沏的茶叶,喝两口醒醒酒吧。

他哥这回让角儿逮了短处,臊眉耷眼的接了茶杯,情知喝醉几回其实不算什么,怕是没接那通电话的过失。那些天他手机天天开着,来个电话就以为是角儿的,偏都不是,昨儿也就麻痹大意了,给人逮住了灌酒,不经意就多喝了几杯,回家都足闹的吐了才踏实,这个自是不能提起的,当然的有些事情也就未曾在意。

于是角儿看书,他哥喝茶,看似两不相扰可他哥心里不踏实,心知昨儿那段公案不可能就那么揭过去不提了,该怎么着跟他道个歉才是,角儿面儿上是不在乎,可那瘦西湖的心坎儿里头怕是过不去这条万吨级的巨轮了。

昨天有几个朋友来马场,有日子没见了,就出去聚聚喝几杯。他哥解释的小心翼翼。

嗯。

没注意就多喝了几杯,我错了,我这下回一定注意。他哥紧着道歉,看看角儿连头也没抬。

又过了好长时间:嗯?刚跟我说话来着?

他哥心里咯噔下子,坏菜了不是:就是,我没注意喝多了。

哦。还是简单一个字,平淡以极,显然角儿没把他哥的话听进去。

他哥就觉得这汗珠子都快冒出来了,屋里的空调怎么这么热,只能又找了话题:昨儿朋友有几盆不错的兰花我看着还成,明儿就给你送过来?

好的话就留着吧,远路迢迢的送过来也麻烦。角儿暗中撇嘴:小样儿,两盆花儿就糊弄过去了,休想!

话说到这里,他哥也有点犯怵,偏这时候有个胆大不怕死的徒弟来叫门,其实也就是站在屋子门口:师父,昨天您说预备送人的杨梅酒已经都装好了,是不是给大爷拿几桶。

他哥还没接话,就听角儿说:不用,这酒啊不是送他的,装好了就放着吧。

话锋不对啊,徒弟吐了吐舌头,赶紧脚底抹油就溜了,自然也没看见师大爷无奈又有点苦涩的笑。

角儿自己酿酒是给谁,就没人不清楚的,送人呢就是借口,他哥好喝一口,天底下无人不知,白酒喝多了说伤身,可是让他真的戒酒,那真是天大的难事。果酒度数低些,对健康多少有些益处,所以从来得了那酒,他哥都是头一份的,今儿竟然不给,可见就是真动了气。思量着今儿这关可是不好过,他哥便走过去,隔着椅子探身,把角儿抱了个满怀:我说我是真错了,怎么罚我都行啊,受什么我都依你,可你也得说出来啊!

哎!角儿手里的笔一歪,好好的纸上就划了长长的一道子:说什么啊?你又没错。

我真是错了。万般诚恳的语气,他哥的手臂紧了紧,下巴刚巧就顶着那桃心儿,有点儿痒痒的像是扎进心里:不该没接你的电话,你就饶我这一过儿总成吧?语气软的跟熬好了的饴糖似的。

角儿费劲的侧头,离着切近,看见他哥皱着眉头,眼梢的皱纹也越发深了,上午日光甚好,就连鬓角新冒出来的几根白发也格外清楚,心里就软下来,嘴上却硬气:你说说,你这话都说几回了,哦,哪回算数过?

这回一定算,没有下回。他哥紧着保证,严肃认真的表情倒是逗的角儿想笑,于是这一天云彩算是算是散了。

杨梅酒?下回有没有青梅的?青梅煮酒论英雄啊?他哥喜欢三国,里面的情节自然是门儿清。

还青梅酒,有你喝的就不错了。角儿撇嘴:知足吧你,曹孟德刘玄德论天下英雄才青梅煮酒,我这儿可就只有杨梅,没有哪个英雄。

怎么没有,你就是我的英雄。他哥说的认真,不带一丝玩笑。

拉倒吧,还没喝就高了。心里分明甜丝丝的,角儿还是直接否认了:英雄,还烈士呢!要那赶紧的拿切,别废话!

许多年里,角儿都没做过青梅酒,石榴酒,葡萄酒,枸杞酒倒是尝试了不少,直到这年,早早地角儿就预备下不少青梅,满满地泡了一大缸子,梅香清冽,酒香扑鼻,想起他哥看件这酒,定是高兴的,勾起的他酒虫来可定肯定立时三刻就要畅饮几杯,那会儿开车回去不方便喝酒,就索性留他哥住下,他哥喝酒,角儿基本只是看着,今儿有了青梅酒就该同饮,不一定能够论天下英雄,说说心腹话是好的。

角儿关了门打电话:哥,青梅酒做好了,你还记着没?我是没忘啊?你说我忘了,其实我没忘,你说的我哪能就忘了?这会儿啊,就想跟你喝一杯,从前都没答应过的,如今闲了也该一一兑现了,是不?说你哪,哥,你许了多少愿啊?怎么就一个答复都没有了呢?

没有声音,只有一个平板的女声反复的在说着: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评论 ( 15 )
热度 ( 23 )
  1. 百合厨SAM烟尘不掩谦谦心 转载了此文字
    猝不及防的一个大拐弯…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