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双关周】 野猫的首领(2)

(2)

双关周,全员猫化,OOC都是我的私设如山慎入

关宏峰和关宏宇是孪生兄弟,这在猫里面本来是常见的,不过比较特殊的是那一窝小猫就只有他们兄弟两个,因为主人本着名猫名种的要求,对自家母猫选夫婿的活动非常谨慎,特意从宠物店迎娶了一位同样血统高贵的上门女婿结成长期的秦晋之好,后来第一窝就有了关宏峰和关宏宇。

关家兄弟几乎是从满月就被送到了后来的家里,原来的家庭条件养不了一家四口,于是他们就被送到了一位大学教授关先生家里。

教授是个看起来很高冷的人,独身居住,亲友寥寥,家里环境却很好,对待猫咪也很有耐心,可以说那就是把宠物当做亲儿子看待,不过却是个严父,说不上多溺爱但是很周到妥帖,按说关家兄弟在这样的环境长起来也算是顺风顺水。

一开始,关教授对两只猫一视同仁,可是很快关宏峰就获得了教授更多的关注,原因很简单,投缘。

和一落地就会跑,再也不想老实蹲在猫窝的关宏宇不同,关宏峰从来都是完美演绎着猫主子神秘高冷贵族气息的性格特征,规行矩步,进退自如,流连在书架和电脑桌畔,端坐于各种资料图书显示屏前,神情间永远是洞悉一切的了然从容。

在关宏宇还热衷于用能找到的一切东西,书本,耳机线,乃至于某些关宏峰看到绝对采取无视态度的物品磨快了尖齿利爪到处巡行,却每每都让教授丧失了幸福安宁机会时,关宏峰就已经逐步修炼成了后来足以睥睨众生的关老师范儿。

这也因此造成了关宏宇在先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内心都无法获得应有的平衡,同样都是猫,这待遇怎么就能差那么多?

关宏宇一巴掌拍在关宏峰面前摊开的一本书上,全不顾雪白的书页被印上了黑色的五瓣梅花,尽力让自己在气势上不弱于对方:“哥,这个家我也呆够了,咱们分道扬镳吧!”

无需赘言,只被被关宏峰冷冷盯了一眼的关宏宇知趣的收回前爪,然后再桌子上尴尬的来回搓了搓,声线上不由自主的就弱了几分:“我也不是针对你,你也都看见了,反正咱家那俩奴才也不是那么待见我——”

关宏宇酸溜溜的看了眼开着的书房大门,打从他热衷于锻炼身体以后书房卧室都成了他的禁区,闹得他每次带着猎获的小女友回来过夜都找不到一张合适的床,自己每次出门都得偷偷摸摸,而关宏峰则是出入经由大门堂皇正大不说还有两脚兽开门关门的伺候着,真是他妈的同猫不同命啊!

关宏峰的目光重新回到面前那本摊开的刑侦学上面,语气淡淡的说:“既然你都下了决心出去单过,那就去吧,外头不比家里,还是复杂的得多,要是有什么难处,这个家的大门还是会随时随地为你敞开的。”

关宏宇耳朵一立,胡须一撇:“怎么碴儿,我的本事哥你还不知道,你外头打听打听去,我小关爷那是————”

“食品柜后面还有一盒妙鲜包,你要是愿意就带走吧,”关宏峰不理会关宏宇的自我吹嘘:“他们也快回来了,完了就不方便了。”

“得勒,我谢谢哥!”关宏宇兴高采烈的一跃而下,没有什么比带走点儿吃的更实惠的好事了。

分开以后的关家兄弟很快就有了各自的一片新天地,一个是在津港小区最大的物流仓库称霸一方,另一个则是在大学图书馆出入自由,不论是猫猫狗狗们还是两脚兽学生们都恭而敬之的尊称一声关老师,享受着和教授一般端坐于讲台书桌的同等待遇。

起初也正是这种万众仰望的气势才让关宏峰从一开始就成了周巡心里的偶像,趴在矮墙上的周巡看着走廊上一群本来拥挤的两脚兽都给关宏峰让开一条道路,立马眼神都拉直了。

“这有什么好看的,他谁啊?”赵馨城推了周巡一把,显然很不明白周巡带他过来的意图,看周巡还是不理他,只顾着一门心思看什么关老师,心里多少有些不满。

湿漉漉带刺儿的舌头呼一下舔过周巡的脑袋,本来翘起来的小卷毛儿立马就被口水糊成一片。

周巡瞬间炸毛:“姓赵的,你他妈给我死开,跟个狗似的瞎舔什么舔,老子今天才洗的头!”赵馨城不理会,一咧嘴那张脸猫脸更像是狗了,说起来赵馨城的出身也是很有根底的,出生证上头能追溯到祖宗八代都是纯血,也因此被周巡取笑为纯血都纯在不长脑上头了,身为一只猫长得像狗身价倍增,但也因此习惯上偏向于一只傻狗。

赵馨城满不在乎的用舌头硬是在周巡脑袋上划拉了一个够本,气的周巡炸毛的厉害,可是偏偏无可奈何,倒不不是怕打不过赵馨城,而是这货仗着身量比他大出一号不说,从小就被各种粮食罐头高营养给补过了头,完全是一皮糙肉厚不怕打的典范,周巡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了。

一脑袋湿漉漉的周巡气呼呼的跳下短墙,本来他可是约好了和关老师见面的,迟到了可不好,关老师不会喜欢总是迟到的学生的,就在周巡急匆匆赶路时显然没有注意到花坛后一道悄然闪过的身影。

关宏宇盯着面前一大堆各色罐头鱼发呆,最近也不知道刮了什么风,那些手下搞来进贡的东西多半都是各色罐头,还都是沙丁鱼凤尾鱼,可惜关宏宇的胃口早就被物流仓库五花八门的美味佳肴搞得很刁钻,不是普通鱼罐头就能满足的了的。

小关爷声名鹊起在物流仓库和关老师在大学校园同样的威名赫赫,不过他们的矛盾也是从那会儿开始的,具体是因为什么就连关宏宇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反正他和关宏峰吵了一架,彼此都无法认同对方的猫生观点让斗口几乎转为动武,反正最后是不欢而散。

关宏宇从那以后就憋了一口气,说什么也让他哥见识见识他的本事,比如说,关宏宇忽然脑海灵光一闪,他想起了周巡。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