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小关周|关周】无名之毒(3)

本文OOC,高度预警,请慎入!BE结局,女性角色基本为零,关宏峰黑暗恐惧症设定保留,关宏宇对关宏峰的存在不知情。

第三章

本来已经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理智的关宏宇看到一身戎装的周巡出现在面前,藏在被单下面的拳头无声的握紧了。 

周巡摘下头顶军帽,习惯的撸着被压平了的刘海,虽然动作还是惯有的轻松随意,表情却沉静的不像是那个关宏宇认识的周巡,军服衬托的他英姿勃发,而看在关宏宇眼里更是可以理解为是对于他的绝对鄙视,心里勉强压制的怒火再次汹汹燃烧起来。

出乎他意料的是,周巡竟然打开了铐住关宏宇的手铐,似乎是对于制服因为中药体力不济的关宏宇非常胸有成竹。

关宏宇心里暗自冷笑,他已经下定决心,就算不能从这里活着脱身,他也要拼力一搏,至少杀了周巡!

“关宏宇,这是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你考虑好了吗?”周巡修长的手指动作轻盈的弹弄着帽檐:“别在想着反抗的事情,省省吧,这里,你逃不出去的。”

“姓周的,你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可我关宏宇是什么人你应该最清楚不不过。”关宏宇咬牙,不留心牵动了脸颊的伤口,说话就带了气音,越发杀气腾腾:“我他妈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对谁都一样,你觉得我能那么容易就答应你吗?” 

“我说关宏宇,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周巡嘴角带出一丝笑意,笑意却不达眼底:“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你还真当你是个人物?你知不知道你这几年得罪了多少人,多少人恨不得都把你剁了喂狗,我杀了你,估计那些人都得高兴的庆贺三天,你还以为有谁好心到替你报仇?现在就这么一条路,要么配合我,要么马上死。”

关宏宇像是饿狼一样扑过去,体力不足却蓄势待发已久,可是周巡早有防备,关宏宇本来扼住周巡咽喉的手被扭到背后,他们像野兽滚打在一起,从地上到床上又从床上到墙上。

关宏宇被按在墙上两人的身体叠在一起,拼死纠缠,周巡的刘海乱蓬蓬的,笔挺的制【】服被撕扯的凌乱,关宏宇眼睛通红气息急促,像足了一头落入陷阱的狼,凶狠而不甘,即便是他知道现在举动不免幼稚可笑,却是他唯一能够宣泄愤怒的方法。

“那我就告诉你,与其被你他妈利用,老子宁可现在就去死!”关宏宇气喘吁吁,后脑勺被坚硬的墙面撞的生疼,可是两人的拳头手肘,双腿都在毫不留情的进攻对方的弱点,每一次精准打击都是奔着打断对方肋骨去的,但是从力度上说,周巡没有下死手。

最终格斗被一群人冲进来强行中止,关宏宇被脸朝下按倒在水泥地上,耳边是另一个陌生男人和周巡的争吵。

既然是为了计划成功,就该直接删除他所有的记忆之后进行深度催眠,周巡,你该知道给你的时间早就没剩下多少了!

这都他妈不是借口,他是关宏宇,不是什么别的人!既然是我的计划,就不需要哪个王八蛋多嘴多舌!

好好好,姓周的,我这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告诉你,你最多还有二十四小时时间,要是时间到了这小子还不听话,那就别怪我他妈不客气了!

周巡不理会男人指责,一把将关宏宇从地上拎起来:“我说你他妈就这么惦记着死吗?那好我就成全你!”

周巡几乎是闪电般的速度从旁人腰间夺过了配枪,冰冷的枪口抵住关宏宇的脑门:“这不就是你要的吗?你丫挺的这就去死啊!”

生冷的金属贴在额头上,出于本能,关宏宇闭了下眼睛,旋即却感觉枪口离开了额头,他睁开眼,周巡狠狠将他甩了出去,就在关宏宇踉跄倒地时开了枪。

三枪,都是擦着关宏宇的皮肤打过去的,最危险的枪掠过耳根,热辣辣的一痛,像是流血了,关宏宇伸手一摸,果然湿漉漉的:“姓周的,你枪法可不成啊!”

关宏宇故意语带嘲笑,却在下一瞬间看到周巡眼中的愤怒恼火,以及盯着他侧脸疤痕时复杂难掩的痛楚,是的,是无法掩饰的痛楚和无奈。

关宏宇平生对敌无数,哪怕是最强大的敌人都不曾让他心生畏惧,可是一个痛楚而无奈的眼神却让他的心莫名一痛,只因为第一次有人这样不加掩饰的注视他,也因为对过的那个人是周巡。 

“关宏宇,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吗?”周巡的语气忽然有几分疲惫,可是却透出来前所未有的一丝毒辣:“别挑战我的底线,你该看得到,不配合,你只会比死更惨——”

有人急匆匆冲进房间,来到周巡耳边低语几句,惊诧狂喜瞬间充斥了周巡的眼睛:“你们先看好他,其余的人都和我走!”

看着周巡仓促离开的背影,关宏宇却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像是为了验证他的判断,刚才和周巡争吵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医生模样的人。

男人冷冷盯着关宏宇:“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可不是周巡,容不了你这号的,只要洗脑就立刻让你服服帖帖的。”

不等关宏宇有任何反抗他就被再次控【】制,脑海里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这次恐怕真的完了!

冰冷的【针头】再次进入血管时关宏宇又想起了周巡,或许他说的都是出自于真心,至少他

还没想着要去掉他的记忆,彻底将他变成一个陌生人,但是最后还是白搭了。

意识丧失前,关宏宇耳边不断传来的是金属物品落地的声音,还有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关宏宇,关宏宇!你他妈听见了倒是答应一声啊!”

关宏宇费力的撩开眼皮,白茫茫一片中慢慢浮现出了周巡的脸,暴躁,忧虑,关切,还有种说不出来的东西,让关宏宇意外地感觉到一丝温柔。

周巡看着床上的人含糊的嘀咕了一句周巡,混蛋之后就再次陷入沉睡,长长的出了口气,还好,他还算回来的及时,关宏宇还是关宏宇,他的手慢慢抚摸过关宏宇脸颊上被处理过的伤痕,是的,无论如何他只能是关宏宇。

评论(2)
热度(22)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