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双关周】野猫的首领

野猫的首领

(1)

双关周,全员猫化,OOC都是我的,私设如山慎入

周巡:“老关,你可真了不起,你看你这脑子多厉害,我盯了他三天都没抓住,你这一出手啊,这就成了你可真太厉害了!”

关宏峰不答,在逐渐炙热的正午日光下眯起了眼睛,然后迈步走开。

周巡见他走了就急忙追过来,锲而不舍的继续表达满心的崇拜之情,因为嘴里有东西说话就不那么清楚:“老关你真是太有本事了,我真是觉得你特别的神,要不你就当我师父就得了,我——”

关宏峰突然站住,周巡就顾着和他说话一个没防备几乎一头撞在他身上,赶紧后退两步才从新站稳了,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关宏峰看。

“放了吧,留着没用。”关宏峰淡淡的说,然后回身继续走。

周巡一愣,嘴巴下意识的一张,倒霉的小仓鼠啪一声落在地上,本来以为能逃得活命的小仓鼠正要撒腿就跑,可是马上就被尖利的前爪牢牢扣住了动弹不得。

“放了,就这么放了,凭什么啊!他可是老鼠!”周巡很不满意这个答案,猫活着是干吗的,不就是抓老鼠的吗,不然猫生没有理想,活着和咸鱼还有什么区别?

“我不放,我他妈废了那么大劲儿才逮住他,一句话就放了,这算是特妈什么事儿啊!”周巡梗梗着脖子说.

“我说让你放你就放,这只不是老鼠,而是一只宠物仓鼠,从笼子里溜出来玩儿的,早就丧失了很多作为老鼠的本能和灵活,就是抓住他也证明不了什么,对你的事情也是于事无补,而且这只仓鼠的主人非常讨厌猫狗,如果被他知道是你干的,一定会在小区附近到处追杀你,所以,你现在必须把他放了。”

周巡哑巴了,现在他就是一无家可归的野猫,在人的地盘里,最金贵的早就是五花八门的宠物,而不是会抓老鼠的好猫了,其实他早就该认识到这一点,可他就是不甘心。

关宏峰轻轻甩了甩尾巴,他是一只缅因猫,优雅华丽的长尾巴甩起来非常漂亮,姿态高贵,睥睨众生的高冷范儿令人着迷。

关宏峰说:“我只是给你陈述一下作为猫需要面对的现实,你要是不听也可以,那是你自己选择的路,要是你愿意跟着我就该认识到这些。”

周巡的耳朵塌下去,他有点儿泄气,蔫不拉几的松开了爪子,死里逃生的仓鼠就地打滚以后,立刻就爬起来,摇动着圆润过头的身体飞快的跑开了。

“老关,你说我还能有机会抓住真正的老鼠吗?”周巡泄气的就地趴下,下巴枕着前爪,胡子都耷拉下来了。

“抓老鼠,算什么,跟着我有吃有喝的多好,抓的什么老鼠?”另一道和关宏峰几乎一摸一样的身影进入视线,周巡惊讶的几乎跳起来。

同样是缅因猫,毛色花纹,身形声音几乎都和关宏峰一般无二,不过后来的这只猫毛发多少有些蓬乱,步伐灵活,眼神犀利,步伐姿态也不像是关宏峰那么优雅从容,而是带着野性的味道,那是周巡最熟悉的,属于对手才有的气息。

周巡忽然想起对方是谁了,津港小区几乎所有家猫野猫都知道的首领人物,关宏宇,他的地盘几乎遍及整个小区,周巡第一天来就被警告过,千万不要得罪关宏宇,否则他在小区里就永无立足之地。

周巡弯下腰弓着背,浓密的背毛全数起立,几乎是咋咋呼呼的就要立刻扑过去,马上就来一场实战格斗证明下实力给老关看看,可是对方懒洋洋的一声:“哥,这小子谁啊!”

周巡硬生生收回了刚刚迈出的前腿,看着大大咧咧溜达过来的关宏宇冲关宏峰打招呼:“哥,好久不见啊,这小子,又是你新收的徒弟?”

关宏峰轻描淡写的恩了一声,随后看了关宏宇一眼:‘你不是一直在物流仓库,怎么想起过来大学这边了?”

关宏宇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周巡又看看关宏峰:“小子,你跟我混吧,这年头抓老鼠有啥意思,享受自由和美食才是猫生重点!”

要是换了别的才出道的小猫或许就给关宏宇这套振振有词的实用主义的猫生哲学给打动了,可惜周巡不是才出来混的小奶猫,这几天天天对着高冷神秘的关老师就跟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似的诱惑和心动让他对关宏宇周身无时不刻散发出的气场都感觉挺不舒服。

你丫痞了吧唧的糟蛋样儿哪比得上老关?这是很久以后周巡对关宏宇说的实话,随后自从建立情侣关系以后很久都没打架的两只又狠狠“干了一仗”,当然这都是后话。

周巡不屑的扫了眼关宏宇,又看看关宏峰,啧啧,还是我们关老师,这气场,这魅力,这才是站在猫生顶峰的大神啊!

关宏宇看周巡从头到尾盯着他哥,还以为是新来的小猫儿不好意思,就多看了周巡几眼,这一看才发现,小猫儿不赖啊,小腰儿窄窄的,弓起后背弧度很漂亮,大眼睛水汪汪的,下巴尖翘,虽然一副随时随地都会炸毛的小样儿,还是真挺好看的呢!

觉察到自家弟弟眼神的关宏峰眼角挑了挑,对周巡说:“这儿没事了,你先回去吧,多注意安全,明天老地方见。”

周巡点点头,有点留恋的看看关宏峰似乎永远高冷莫测的眼睛,动作轻盈的爬上附近一棵大树,三晃两晃就在墙头浓密的树荫里没了踪影。

关宏宇还在抻着脖子看墙头周巡的背影,脖子就被他哥拍了一下,一哆嗦就缩回脖子的关宏宇有些不满:“卧槽吓我一条,哥你要干嘛啊!”

“问你找我干什么。”关宏峰的态度不咸不淡:“是不是又惹了什么篓子让我给你擦屁股?”

关宏宇很横了他一眼:“哪儿有那么多事儿,这不就是闲了过来看看你。”

关宏峰语气依旧冷漠:“原来你还想得起来,我还以为你的记性都就着沙丁鱼罐头吃干净了呢!”

关宏宇和他哥不和,这是全津港小区猫猫狗狗们几乎都知道的事情,不过他们兄弟两个从来都不承认,并且慑于哥俩的威风谁也不敢把这事儿在他们面前提起,这是忌讳。


评论 ( 14 )
热度 ( 36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