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小关周|关周】无名之毒(1)

本文OOC,高度预警,请慎入!BE结局,女性角色基本为零,关宏峰黑暗恐惧症设定保留,关宏宇对关宏峰的存在不知情。

第一章  夜的眼

黑是最有质感的颜色,粘稠,生硬,沉重,挥之不去的停留在关宏宇眼前,即便是他睁大眼睛都无法穿透的黑,可是他能感觉到一双眼睛正透过黑暗凝视着他,一双属于夜色的眼睛。

他的视线被一块黑布阻隔,无法探知周围的一切,身体被束缚无法自控更让他暴躁无比像是发怒的老虎,虽然受制于人,然则周身爆发出的怒意还是让人无法轻易靠近他。
“艹!都他妈的愣着干嘛呢!”虽然看不见,可是凭借军人敏锐过人的感官洞察力他知道周巡就在距离这张审讯椅不到十五步距离以内,瞬间手铐和脚下铁链的链条都被拉扯的笔直,发出来刺耳的声音。

“姓周的,我日你大爷,你他妈的有本事抓我,有本事放了老子单挑!”关宏宇暴跳如雷,强悍的体力硬是带着那张金属椅子挪动了几步,随后就被一群人七手八脚固定在那里。

关宏宇最不能容忍的不是他被周巡生擒活捉,而是莫名其妙的一觉醒来就着了道,给人押送到了这里,他关宏宇的手段道上人谁不知道,胆敢暗算他的人有几个活得过三天都得算他是命长了!

可是这次关宏宇就是折在了周巡手里,那个被他一手提拔,一心看中,甚至以为或许可以交付真心的人,就他妈一转眼的功夫就把他给卖了!  

一片嘈杂错乱里,关宏宇的耳朵依旧捕捉到属于周巡的声音,含着令人恼火的笑意:“那好啊,要是想比划几招的话我随时奉陪!”

关宏宇再度被众人众人按住,动弹不得,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定是狼狈的不行,脸红脖子粗,还带着眼罩,手铐脚镣一应俱全,活脱一个他妈的阶下囚徒。

“真他妈废物,都给老子躲开!”是周巡来到关宏宇的身边,还没等关宏宇骂出来好听的就被一拳兜着心窝打中,周巡的拳头不大,可是就像小铁锤一样结实有力,一下下重重打在关宏宇肋骨和胃的之间的位址,力气大的足以让人骨头碎裂。

关宏宇咬牙忍着,齿缝间发出来丝丝拉拉的吸气声,幸亏早上没吃什么,翻滚的胃里面只有酸涩灼人的液体顺着食道和喉咙一路攀爬上来,最后在口腔和鼻腔里喷涌而出,他还是遏制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关宏宇像只大虾米一样最大限度弓着腰,涕泗横流,可是依旧没忘了断断续续开骂,声音气势当然多少受了些影响。

一只手了扯开了关宏宇的眼罩,忽如其来的抢光刺激让他不得不借眨眼,然后脸颊就接触到了冰冷光滑的桌面,被泰山压顶般压制着背部,他侧过脸,然后看见了周巡。

一手撸着额前的刘海,一手拿着一纸雪白的文书周巡,他还穿着关宏宇送给他的皮夹克,似乎一切都昨天一样,可是一切又都不再是昨天。

“关宏宇先生。”周巡对着他亮了亮手里的文书:“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答应和我们合作,第二,直接去死,怎么样,你选哪个?”

关宏宇努力吐出嘴里酸苦的胃液,浑身无力般低垂着头,含含糊糊说了句什么,周巡听不清楚,于是往他跟前又靠了一步。

“我说你他妈的最好马上去死!”关宏宇高分贝的咆哮在周巡耳边响起,带着血水的口水飞溅在周巡脸上。

关宏宇像是择人而啮的野兽,赤红色的瞳仁放射着嗜血的冷光,现在他恨不得一口撕烂周巡的咽喉,他要活活撕碎了他!要不就让这个忘恩负义的兔崽子彻底从地球上消失!可惜他又一次被按倒在桌子上。

左臂上忽然尖锐的刺痛,冰冷的液体被注入身体,瞬间关宏宇打了个哆嗦,他们给他注射了药【】剂,软弱无力几乎立刻就无法控制,哪怕是一向身体强健如他也不例外。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关宏宇第一次感到真正的恐慌,比起死亡,他更清楚被人控制才是最可怕的。

“只是一点让你松弛的药,关先生不用害怕,至于我们的目的,就是和您合作。”一个柔和悦耳的女声说。
“老子他妈没问你,问的是周巡那个兔崽子!”关宏宇声音虽然弱了,态度缺没软化,他还是恶狠狠盯着周巡,好像能在他脸颊侧面盯出一个窟窿来。

“我给你的答案刚才说过,要不合作,要不就是死。”周巡擦去了脸颊上带着血丝的口水,手指一转,掌中就多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薄如蝉翼的刀刃寒光四射,随后抵在关宏宇的咽喉。

“呵呵——”关宏宇笑声低哑:“你他妈的做梦,,狗屁合作,有本事你就宰了我,不然就等下辈子吧!”

“你还以为我真不敢宰了你?”周巡眉毛微挑,手指上的力气加了几分,关宏宇咽喉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红线,慢慢扩散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的软弱加剧了感官的敏锐,那道细小的伤口造成了意料之外的疼痛,关宏宇咬牙:“那你就他妈快动手,干脆给老子来个痛快的!”

“你别说啊,我还真是有点儿舍不得你。”周巡居然笑了,凉薄的刀背在关宏宇脸颊上轻轻拍了几下:“这么看,是蛮像的吗,难怪————”

他嘴角本来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却忽然收敛起来,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也结了冰:“想死也得和我们合作以后,你没得选!”

关宏宇忽然感到面颊上深入骨髓的痛,周巡的刀刺入他的脸颊,生生撕扯开皮肤,他的动作毫不迟疑,干净利落。

鲜血从关宏宇脸上流淌下来,伤口刺痛不已的关宏宇再一次破口大骂:“周巡,你他妈以为老子是娘们吗?他妈的毁老子的脸老子也不会跟你合作!”

周巡退后两步,歪着头端详关宏宇脸上新鲜的刀痕,一道深长,狰狞的刀痕现在停留在那里,皮肉翻卷,鲜血横流,他忽然深深叹了口气,随后笑了起来:“这可就由不得你了,关宏宇!”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