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桔(卓紫)旧文

桔(卓紫)旧文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下午时正在云房中打坐的紫胤,听到了宝贝徒弟百里屠苏的脚步声。这本不稀奇,只是这天屠苏的脚步轻快的异常,甚至像个孩子,步幅间到甚至夹杂着小小的跳跃。无需用凡人需要的视力去观看,屠苏的手里一只小巧玲珑的白玉荷叶式托盘里面有几枚颜色朱红的橘子。


”师尊。"才和风晴雪分享了橘子的屠苏心情不错,自然也忘不了拿来孝敬下自己的师父:“师尊,这是才熟的橘子“屠苏又补了句:”是天墉城里第一棵橘树结的果子。“


这下就连紫胤也不免略有讶异,天墉城地势极高,四望之下峭壁如削,冰雪茫茫宛如海洋,美则美矣,肃然萧杀之意却也颇重,宛如高可接天。城里自来是不产橘子的,即便是种了,也是只开花不结果,城中的菜蔬米面鲜果花卉之属都要从山下贸易而来。


直到,那个人来了天墉城。


”是卓大哥种的橘子结了果。“屠苏放下盘子在桌上,看紫胤只是微开两目,便乖觉的退了出去。心道,果然师尊对橘子什么没有兴趣,难怪卓大哥辛辛苦苦种了好久,结出了橘子倒全都分给了旁人。


直待屠苏掩了门出去,紫胤这才拿过盘里的一个橘子,朱红圆润,艳红的像是喜庆之事才用到的大红灯笼。碟子本就不大,橘子也只有四五个,个个都是一般大小,倒也是透着盈盈的一团喜气。


卓一航,紫胤想起来那个从天山一路沉默无言跟在他身后的人,虽然说自己只是凡人,可是携带的那柄宝剑却是罕见的剑灵,比起红玉毫不逊色。御剑而行虽然生涩,显然是修道数百年的根基,紫胤确信自己从未看错,这个看起来年轻的人,当已经有了数百年的修为,甚至不下于自己。


此时橘子的主人卓一航正在漫天飞雪中怅然望着一树碧玉,摘尽了果实的橘树竟是莫名的寂寥,也就像是他。从前,记不得是多久了,也许真是几百年过去了,卓一航不得不相信,他们之间原来也隔了几百年的光影斑驳。


记得他们昔日在一起吃过橘子,也就是个寻常不过的下午,卓一航从市集上买了一筐橘子,两人谈谈笑笑间竟然吃了许多,其实也就是如此,平淡至极,只是那天的橘子似乎特别的甜。


紫胤也从漫天飞雪中走来,是用晚膳的时辰了,通常他步出房门,行不几步就能遥遥看见卓一航的身影,目光中深深浅浅隐隐约约却都是教人看不清楚的东西,唯独今日没见那个人的影子。


鹅毛大雪纷纷而落,卓一航周身上下都积了厚厚的一层,鬓发皆白,那棵橘树却是寸雪皆无,似乎永远沐浴在二月杨柳风色中轻轻摇曳。


”————真人。“卓一航还是行了一礼,虽然晚辈弟子都叫他一声卓大哥,但他在天墉城却不免地位微妙,既非客人,也不是弟子。一切的原因都是他执意跟着紫胤真人回来,而又执拗的不肯离开,固然他没对任何人说明过个中的原因,也引来不少的猜测。



”何苦这般无故消耗修为?只为这棵橘树?“紫胤来到他身边,卓一航迎上他的眼睛,即便是隔了数百年的光影也难忘的一双眼睛,不觉心潮翻涌,但眼前人却已经天墉城执剑长老紫胤真人了,迟疑半晌终于说:“不过是偶然记起一件小事,就想起这橘子来。”



卓一航伸出手,掌心里竟然还有一个橘子,他想要递给紫胤,却又收了回来。屠苏已经告诉过他,师尊不喜欢桔子。他心不在焉的剥了两片橘皮,麻麻凉凉的像是橘子的汁水,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一下子不留神掐到了掌心。卓一航才觉得不妥,终于还是将剥了半个的橘子递过去:“真人不妨尝尝,这橘子还是,还是不酸的——”话虽如此说,他却回避了紫胤的视线,是与不是,一个问题还在他心里盘桓不散,直到掌中一轻。



紫胤剥了一瓣桔子品尝,许是早就忘了这橘子滋味,竟然是清甜可口,像是许久以前的味道,舌尖甜润又似乎有缭绕不去的淡淡苦涩。



卓一航定定看着眼前的人,眉目依旧,不同的只是那发如霜雪,却也是当日的习惯,当日的动作,未有改变,也许,也许——


“下次在不可如此妄为,于你修为有损太过。”紫胤徐徐道,握着手心里半个桔子,卓一航垂首淡淡微笑,鬓发上的雪花轻盈飞落。


评论
热度(2)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