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不掩谦谦心

白虹贯日荡魔寇,明玥当空照古尘。

 
   

人生如梦 ooc,慎入枫樱,有龙剑

第二章

拂樱表示我才不信你枫岫的鬼话,你这人嘴里就没说过人话,不是跳大神时候忽悠无知群众或者假装无知的群众们的鬼话,再不就是写书时忽悠无知少女比如杀戮碎岛湘灵的五色气泡满天飞的情话之外你还会说什么?不过后半句话他当然没有说出口。

此刻他是风花雪月的拂樱斋主,对面则是苦境著名隐士枫岫主人,没有过去,或许也没有将来。

拂樱一直对楔子在上天界被查水表以至于锒铛入狱的事情表示不可理解,要是在佛狱出了这种事,不对,佛狱出不了楔子这类的骚人雅士,火宅有的是抛头颅撒热血前赴后继上战场的人,唯独没有风花雪月吟风弄月春风秋月的人。

咒世主自己都没有书房,太息公看公文总是请人代劳,借口是那个时间是她法定的化妆时间无可更改。凯旋侯初上任每个月都被公文淹没到半死不活,说来也没有什么官样文章,就是各种催,各种要,没钱没粮食没盔甲没物质没人——————,各种一无所有的火宅佛狱让人疲惫到绝望。

身处在四魌界的文化荒漠,起初拂樱对于慈光之塔和诗意天城那伙儿趾高气扬整天都能整出点儿心机谋略智慧美文或者是外交策略的一群人不屑一顾的,和许多靠着血战拼杀上位的人一样,凯旋侯鄙视贵族和文化人,尤其是两者合一的。

凯旋侯认为佛狱的敌人可以就是打死,消灭,一个不留,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解决困境的好法子,既然他是凯旋侯了他就有义务带着佛狱人民大踏步的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斋主!枫岫阿叔在叫你啦!”拂樱眨眨眼,眼前不是火宅壁垒森严的军营,而是被刻意营造成甜蜜家园的拂樱斋。

小免这可爱的少女正用他亲手制作的兔爪棒一下下敲打他的肩膀:“斋主都不专心听我讲故事,没有枫岫阿叔专心了啦!”

“啊啊啊,小免是讲到哪里了?”拂樱掩饰着看看对坐的枫岫,他们本来是在对弈,但是架不住小免要跑来秀才艺,抱着不知道从拂樱书房那个角落里面翻出来的藏书,热情十足要给枫岫阿叔讲故事。

枫岫修长白皙的手指拈着一颗棋子,黑玛瑙衬托的他的手益发细腻如玉,像是一双娇生惯养难过的富家公子的手,甚至是比起女人更加细致的爱护着的双手。

拂樱却在双似乎只会和笔墨纸砚枫叶羽扇打交道的手掌中看见了金戈铁马,覆雨翻云,枫岫主人的手不是用来征战沙场的,却一挥手间就能震动寰宇,颠覆乾坤。

“好友,你总是这么爱慕的盯着枫岫,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枫岫紫色的衣袖忽然在拂樱眼前拂过,拂樱急忙去看棋盘,果然,一失神间,又被这家伙占了便宜。

“斋主下棋不是枫岫阿叔的对手!”小免得意洋洋的补刀,拂樱只有扶住额头呻吟:“小免麦忘了,你晚上要吃的沉雪千丈青还在吾的书房里。”

这只小兔子,还是吾对她宠溺的太过了,不过小免可爱的少女风姿,真是吾到苦境以来最大的收获之一。

凯旋侯是不情不愿被派到苦境来的,那时候楔子和邪天御武从天牢出逃的消息还没传到佛狱,他还是照例坐在阴暗的书房里为一年一度的财政担忧发愁,就被告知太息公找咒世主告了他的状,再加上最近风头太劲,已经引起杀戮碎岛的注意,咒世主预备外派他去苦境搞一个长期发展项目。

这次出差非常悲惨,不但没有任何经费支持,凯旋侯还被要求必须给佛狱创收,听了这个消息凯旋侯一脸懵圈,难道让他直接去苦境打家劫舍占山为王?

还是小萝莉的寒烟翠眼巴巴看着凯旋侯在空荡荡寝殿收拾衣物,怀里抱着还没化成人形的小狐:“你要走了吗,是不是不回来了?你走了,凝渊又会把小狐丢进池塘里,他会淹死的。”

“不会的,你父王会关他禁闭的,而我也一定会回来。”凯旋侯对小女孩总是有别样的耐心和温柔,他给小小的寒烟翠整了整带有毛边的小斗篷,满心舍不得的抱了抱她。

凯旋侯没有亲人,寒烟翠虽然贵为王女,却也同样孤独,咒世主没有妻子,他除了两个孩子以外所有的亲人都死于那一场血流成河的佛狱内讧,也包括了他的副体。

佛狱虽然贫瘠却也有贵族,凯旋侯却是真穷,提着简单小包袱两袖清风的就上了路,以至于跑到苦境以后吃饭住店钱紧不说,想要买房子置地经营间谍大业就更是困难的厉害。

有钱英雄汉,没钱汉子难,凯旋侯的一身华服色泽过于暗淡不说,还充满了浓烈的杀伐之气,以至于他所有想要打交道的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凯旋侯本领通天也不能把人都杀光,没人理会搞得吃饭住店都成了困难的事情,真的有几天被饿的两眼发花,想要拦路打劫。

可惜遇见的竟然是个卖菜的穷光蛋,这是战无不胜的凯旋侯平生最悲惨的一次胜利,足足啃了一个月的青萝卜白萝卜红萝卜水萝卜,困了就在一堆萝卜里面打个盹儿。

这次经验让凯旋侯痛定思痛,决定采取怀柔手段开始在苦境的打拼之路,既然要怀柔就不能老跟个杀手似得独来独往杀气腾腾的,凯旋侯选择了改变形象。
凯旋侯从一家裁缝店走出来以后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粉嫩嫩的像是刚出炉的樱花糕,为了佛狱的事业,凯旋侯掩藏了眼角的黔纹,发色改为莹润的淡粉,衣服也是骚气到了极度的粉色,力求做到人畜无害,人见人爱。

当时凯旋侯很奇怪,他提出的服装要求居然没有被老板娘驳回,比如说什么大男人穿这样会不会比较女人气的问题,直到过后很久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和极道先生的衣服原来是在同一家店铺定制的。

 枫岫在拂樱斋一住五六天,拂樱感觉自己的脸色越来越接近锅底黑,黑眼圈和眼袋也是越来越重,而枫岫的脸色倒是比起在寒瑟山房那会儿还滋润了不少,一看就是日子过得舒坦自在。

 


评论(1)
热度(18)
 

© 烟尘不掩谦谦心 | Powered by LOFTER